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雅德 * 時間 - Plataforma Media

杜雅德 * 時間

 

澳門作為中國和世界其他地區之間合作的橋樑或平台角色,這種討論已不是新的。無論是之前制定的成為東方和西方之間的橋樑,還是最近所演變的很多角色之一:促進中國與葡語國家關係發展的平台,基本思想一直未變。那就是這一地區的歷史和人口構成使它有能力或至少有潛力扮演那種角色,為各方帶來好處,自然也為自己帶來好處。

沒有有關橋樑和平台之間差異的討論,事實是,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在談論澳門在建設和發展其他社會及經濟參與者之間的聯繫作用。特別是,十分不同且遙遠的國家、地區和文化之間的聯繫,或受到其他類型的障礙束縛,而需要受益於中間人的協力廠商,積極調解國家、地區和文化之間的聯繫。也就是說,這個中間人超越了單純的“翻譯”,因為它需要積極尋找基於不同地區的具體情況的解決方案。

在此背景下,需要深入瞭解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具體操作條件,而這些也可以為澳門所參考。但談到葡語國家,什麼樣具體的人、機構、公司、手段、規則和習俗可以提供便利,或相反,什麼會為找到可行的機會和令這一機會成真帶來困難。因為每個國家的情況不一樣,並沒有兩種混亂是一模一樣的。說到中國,哪些部門、地區、溝通管道適合這樣或那樣的活動,這個或那個市場?即使有了這些,潛在的利益和程式在中國的各個省份和地區之間也可以相差很大。

哪些人力資源和技術工具可以用於發揮這一中間人的作用,哪些供觀察、分析和思考的框架、溝通管道和決策可供使用或可以獲得?以及哪裡有這樣的資源,怎樣獲得或吸引?看來,目前這些問題尚未明確,很少有專家或公共或私營部門負責人對此發表自己的看法。舉例說,只要有個題目就可以問出很多具體的問題,怎樣有效利用中國所提供支援葡語國家合作的基金?有什麼障礙,如果這些有明確答案,那麼有哪些必須遵循或改造的手續或標準,要是這個問題呢?

另一方面,澳門也被納入且受益於與中國內地或中國其他地區合作的框架中。澳門被賦予的這些關係和優勢,可以被利用到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中嗎?舉個例子說,《內地與香港和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總體而言,我們可以說,CEPA實施後,無論是香港還是澳門,都給予其他國家像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一樣的便利。這一進展可能是葡語國家基於澳門的企業活動的成功,或者為澳門提供服務設立了管道?讓我們來看看珠三角地區的發展計劃以及與該地區有關的所謂9+2項目的發展。有哪些優點,有什麼經驗教訓可以從中吸取,從而促進與葡語經濟關係的發展?

確定基本思想,制定基本目標,推出執行的體制框架,現在是時候將這些兌現為行動、步驟、專案和具體的結果。隨著時間的推移,成功地越來越少依賴靈感而更多地依賴汗水。這些是有效的,它們必須由一個徹底的反思和評價機制永遠相伴。

 

* 經濟家及大學教師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