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廸歐·克路斯 * 聖文森特獨立慶典對我的意義 - Plataforma Media

伊利廸歐·克路斯 * 聖文森特獨立慶典對我的意義

 

從國家首都到聖文森特的象徵性移交,是為了紀念國家獨立39周年,活動的開始將標誌著(很大的預期)來年就是我們誕生為一個主權國家的40周年,反映出其重要性以及一個國家各個方面有目共睹的象徵。不僅是行為本身,而且還因為發生在島上的,1975年7月7日舉行的第一屆佛得角國家部長創始人理事會。

在島上某一時刻發生的事實仍然有標誌和象徵性——主張深化權力下放,以及或許分權,似乎所有人都同意這一原則,也不因不同意而受到損害,而且必須明確模式、過程、管道、影響、權力和財政資源,無論是中央政府或直轄市都願意為該區域作出承擔,會拿所需的錢去維持新行政機構和當前出現增加的“官僚主義者階級”。佛得角所有島嶼的居民以一個獨特的方式生活,為佛得角於1975年獨立並建國的時刻激動不已。其他島嶼將和聖文森特島一樣,處在席捲整個佛得角勢不可擋的運動中,但肯定沒有其他真正令人驚艶的擁抱獨立方式將能取代。聖文森特仍然是標誌性的,有著多方面毋庸置疑的原因,但特別的是在1989年,民主前夕,舉辦獨立慶典活動的事實,還有1991年首次的多黨選舉,令活動達到高潮。

因此,我們想要在揭開國家獨立40年慶典序幕的那一刻,我們希望每年都能在不同的島嶼上以良好的方式來慶祝獨立,接近這些島嶼的中央權力,使每一處都擁抱和重溫共和國成立時令人不寒而慄的時刻——這把我們永遠維繫在一起,在那裡獲得能繼續成功踏向未來道路的能量,以發生在聖文森特的這段最偉大的歷史行動來實現這一社會目標,是最為有意義的。

部長理事會的現任成員與那些獨立後的第一屆政府的成員的象徵性會議,於39年前在明德盧第一次舉行,為了談論,也許是,道路的起點,現在和未來的挑戰,是否有必要繼續讓我們著重在那些把我們團結在一起,不會加劇我們之間分歧的實踐上——我們民主的鹽,其次是同一勳章,也是不可否認的歷史價值。它揭示了保存歷史和記憶,尊重和承認所有的開國元勳的權利/義務,儘管其中不少元勳不是當時政府的成員。解釋司法的意義,自由和民主的理念,呼籲容忍,尊重他人和謙遜。反對絕對真理的想法,以及任何絕無錯誤的想法,神學或“拿來主義”,正如奧巴馬總統在其著作《無畏的希望,重申美國夢》中提醒我們,嘗試探索那些讓開國元勳繪製的憲法,批准獨立宣言,繪製複雜的權重系統以及權力平衡的共同價值觀,因其歷史超過200年,並擔任世界許多民主國家的模型。然而,在當時,1776年之前,在創始人心中並沒有自由的精神,用歷史學家約瑟夫�艾理斯的話來說,“是那些奴隸在田間勞作,為他們鋪床或照顧他們的孩子”。 “憲法的精密機制能確保公民的權力,那些在美國政治社會的成員,但並不提供任何保護給那些憲法外的人——印第安人,他們在征服者的法庭上,或在那個進入最高法院就是一個自由的人,出了法院大門就是一個奴隸的黑色Dred Scott法庭上被證明為毫無價值”。

在獨立慶典上,我們記住了漫長的殖民之夜,以及明白了1975年7月5日的清晨。我們記住了那毀滅了我們人民的饑荒。記住了Codê di Dona唱的《救災援助》。記住被迫移民到田間地頭的傳奇。記住缺乏公民意識和自由,大多數佛得角人民獲得教育,衛生和司法的困難。我們記住很少人相信國家的經營能力。記住走過的道路,慶祝並懷著喜悅和對如:阿米爾卡�卡布拉爾和所有其他的“共和國開國元勳”的感恩之情,他們敢於違抗命運,並使國家能夠獨立——沒有他們民主就不可能實現,他們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很多時候還付出了他們的生命。

這樣的歷史背景和有共同價值觀的社群,是把我們結合在一起的水泥,給我們之間的差異賦予意義。否則,我們的競賽也就沒有理由進行。

 

* A Semana 周報,佛得角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