古步毅 - 最終德國取勝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最終德國取勝

 

不討論喜愛也不討論狂熱。無論我有多麼渴望葡萄牙能成功,無論這一信仰有多麼強烈——第二次堅持——都統統移交給巴西,儘管對法國寄予希望,同時也喜歡荷蘭;即使對阿根廷曾抱有一絲希望,但我也已經絕望,我不得不向德國的成功彎腰—— 德國的功績無可厚非——不得不向頒獎台上的勝利者默克爾,最讓人恐懼的微笑低頭。
我承認如今數百萬參加巴西世界盃的業餘教練已取得共識,路維的隊伍有最好的球員,表現出最好的戰術組織,最好的身體,最強大的心理能力和得到證明的技術能力。最好的足球是短促而有力的,那麼多有無盡夢想和太大野心的隊伍,那麼多來自所有國家的英雄和勇士之間的競爭……而,最終,德國取勝了。過去不總是這樣,將來也不會是。但是這一次沒有什麼意外,沒有什麼奇怪或憐憫,沒有理由可以怪責裁判、氣候、國際足聯以及教皇……德國取勝是因為它的強大,因為它為足球做的更多,它並沒走到一條無人可以超越的道路上。阿根廷戰鬥得很努力,是站著摔倒的。至少有兩次機會率先取得進球,但失敗了。馬里奧.葛斯,22歲的孩子,作為後備入場,給阿根廷哪怕美斯都從來沒給予過威脅。而且,對於將“金球獎”頒發給這位被認為是比賽中最好球員的阿根廷球星並沒有多少共識。僅在決賽中,我就看到至少一位阿根廷球員 ——馬斯切蘭奴—— 和兩或三位德國球員——湯瑪士拿、舒韋恩史迪加、紐亞——他們做得更多且更好。就不談洛濱了,他是我個人的選擇。由於這一選擇是主觀的,有很多安慰、市場行銷和其他不值得花費時間討論和推敲的評比標準。美斯拿著金球獎並不算什麼,因為足球世界都認為他不配這一成就。
葡萄牙和巴西,生命、語言和身份的激情,一蹶不振地離開了世界盃。的確,東道主闖入了半決賽;但是被兩次擊倒,沒有呼救也沒有申冤,這兩場失敗永遠不會被忘記。另一方面也是好的。因為至少主教練會更換,而且為球員的心態、風格和態度留下改善的空間,球員將跳躍奔跑著去踢球,其實他們都會這些,但是已經遺忘很久了。
葡萄牙更新的氣氛則不濃,甚至不換帥,維持其保守的作風和固執。另一方面,早就放棄對青少年的訓練,正是這使得卡路士.昆洛斯帶領不到21歲孩子們拿下世界冠軍,所以人們似乎不瞭解球員,也忘了費高、雷哥斯達等。保羅.賓度的隊伍離開了巴西,但是,更糟糕的是,是意識模糊地離開,因為,甚至在小組賽階段,他們就接受了被消滅,就好像它是一個必然,而不是一個教練及與他共事的23位朋友的錯誤,他們中一些人有不足而其他人則筋疲力盡。
史高拉利在被羞辱後離開,無論誰將擔任主帥都會擁有改變一切的權利,不惜一切代價。保羅.賓度還在,這意味著他有全權重來,平靜地改變一些東西,使其完全一樣。真可惜。在這次失敗之後,如果繼續這樣的話,將來也不會贏。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