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步毅 - 頑強鬥志 創造奇跡 - Plataforma Media

古步毅 – 頑強鬥志 創造奇跡

面對葡萄牙隊的落敗、葡萄牙承認國家隊的“局限”,C朗拿度表現挫折,但這不足以解釋在巴西世界盃上所發生的。除了荷蘭隊和法國رر這兩個在歐洲足球列強中幾乎最不受吹捧的球隊رر歐洲至今還沒有哪一支球隊能夠表現出如此協調一致的、令人信服的、引人入勝的水平。大敗葡萄牙一役,德國表面上風光出彩,但事實上(葡萄牙領隊)保羅賓度的球員所引發的災難才比任何原因更為重要,正如我們後來在德國對加納的賽事中看到一樣。在西班牙與英格蘭飽嚐挫折後,即使是比利時,也再次印証他們那些百萬明星球員,對比起自己的身價所發揮的影響力,在程度上與西班牙及英格蘭的情況也實在相差無幾;面對足球世界的新勢力,他們在體能和心理質素也有所欠缺。足球引人入勝之處正在於此,尤其是情感的投入和爭勝的決心;然而,也有出於鋤強扶弱的偏好رر一種從小小的大衛抵抗巨人歌利亞的故事中,自然而生的同情。

事實上,不論是實力強或弱,在躋身足球強國之前,各國在訓練方法和其它的競爭因素上,都是很接近的。在國家級的錦標賽中也有這情況,也正是面對皇家馬德里和巴塞隆那這些體育經費遠超同儕的超級班霸時,馬德里的球員能為西班牙贏得冠軍的原因。影響成敗的因素還有很多,就一些主要球員一開始就表現不振,可從兩個合理的設想去分析:或是出於環境影響,球員過於疲勞,尤其是那是在所屬球會特別受重用的球員;或是出於結構原因,我們可以看到世界足球的勢力已開始出現興替轉移。

在非洲和美國,出現了一些雄心勃勃、異常進取的球隊,當他們唱著國歌時,他們似乎相信並覺得能抵抗一切,無懼任何對手。每一次的爭奪攻勢、跑動的速度、攻防之間的跑動、面對體能對決隨時準備就緒、對球賽全神貫注,再配合作戰策略⋯⋯這統統加起來即使是防守性的,仍足以擊敗那些能技術高超,但行動較慢,體力漸耗而又缺乏情感能量的傳統勁旅。令人奇怪的是,即使以防守為基礎,比賽卻絕不因此而失去精彩之處,每每能在反擊的時刻令球場群情洶湧,令電視評論員的情緒激昂。

儘管國家隊敗陣,伊朗的男人,甚至女人,都上街慶祝,為他們新的國家英雄的表現深表驕傲,大加贊揚。傳統的體育分析、個人喜惡、評價準則在此都通通瓦解;儘管輸了球賽,名不經傳的伊朗球員卻一點也不比阿根廷的明星球員遜色;而阿根廷隊這支拉美國家球隊,風格保守,欠缺特色,看起來更像是老態龍鍾的歐洲隊伍。

即使被國際足總所忽視,哥斯達黎加,和其本身的小國地位相比,表現份外別突出。毫無疑問,教練賓度(Jorge Luis Pinto)策劃出一個具備三道防守線的“5+4+1”防禦陣式,這種防守在發動凌厲的強勁反攻時,會逐步減少。除此之外,和基羅斯(Carlos Quieroz)給伊朗隊所設計的風格非常相像近,又有如摩連奴(José Mourinho)以弱對強所表現的風格,讓國際米蘭在歐洲奪魁;更讓經歷改革中,狀態尚很脆弱的切爾西殺入決賽。

許多人認為這種風格,代表了華麗足球比賽的終結,或者就體育本身而言,代表一種更為激進的悲哀;但是本屆世界盃正在向世界表明,這種戰術的嚴謹性正代表長期佔據盟主地位的前歐洲足球王國的末日,傳統的隊伍中,僅僅只有巴西和阿根廷能與之抗衡,因為看起來他們似乎在永遠在無止境地出產表現卓越的球員。不少評論員把他們說成是“死亡之組”的“小丑”,哥斯達黎加擊退了烏拉圭和意大利,準備在第二輪小組賽後立即開始八強決賽,而在同一組賽事,朗尼(Wayne Rooney)得為英格蘭提早回國而祈求英國球迷的原諒。這樣的結果毋庸置疑,因為所有的人都認可哥斯達黎加的成績。是的,原有的偏見和看法,從此都不再有意義了。

當中最大的秘訣,看起來就是信念的能量。一些人相信到達一個能夠顯示他們的名字地方,體會人生經驗或者球衣的魅力,把肉體和靈魂交給球場上,他們會為另一些人感到驚訝رر那些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將他們擁有的、甚至未擁有的都統統獻上,只為成長、為了快樂的人; 他們相信只要更努力,加強防守,發力進攻,扳倒面前的足球巨人,就可以一直走到世界盃的球場。

對於實力較弱的,似乎也不再有隊伍在進場時要以少輸幾球為目標;而那些強勁隊伍如果已經渾忘體育的基本精神,也可能以大比數敗陣,不管他們在更衣室穿上球衣之前,如何受到熱捧。所以荷蘭和法國似乎會越來越亮眼,他們擁用備受推崇的腳法和技巧,同時結合了體力、專注力,以及矢志震撼世人、搶奪錦標的頑強鬥志。當然,集合兩邊優勢的,就更有機會成功。那些從前就一無所有的弱勢隊伍正在展示他們今天擁有更多,而那些自以為已經擁有很多很足夠的強勢隊伍,現在,所擁有已經不再足夠。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