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在澳門的盧濟塔尼亞人 - Plataforma Media

一個在澳門的盧濟塔尼亞人

 

當世界很少談論葡語時,科英布拉大學一位助理搬到法國普瓦捷,和一群大學教授和研究人員討論葡萄牙語這門語言、文學和文化。盧濟塔尼亞人國際協會今年迎來30周年紀念。
卡洛斯.阿森索.安德列是這一協會的創始成員,如今他也是澳門理工學院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主任,他將參與該協會在佛得角舉行的第十一屆會議。這可能是盧濟塔尼亞人轉向東方的第一步。

 

澳門平台:你是盧濟塔尼亞人國際協會的成員。本月你將參與在佛得角的會議嗎?

卡洛斯.阿森索.安德列:是的,在這個月,將是我在18年後再次回去的地方。該協會成立於1984年的法國普瓦捷,當時我是科英布拉一個年輕的助理,出現一個讓我去那裡交流的機會。在那次會議上——也許是因為我有一點不安靜 —— 在組織的問題上我全都參與,說的或許也比應該說的多,露面也比我所期待的多,所以幸運地被選為第二位副會長,這對於一個年輕的助理來說是意料之外的。
我對於協會充滿熱情,而且從那時起,我的熱情是巨大的。我參與了所有最初的會議:普瓦捷,里茲,科英布拉。在里茲,協會幾乎要死去了,我試著在第三次會議時把它帶去科英布拉。這實際上是協會重新建立的會議,因為很多人都在尋找這樣一個會議。然後我們去了漢堡,接著是牛津,那時候,1996年,我離開協會,因為我已經離開大學6年了,我在擔任葡萄牙的公務員職位(雷利亞區區長),所以我認為我不應該再插手更多事情。

 

澳門平台:這是一個什麼類型的協會?

安德列:是一個大學教授和研究人員致力於葡萄牙語語言、文學和文化領域研究的協會,可能涉及歷史,政治學,社會學,女性研究等諸多領域。它是彙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的協會,而且人數還在增長中。今天,它有很多有效力的專案。這是一個需要回到這裡的協會。因為這個世界說葡語的人仍十分有限。

 

澳門平台:在澳門有代表嗎?
安德列:我不知道。有中國成員也並不是什麼錯,但是東方在協會中並沒有很高地位。這裡必須要有飛躍。或許我將扮演這個角色,把這個協會帶到東方。

 

澳門平台:該協會於1984年成立。葡語系在當時就已經是被討論的概念了嗎?
安德列:已經是,但並不是典型。佔主導地位的是文化、文學和語言學。那些世界上偉大的葡語系作家名字仍然在我們的記憶中。回到上個世紀 —— 回到威廉.斯托克的世紀,他是最偉大的研究賈梅士的學者之一 —— 我上高中的時候,第一次必須要做關於弗雷.路易士.德.索薩的作業時,便使用了露西安娜.斯特佳濃.皮奇奧寫的葡萄牙戲劇中的故事,後來我才瞭解她。還有偉大的查理斯.鮑克瑟或者法國人保羅.特斯爾,葡萄牙文學偉大的研究者之一,也是巴黎索邦大學校長 —— 葡語系其實是全球範圍的研究物件。

但的確,這是一個有理由討論的概念,因為在兩個國家中葡語十分重要,而且沒有殖民問題的痕跡:葡萄牙和巴西。而且在巴西也意義重大。學者們研究的 —— 不用提偉大的葡萄牙人物,比如佩索阿和賈梅士 —— 還有在巴西有名的何塞.德.阿倫卡爾,馬查多.德.阿西斯,格拉希裡阿諾.拉莫斯。尤其是在歐洲和美國,很多人開始很自然地想要研究這個現象,即葡語文化。
但是當時還沒有探討至葡語系這一概念,因為這一名稱在去殖民化之前,仍附帶有暗示殖民主義的意味。而如今已不帶有這種意味。

 

澳門平台:你如今對這一概念有什麼反思?
安德列:我以十分樂觀的方式看待它。葡萄牙語是世界第五大語言。有數百萬人講葡萄牙語,我們有時只看到葡萄牙、巴西、安哥拉、莫桑比克和較小的國家講葡萄牙語,其中包括東帝汶。但我們也必須說,次於里斯本的葡萄牙人,最多的城市是巴黎。如果我們考慮到作為散居各地的其他葡萄牙人的分布,我們會得出結論,葡萄牙語在西方世界是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且在東方世界也有一點地位。我是這樣非常樂觀地看待,澳門就是一個好例子。

 

明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