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海上的油污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海上的油污

美國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在探測魯伍馬盆地的石油和天然氣的石油鑽井過程中,洩漏了30000升油污。但該跨國公司和政府正嘗試封鎖此信息。

 

洩漏事件發生於5月10日,但僅在上周才向公眾曝光並上升至國家級別水平。週二,一位德爾加杜角政府的女發言人向奔巴的媒體透露發生的情況,但緊接著又說情況已受到控制,並且“從人類,環境和海洋的角度上排除了危害的可能性”。

阿納達科的開採區位於奔巴島以北大約100公里,延伸至與坦桑尼亞國家接壤的邊界區域。政府授予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和意大利埃尼集團(ENH)獨家勘探和生產有商業價值的碳氫化合物的合同。

莫桑比克的“新聞報”刊登了有關這一事件的更多官方資料,引用了據說是阿納達科石油公司交付礦產資源部(MIREME)的“聲明”。以下是“聲明”中闡述事件的細節內容:

  • 事件發生在1號虎鯊井的鑽井期間,距離Mocímboa海灘46公里;
  • 約30000升油污通過“百福海豚”鑽井船的轉盤流出,導致油污噴射在鑽進平台上並隨後入海。
  • 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說,減輕影響的緊急措施現已實行,公司已關閉鑽井並激活了平台的偏離系統以防止油污進一步流入大海。

阿納達科的聲明還補充說,在檢測事件中心以南和以北10海里以外的範圍後,“沒有探測到油污的痕跡”。“新聞報”還列舉了莫桑比克環境影響評價機構的主任羅薩的話,除了當地,政府的技術人員並沒有檢測到“任何異常”。

羅馬尼亞通訊社並沒有從阿納達科那裡聽到有關事件的補充細節。莫桑比克政府和阿納達科保證已經排除了環境污染的風險,但是沒有任何有關此次洩漏細節的消息來源。總體而言,當地環境機構面對此事件是措手不及的。

阿納達科的聲明還指出油污的特點,“具有低毒性,含有53%的油,30%的水和17%的固體”,包括來自打有孔的地質構造的重晶石,氯化物和鈣。

洩漏會對石油的勘探和生產帶來潛在的污染,因為當洩漏發生時,改變了海洋和陸地生態系統。環境影響評價機構的一位專家稱,基於得到的信息,很難對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發表評論,也不確知阿納達科危機管理的效力如何。

這位專家回憶說,阿納達科石油公司已經通過政府告知公眾該事件的相關信息,躲避了對莫桑比克社會的直接責任。根據這位專家表示,這種態度需要獨立監督,但這取決於民間社會組織能否有技術和財政能力來承擔這項監督工作。

莫桑比克環境專家卡洛斯.塞拉稱,這一事件“使我們從此要面對加強預防控制體系的挑戰。一方面,通過制度的建立,立法和程序的完善;另一方面,建立必要的責任機制以應對今後將面臨的環境危害。這意味著我們不能等著開採開始,而需要從現在開始組織,一個遵循世界通行的,更高的環境標準。

環境風險

阿納達科和政府已經確認不存在危害的風險,也將30000升的油污洩漏固定在一定範圍內,但不妨再想想環境影響評價(EIA)認同的一系列環境風險,這對於環境立法的實踐是必需的。

環境影響評價(EIA)享有全國性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由生物學家米亞.庫托領導。該報告確定了一些敏感區域,即使是從未發生過洩漏的地方。

“由於其生物多樣性和文化歷史價值,沿奎林巴斯群島海岸線的島嶼、珊瑚礁、海草床及紅樹林都被認為是敏感地區。” 環評警告說,並補充馬科米亞地區的Macaloe島(387公頃),帕爾馬地區的Vamizi島(1181公頃)和Rongui島(969公頃)也是脆弱的。這些島嶼是德爾加杜角生物多樣性和旅遊項目的一部分( PBTCD ),這個項目的開發是為了確保這個多樣而又未受破壞的野生生物區能持續發展。

根據這項研究,潛在的生物物理學和社會經濟的影響通常與地震的探測相關,包括:哺乳動物和海龜中的壓縮空氣對水下噪音的影響;由於地震船周圍的安全區和海底電纜的拖曳,需在海岸臨近地區暫停捕魚; 地震船周圍的安全區和拖曳海底電纜對航行造成的干擾;哺乳動物和海龜壓縮空氣的水下噪音對生態旅遊的影響;以及科考船污染物和廢物排放對空氣質量和水的影響等。

這些影響很可能是正在發生,但又可能會因環境管理計劃而減少。洩露的影響本質則不同,它更具破壞性。

 

Katina P事件補償的450萬美元

 

魯伍馬盆地事件使人們想起了1992年在莫桑比克海峽發生的漏油事件,當時,插著馬耳他國旗的希臘輪船Katina P,在距離馬普托40公里處洩漏了約13000噸石油,並在那裡沉沒,造成了環境災難,其影響一直沒有被充分說明。

五年後,1997年,莫桑比克政府收到450萬美元的賠償金以補償造成的危害,雖然曾被稱超過1000萬。但當時礦產資源和能源部長約翰.卡查米拉(德爾加杜角普爾圖斯公司總裁)說,莫桑比克會獲得“盡可能多的、合法的 ”補償金。

事實上,當時洩漏時,該國應該是缺乏此類案例的經驗,而且又不是國際海事組織基本公約的締約國,所以才只獲得如此低的補償。面對當前的事件,儘管卡洛斯٪塞拉提醒過,但談補償仍然言之過早,尤其是在阿納達科已經與政府達成明確共識的情況下,因為雙方已經排除了任何環境破壞的可能性。

此外,民事賠償責任的確定依賴於獨立的調查,以確定洩漏是否源於處理深水環境(離岸)中出現的各種情況時,有否不遵守一系列全面的政策和程序。不過莫桑比克政府幾乎不可能再進行這一調查了。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