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的足球“毒癮”成了當權者的政治手段 - Plataforma Media

國民的足球“毒癮”成了當權者的政治手段

今天的巴西,經濟充滿活力,亦漸融入到國際社會中,但之前巴西還遠遠未達到這樣的想像時,一眾批評家就把矛頭指向了一大堆通脹指數,這些指數就是在國家足球冠軍產生時直上雲霄。整個國家都停下來狂歡享受勝利的榮耀,而其他的國家則在同時吞咽著失敗的淚水。當人民從狂歡中甦醒過來,開始新的生活時,他們發現貨幣單位已生巨變,或者說,市場價格已經失控。電視新聞展示了日前的最佳入球和滿街歡呼的熱鬧情況──這絕非偶然,也非戲劇性事件,是以政治目的出發的情緒操控,是背後遊戲的一部分。人民沈迷足球的狂熱,被部分人使用一些技倆所控制,而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又成為了逃避生活和釋放情緒的方法,這些人沈醉於足球這個體育之王,因而和生活的主流脫節;當權者必需要了解當中的危機所在,從無關痛癢的資訊中將核心問題分辨出來。

美國劇情片《飢餓遊戲》創下了世界票房之最,向我們展示世界因為獵殺的戰爭而被破壞,只有最後的蠃家得以倖存,在當權者操控的環境之中,仇恨情緒得到宣洩和轉移,否則在其他情況下,這些情緒是通過武裝衝突宣洩出來的。最後,從前羅馬的競技場上的古老的遊戲規則,不僅在現代文明的環境下借屍還魂,還將會繼續體現在未來主義的幻想之中。

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體育賽事中之一,只有奧運可以平分秋色,將在於下月的12日在巴西開幕的世界盃,凝聚了經濟利益和政策的穩定性、國家的自我意識以及強烈和崇高的感情,是所有都關乎勝負得失的賽事。巴西和阿根廷,憑著球員的高超技巧和創新思維,再一次證明,我們不論是在理論上還是在方法上,都足以勝過其他的歐洲團伍。冒出的問題是,甚麼時候亞洲才會產生和它們的經濟發展一樣實力相當的團隊,並將它們能夠站穩在球場上的最高的位置。

美國的體育一向以籃球、排球或者棒球見長,已經花了二十年發展足球技術;雖然還沒有拿過冠軍,但是它在歐洲和南美等足球巨人面前亦已不至再尷尬失禮。日本隊和韓國隊如今已頗受國際認同;而由葡萄牙教練卡洛斯奎羅斯所訓練出來的伊朗隊,在亞洲區的預選賽賽季上則令人大吃一驚,可能是本屆世界盃最大的黑馬。

中國也踏出了可喜的第一步,聘請具世界水平的教練和舉世聞名的職業球員。這也是美國當初起步的方法,從這邊廂看來,發展的潛力更大。相反,印度卻在原地踏步 ,甚至連國家級的錦標賽也沒有,而中國已經朝著這個方向發力前進,或早或遲,將進入世界足球錦標賽 ──這不僅是國家意識和體育熱情的整體管理的一部分,對於一個擁有經濟基礎、人民對體育的熱愛、和大量來自世界各地球員的國家來說,這更是順理成章的發展戰略。成效可期。

古步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