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志鵬 火星人偶然到訪 - Plataforma Media

蘇志鵬 火星人偶然到訪

 

上周美國司法部作出決定,禁止警方在沒有獲得相關司法指令的時候查看嫌疑人的手機。這一十分重要的判決是基於美國非常著名的,可以拍成電影的憲法基礎,憲法的基本規定給予法官們靈感,法官指出“如果火星人來到地球,會認為手機是地球人人體的一部分”。

現在,如果火星人停在珠江的渾水中,他就會更好地理解這一統計悖論,我們所有人都在分一隻我們很多人從未見過的龍蝦。我的意思是,澳門是如何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和地區中排第四,卻只把每小時最低工資提30澳門元是我們所見過的天梯?當然,這是一個棘手和民粹主義的問題,因為每個人都知道至少從員警進入雷曼兄弟後,錢出現後就不是給所有人的。

而這僅僅是驗證劃分和對立的著名雙城理論的又一個案例,其中最好的一點是一個城比另一個差,因為是兩姐妹,所以誰也看不出,但是單獨出來又不能替代彼此。葡萄牙政府沒有制定合法的勞工法,或者是對最近澳門微不足道的工資增長的嘲諷,雙城故事多年來已經變成一個主線,因為,事實是顯而易見的,是最近幾個世紀到訪澳門的遊客敘述了這個故事。

或許是因為這樣,超過150年之後,上演了查理斯·狄更斯在1859年寫的關於法國大革命的著名歷史小說雙城記,如今它仍然可以被用來比喻我們的情況:“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真理的時代,是愚蠢的歲月,是信仰的時期,是懷疑的時期,是光明的季節,是黑暗的季節⋯⋯我們面前有著各樣事物,我們面前一無所有”。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