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明智者 - Plataforma Media

對明智者

2016年,離開共和國總統府時,席爾瓦與澳門和中國的關係將是他最耀眼的政治遺產。作為總理他簽署了中葡聯合聲明及處理了一些過渡期間的最有爭議的題目  – 在1994年,關於國籍問題與李鵬展開討論,而在中葡聯合聯絡小組討論東方基金會。

這次在人民大會堂接待葡萄牙總統,中國領導人沒有忘記這些政治貢獻。習近平和李克強提到了這些史實,意味著中國領導人對席爾瓦的尊重。

總統及葡萄牙有沒有利用此友好和認可?

我認為沒有。今天,一如過去,里斯本一直欠缺利用與北京的良好政治關係的才能和智慧。席爾瓦說關係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層次。不過,比如自2005年中葡建立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以來,到底發生了甚麼變化?

葡萄牙產品尚未對中國完全出口,雖然現在正協商農業食品的出口。

葡萄牙向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出口值在去年有所下降。今年頭幾個月可能看來有希望,但中國只佔葡萄牙出口的1.7% ──很少,雖然經濟部長安東尼奧皮雷斯摽德利馬相信2014年向中國的出口會超過十億歐元。

在中國競爭激烈的市場,葡萄牙企業能有一席之地。也許Madein Portugal(葡萄牙製造)品牌應該拓展到小型城市,不只是上海、北京或廣州這些難以進入激烈競爭的大城市。

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席爾瓦總統十分重視旅遊業,比如吸引亞洲的遊客及投資者。亞洲投資者現在開始在歐洲購入酒店物業,特別是在西班牙。

因為沒有直接航班,就目前情況來說,要實現這個願望還是有一定阻礙。總統意識到這一點,並透露航班將由中國公司來操作。總統遇到的一個中國企業家,表示有45萬中國人有興趣認識葡萄牙。因為是中國,人數果然很大,所以值得開設直航。

我們拭目以待,下次葡萄牙總統或總理訪華隨行人員會否直飛到中國,還是像今次一樣,依然要在另一個國家轉機。

葡萄牙外長Rui Machete不得不小心,因為由於黃金居留證帶來的挑戰,必須加強在中國的外交職位,但國家沒有錢了。薛雷諾及其同事對外交部長的承諾應該很滿意,但我們實際上的落差已習以為常。

在我看來,葡萄牙和中國大學之間的合作與交流是的積極。幾個協議已簽訂,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珍惜已經進行的合作。

語言的教學和傳播、科學研究和吸引中國學生──中國想在國外培訓幹部,而葡萄牙優秀的大學可以從中得益。

近年來,葡萄牙受惠於中國在戰略部門的三大投資。由於葡萄牙的現況及中國優越的經濟情況,中國選擇購買歐洲企業或在其社會資本佔據強勢地位。葡萄牙的私有化計劃,尤其是在交通運輸方面,可以實現更多的中國投資。資本沒有國籍而中國這“龐然大物”不應當嚇倒葡萄牙人。

席爾瓦強調,在上海和北京伴隨著他的企業代表團是葡萄牙史上最重要的──總統先生,對不起,但我不同意。1994年我負責報道葡萄牙總理的正式訪問,儘管企業家數目較少,他們在葡萄牙的業務結構的重要性是截然不同的。像里卡多薩爾加多,貝爾米羅摽阿澤維多或埃默里科阿莫林的那類大商人,這次哪見蹤影?·

最後,對自1987年4月在澳門所發生的,澳門、葡萄牙和中國有充分的理由感到很滿意,尤其是特別行政區的15年。

解決澳門問題的聯合聲明是世界的表述。“一個明智的決定”,卡瓦科席爾瓦這樣描述,它也會有助於深化里斯本與澳門之間的關係,考慮到雙方的利益。·

葡萄牙和澳門應該利用澳門論壇的充沛潛力。雙方均未有完全實現這一點。

羅比士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