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亂“性” - Plataforma Media

足球亂“性”

讓我們先從最顯而易見的開始:國際足球聯合會是個正經八股的組織,有時候它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聖衣會教徒的寺廟。像被嚇呆的修女一樣,國際足聯禁止運動員在歡呼勝利時脫下自己的運動背心。赤膊上陣的運動員會被黃牌警告,在國際足聯的規則中沒有比這更不可思議。為何單單脫掉球衣,所受的懲罰竟相等於傷害其他球員膝蓋?哎,這種舉止端莊的無性化規定從來就是可笑的,現在這些更加可笑,而且荒誕,甚至成為賽場上一種意想不到的笑話。在報紙、電視劇、電影、路邊廣告牌和巴士廣告上,我們隨時隨地都看得到脫光光的身體;滑鼠輕輕一點,任何小孩都可以目睹薩德侯爵的變態文學,還有任何滿懷慾望的主婦都知道,只需要連接兩下就可將格莫拉的風采盡收眼底。除此之外,我們既可以在電視上觀賞全世界的比賽,也可以在Ipad和Iphone上飽覽色情。在這個縱慾年代,國際足聯的道德觀實在匪夷所思。然而,國際足聯這條近乎閹割大眾的規定,還未最讓人嘖嘖稱奇;令人更大惑不解的是,許多運動員繼續遵循這種古老的風俗。古希臘人認為在奧林匹克運動會運動會之前進行性交會破壞比賽者的專注力,而且會降低運動員的比賽水準。2000多年後,運動員依然對此深信不疑,而不作任何科學的驗證。就如修道院的院長將貞潔帶束在新來的修女身一樣,墨西哥隊已經申明它的運動員在巴西世界盃比賽期間,不得接觸任何異性的身體。“我們要進行的是一場世界盃的比賽,而界盃的比賽,而不是節日的狂歡”,靴里拉肯定地回應。波斯尼亞教練蘇錫,已經公開表明,他將實施“軍事化的紀律”,和靴里拉的做法正正相反,他一點也沒有把自己藏起來的意思,“如果運動員有需要的話,將允許他們手淫。”加納的一位精神料專家,丹尼爾醫生建議加納隊禁慾,因為據他所說,世界盃就是一場戰爭。“沒有人會把自己的伴估帶到戰場上,難道不是嗎?”由於這個題目涉及精神層面,甚至深入精神層面,尼日利亞前選手楚克烏已經就此事向現任教練基斯提議,對該隊的23名運動員進行強制禁慾。楚克烏說:“不管是教練還是運動員,在世界盃賽事期間,要遠離女人,因為性交會帶來許多精神層面的問題。”精神問題? 難道是巫術?在智利隊,森柏奧利也不允許隊員的女朋友和妻子跑進房間;運動員和他們的伴侶只能在酒店大堂親熱,而且只能夠像初戀情人那樣,不得越雷池半步。最善解人意的莫過於意大利的柏蘭迪利,這位教練讓意大利隊球員的女朋友和妻子可以進房,只是她們必須留在另外的房間內;球員將睡在單人房,而且晚上不能跑出來,因為酒店的走廊將被保安監視。表面上,柏蘭迪利對待自己的運動員有如阿亞圖拉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但是,說起來柏蘭迪利只不過是在重複卡比路的方法,他在南非舉辦的世界盃期間,將隱藏的針孔攝像頭安裝在英國隊的酒店房間裏(2010年),目的是確保將這些可怕的WAG(Wives and Girlfriends/妻子和女朋友)拒之於賽場之外。

為什麼大家都要如此大費周章呢?難道教練都一致認為禁慾有利於運動員的臨場發揮嗎?這或多或少是就像是否定萬有引力定律一樣,豈不是要將一個精力充沛的色中餓鬼人,轉化成一個本篤會的教士?

在這個層面上,法國國家隊教練迪甘斯卻近乎是獨一無二的:在法國的比賽中完全放開男女性交。在新聞發布會上,一名記者不懷好意地試探道,離法國隊僅僅500米遠的地方,就有一家色情場所。對於這個問題,迪甘斯這樣回答:如果記者們報道球員去過這間色情場所的話,那麼他自己也一定已經去過了吧。這位教練知道怎麼保護球員。他意識到禁慾不是保護運動員的最好方法。如同瓦爾德拉馬這位足球史上舉足輕重的哥倫比亞人(他參加了1990年和1994年的世界盃):“如果我們在所有的世界盃比賽中都可以做愛的話,那麼我們的成績會更好。”而且瓦爾德拉馬的觀點亦為歷史所證明。體育運動會集體性的高潮,似乎和另一種高潮有莫大關係。

在1994年,有一天下午羅馬里奧偷走出酒店,就在對戰喀麥隆和瑞典的前幾天。事後他說:“沒有人看見我,神不知鬼不覺”。但是事實上,也沒有人質疑他:巴西隊是冠軍隊,而羅馬里奧是美國的世界盃上得分最高的球員。在1958年和1962年,巴西當年也贏得冠軍,而他們在休息時間,對於性是完全放開的。該隊的明星紮加洛,記下了這段歷史:“有訓練時間,也有休息時間,喜歡做愛的就盡管做。”這完全是自由的。除此之外,總是有一些人認為,在過去,總是多一些自由,少一些清規。此事絕不是偶然,還有傳奇人物加連查和艾爾莎.索阿雷斯(歌星)在1962年的世界盃賽事期間的轟動一時的愛情關係。這些風流韻事,曾經令巴西舉國震驚,但是一點也沒有動搖加連查的雙腿,加連查這個彎腿的天使,就憑借一己之力贏得了1962年的世界盃比賽。正是石榴裙讓大醉的人也變得清醒!史上僅有一名球員取得接近成績:在1986年,馬納當拿也在世界盃上獨力贏得了比賽。而且,如同歷史所記,馬納當拿歷盡風流,可從不是什麼聖潔純情的詩班員。

恩里克喬波索

20140610-o9f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