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開始,再來一次 - Plataforma Media

重新開始,再來一次

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新政府面臨著重建國家的重大挑戰,這個國家目前是百廢待興。政變將這個國家帶入痛苦的深淵兩年,在重新進行國際社會普遍認可的大選之後,幾內亞比紹共和國又重返國際舞臺。這個國家的領導人,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說這個國家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而且他已經開始和國際上的夥伴接觸。但是,這一切都還只是一個開始。

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新總理面臨著無數的挑戰。在憑借卡謝烏-蔔來馬.卡馬拉議會中落選議員的幫助,PAIGC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以微弱的多數贏得了選舉,當選後,其對選舉結果並不滿意,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首先不得不組建內閣。

這也就是說,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的主席,未來也是幾內亞比紹共和國政府首腦,將不得不在一些事務上作出讓步,以換取黨內的團結穩定。但是這僅僅是一個內部行動,而且這種行動不會消耗一個已經需要面對很大挑戰和困難的重組,兼且是虛弱的國家組織領導人的很多精力,這個國家實際上在最近的兩年中、自從2012年政變以後就被國際社會所孤立,在政變中,他們廢除了小卡洛斯.戈麥斯。

這次政變由安東尼奧.英嘉怡所領導,安東尼奧.英嘉怡從此以後是國家武裝部隊總參謀長,強力控制著該國的軍事和民事事務。也就是這位安東尼奧.英嘉怡,他的名字在美利堅合眾國的名單上記載為:非洲西海岸販毒網的大毒梟。

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在這次政變發生時,正在擔任葡語國家共同體的執行秘書,他迎頭痛擊了“對憲法秩序的破壞,憑借武裝力量的幫助”,而且發誓和政變頭子武裝部隊的參謀長不共戴天。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了解西蒙斯.佩雷斯和安東尼奧.英嘉怡要一起並存多少天,因為現在的國家武裝部隊總參謀長 (CEMFA) 的辭職不是屬於幾內亞比紹共和國新總理要優先解決的事務,看起來似乎更利於贏得時間來重組國家架構。然後再開始解決更具有爭議性的問題。

然而,為了重組國家結架構,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需要回復國際社會對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信心,作為穩定的保證,這樣才能夠動員國家賴以生存的、必要的經濟--財政資源。

外交攻勢的第一步是經過精心策劃的,新總理首先選擇圍繞次區域的國家--CEDEAO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的成員國做工作,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在政變期間發揮了主要作用,而且在兩年過渡期內,還要管理這個國家。而對於這些次區域的國家,西蒙斯.佩雷拉保證持續的富有成效的合作、加強貿易關係和外交關係,他的批評者則發佈謠言說,作為一個“講葡萄牙語的人”,一旦得到權力,將偏向葡語國家共同體,即這個他曾經執導過的組織,而把西非國家共同體棄之不顧。

第二步,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採取了同樣謹慎的方式,他閃電式地訪問了葡萄牙--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重要的”夥伴,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恢複復和加強雙邊關係,這種關係因2012年的政變而被迫中斷,加上最近將幾十名敘利亞人強制性地趕上飛往里斯本的葡萄牙航空公司的航班而受到損害,而這件事直接導致了所有飛往這個非洲國家的葡萄牙航空公司的航班被勒令停飛。而對於葡萄牙當局,西蒙斯.佩雷拉則作出保證,開啟國家生活的新篇章,兩國和歷史緊密相連的合作關係的新篇章。

這是一個國家發展的新階段,這位領導人說,在競選活動期間,他呼籲幾內亞比紹人民“為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照相”,來作為這四年他管理這個國家的紀念,以便和今後的國家生活相對比。也就是這位領導人,他承諾不僅會及時足額的發放工資,“而且,至少,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工資還會翻倍”。

但是本屆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新政府還面臨諸多挑戰。政府當局需要向全世界表明,政府有決心開展反毒品的戰爭,反對將幾內亞比紹共和國作為一個運送毒品到歐洲的中轉站,這也使它贏得了“毒品之國”的綽號。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最近作出保證,他將倚靠專門的辦公室來制定反毒品戰略,而且要結束這種國家的恥辱,用他自己所說的,“發動一場大戰役來捍衛幾內亞比紹的榮譽”。對於這樣的目標,這位新總理說,幾內亞比紹共和國將依靠那些指手劃腳的國家,和具備更優勢的條件來反對毒品走私的國家,推測起來,這應該指的是美利堅合眾國。

環保組織和農業組織證實,在最近的幾年裏,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森林資源一直受到無節制的砍伐。這種情況,嚴重威脅到幾內亞比紹的生態系統,用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的說話解釋,“一個巡查問題”,他承諾將“組建一個政府”進行有力的回擊。這將是一個最高層次對既得利益者展開戰鬥的戰爭,一個對「以灰色和見不得人的方式將林木砍伐許可證發放給外國人來做生意」的戰爭,尤其是對那些用世界上最為珍貴的樹木裝滿集裝箱的中國商人宣戰,比如幾內亞比紹的“血樹”木材 (pó di sangui)。

漁業捕撈許可證發放的失控是另一個幾內亞比紹共和國下屆政府亟待解決的問題。許多外籍船舶在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的領海內非法捕撈作業,而他們的行為得到了和漁業有聯繫的一些部門的默許,或者說他們互相勾結在一起,這對我國的最為重要的自然資源造成了巨大的浪費。這也是一個需要下一個執行官進行深度干預的行業,而這位執行官還需抵受得了既得利益者“遊說集團”的壓力。

幾內亞比紹共和國基本上是一個農業國家,農業使用了我國的大部分人口,而且農產品的出口在我國的對外出口中,佔據了重要位置。最近幾年,農業已經被擠到了最為微不足道的地步,幾乎僅僅是家庭為了生存而進行的活動,作為生計的保障。“現實的情況是,我們將回歸正常,我們不得不重視農業的發展,農業作為一個重要的部門,應當得到應有的重視”,這位年逾50的工程師這樣保證,他將在下個月也就是7月,執掌國家的管理大權。和他同處一個政黨的這個人,約瑟.馬裏奧.瓦西將成為總統,他是以前的財政部長,儘管他們之間存在著一些“思考方式的差異”,但是他們承諾彼此真誠、和平共處。

這位工程師還承諾將組建一個有能力的政府,政府的組成不僅有忠誠於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的戰士,還包括其他的政治人物和獨立人士。

事實上,幾內亞比紹共和國所需要的是重建國家,而這個國家目前是百廢待興。這個國家目前文盲急劇攀升,文盲率達到了驚人的90%,老師們則長期罷工,要求發放拖欠已久的工資,和保障教學的安全。在這個國家醫療成了少數人的奢侈品,他們有病便會跑到國外就醫。儘管如此,這個國家還是有一點希望的。希望在未來,希望在不斷地落空,然後再希望,再不斷地後推。

 

presguine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