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佳 計程車候客站的秩序,執法員 - Plataforma Media

明佳 計程車候客站的秩序,執法員

 

周六晚在威尼斯人等候計程車,一條超過20輛汽車的車隊排在門口,而我們前面沒有任何人,這樣也沒人願意以不到一百澳門元的價格載我們,後面的一個要三百。這不是颱風夜(而且這也不是要更高價格的理由,但這個潛規則我們幾乎已經習慣)。今天天氣晴朗,沒有雨,我能觸摸到濕濕的熱氣,也感受到我的存在。

我們把計程車的登記牌照說下來,努力記下他們的臉以便日後能指認,但司機們祇儘把手放在方向盤上,另一些則花時間在這周圍溫和地閒聊——巴西對智利開始了。我們從廣場的一邊走到另一邊也沒有人願意載我們,沒有人認真的對待我們,只是指向後面的一輛車,但那個也要百多澳門元、三百澳門元,“女士們,要麼接受,要麼離開。”

而當穿著顯眼背心的門衛說,是這樣的,它總是這樣的,也沒有其他辦法,你做不了任何事情的,女士,什麼都做不了。

不,先生我們不放棄,我們尋找有更多權力的人,他幾乎就站在我們手邊,雙手緊握,在世界上最大賭場的門口,並在呼吸新鮮空氣。執法員先生,可以來這裡管一下計程車候客站的秩序嗎?我無法理解他的面部抽動,他沒有皺眉頭,沒有說不或者是。他保持雙手緊握,但隨著我們一起去了計程車候客站,百米的路程,而有權威的人將在今天完成其使命。

再次回到候客站,並有了一種今晚要討回公道的感覺,那些當局最終起到一些小作用,哪怕只是管理一下在氹仔酒店賭場入口處的計程車候客站。

但是,那些計程車開始離開,更準確的說,逃離,我不想不說這些,或者阻礙讀者的理解。 這是非法的,執法員;他們都是賊而且正在逃離,執法員;就在我們眼皮底下,執法員。但執法員先生仍保持雙臂交叉,甚至沒有指出一輛車子,沒有打一個電話,也沒有皺眉頭。

三輛汽車從遠處開向我們。我們讓等了良久的新娘上車,把執法員扔在身後,畢竟今天是節日。

拜託,澳門,計程車司機先生,巴西 – 智利已經要完了。

 

Screen Shot 2014-07-11 at 4.20.25 PM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