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秒盡是荒唐事 - Plataforma Media

分秒盡是荒唐事

打開一份報紙,跳進入眼簾的都不堪入目;打開另一張報紙,看到的是可怕的囚禁;再打開一份,看到的是嚴重的貧困。這些都是著名大報,都以真實的來作報道;又因為我們都在談論巴西,實情還可能會更糟。

世界盃的開始,為巴西時尚的衝擊增添了新的力量。倫敦掉下的樹枝砸死了一個女人?你們得看看坎皮納斯出租車的狀態。在香港,佔領中環已經準備就緒?與聖保羅的“佔領”相比又如何呢?群眾在瓜爾達向席爾瓦(葡萄牙總統)大喝倒采嗎?是啊,是啊,不過現在迪爾瑪(巴西總統)甚至不能到外面去。

這是墨西哥,我們會說:“它是貧窮的國家,離上帝太遠”(而且離美國太近ةة)。但這是巴西,用套話來講,這就是巴西這個現代化的、“反差鮮明”的國家所面臨的;但是,通過抄襲盧拉.達席爾瓦的勞工黨的宣傳說法,近些年來,更多人脫離了貧困。這兩種說法都是正確的,但還不足以掩蓋巴西人對於令人討厭的壟斷利益集團 ── 國際足聯主辦的世界盃的憤怒,民眾認為用公眾的錢為世界盃埋單,還不如利用這些錢填補其他漏洞。

“廣大人民”有發言權,因此,歡迎來到巴西,公眾輿論的國家;不僅各大報刊,還有大眾媒體,都毫不猶豫地選擇反對在這樣“反差巨大”的國家揮霍無度地舉辦世界盃。在那個主辦國仍在償還貸款的2004年歐洲盃,群眾走上街頭,揮舞著“斯科拉里先生”的國旗,但是現在,對那些表現憤慨的“埋單人”,斯科拉里卻稱之為”驢子”。(註:斯科拉里為巴西人,2004年歐洲盃時擔任葡萄牙隊的經理,當日呼籲葡萄牙人揮舞國旗來表示對國家的熱愛。)

“在這個被稱作‘足球之國’的國家,世界盃將首次不會帶來政治紅利,但是民眾表現出已意識到國家要掠奪他們的夢想。抗議的人們隨時可能會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爆發,即使人們受到警察管制“,哲學家弗拉基米爾.薩法特勒在《聖保羅頁報》上總結道。

沒有甚麼比勞工黨和迪爾瑪.羅塞夫更具代表性 ── 以武裝鬥爭反對獨裁、囚禁和酷刑的武裝分子,卻利用警察對付民眾。

這很諷刺,是的,但卻是民主遊戲的一部分,也許迪爾瑪會在投票中被發紅牌,所以也用不著特意做巴西的“恐怖”清單,因為大多灰飛湮滅,沒有任何結果。

蘇志鵬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