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席爾瓦明白 - Plataforma Media

也許席爾瓦明白

當曼努埃爾皮尼奧,當時的經濟部長,來中國推廣以葡萄牙作為廉價勞動力國家使得他飽受批評。很多時評文章都狠批了前任執政者智力遲緩。執政的過犯有多豐富,就反映政策管理的能力有多缺乏。儘管是這句話的含意是令人難堪,但卻是說得一點也沒錯。這個人甚至是位空想家。

大量的質優價低的時評直到今日還為世人津津樂道。中產階級收入驟然下降,這與國家想要向外國投資者賣掉所有能賣的東西,不管他是中國人安哥拉人或是巴西人。只要那裡有資金的話,賣去火星也在所不計。

若澤索克拉特斯,當時的總理把皮尼奧帶到了中國,並將自己定義作改革派;但在一個注重道德和嚴懲傷風敗行的國家,他被猛烈評擊,許多人抓住他的問題不放,甚至否認他在國家現代化所作的貢獻。他說話傲慢,而最終也為此付出了沈重的代價。然而更多的問題是結構性的:從阿豐索摽科斯塔開始,我們就知道想要改變由保守思想主導的國家,這想法是致命的;保守思想一方面支配著由少數人掌控的資本實力,又同時左右著工會勢力。索克拉特斯來中國發表關於葡萄牙經濟現代化及國際化的演講,成為歷史一頁。當時,在葡萄牙輪值歐盟的機會,他趁機使用或“挪用”歐盟領導的身份與職能,令葡萄牙逐漸被世界認可,促使葡萄牙與新興大國以及歐洲以外的國家建立關係。葡萄牙顯示出了拓展多元化政治及經濟的意圖。索克拉特斯未有忽視的是甚麼?他從未忽視澳門作為通向中國的橋樑的作用。在此之前,並無其他人認真留意他就北京提出的相關建議。

在國際介入干預的情況下,帕索斯科埃略改變了很多事情,他無視外在干涉,但也有例外──他從那些機構和實權部門中得到了保障。這到底是不道德,還是明智?慓至少肯定是務實的。中產階級為危機埋單,政府推卸義務和責任的重擔圪拋售的貨品極盡廉價,到底誰要買呢?有說里斯本的經濟處於奿J”曲線效應中。樂觀的人說,該降的都已經降了,更樂觀的更認為現處於曲線彎位並正恢復中,有一天大家可能會感受到經濟復蘇。

帕索斯科埃略政府的部長也曾來過中國。聖保羅摽波塔斯不是改革派,但他沒有被正式的罷黜,也沒有錢來成為保守派。簽署了金色簽證和宣揚共產資本的價值──這方面他是做對的,非常實際。中國從來不是葡萄牙外交政策的真正優先合作對象,對於在世界另一邊的強勢發展的中國,里斯本錯失很多了解的時間。因此及其他種種原因,沒能充分利用成功移交澳門這事鞏固的兩國關係。可是,這種情況正在改變。卡瓦科席爾瓦應該要來得更早,但遲來總比不到好。政府在做·“功課”,總統表示,就像一種機車牽引推動帕索斯科埃略政府登上這列東方列車。·

中國更早就意識到這一點。從澳門的移交,到博彩的自由化,以至經濟多元化的需求,與葡語國家相關的項目包括:與葡萄牙的戰略夥伴關係,與巴西非常穩固的關係,與安哥拉、莫桑比克、東帝汶強勁的發展勢頭圪其計劃最遠涉及聖多美。北京投資歐元是適合的,因為它擔心自己的主要出口市場破產。另一方面,要對抗美國與美元霸權,要提高競爭力,作戰略部署:中國買入有價值的,令勢力鞏固,葡萄牙成了開放歐洲陣營的門戶。時移世易,奇跡般的中國出現危機。北京有它自己的問題:經濟增長低於臨界線,密集型生產模式的潛力已見底,國內投資需求增加,國際投資的外地資本自然減少。然而,不論在言與行,他仍然堅持著至少在十年前就確立的戰略軸心。在葡語國家計劃的一章,北京所作的不止於此。不斷提升澳門作為葡語國家橋樑的作用,這是一種模式:不高尚得像聖人,也不天真如小孩──出於確實的原因和需要,建立了道路,也為葡萄牙提供了很多的機會。看會議桌,胡伊馬切特挨著席爾瓦,直覺是議程的問題之一,從這就可以知道,還可能有其他的阻力。華盛頓不會很喜歡這種轉變。這就是生活。·

卡瓦科席爾瓦可能注意到了。如果沒有注意到,至少感覺到了甚麼。他不是一個有魅力的政治家,也不擅於處理關係,但在澳門,有些事情改變了他。在發佈會上,他一改嚴肅的模樣,高聲大聲,與記者開玩笑說:很遺憾沒有時間舉行晚宴… … 這次旅程是鬆散,勞累的,但很明顯他還是很滿意的。就好像在直通隧道看到盡頭的亮光,充滿希望。他甚至還談到對澳門的情感,他覺得澳門很親切。北京和上海無疑非常重要,機會很多,漸漸地,當中的重要性始終會被察覺。但是“就在這裡”,他說,葡萄牙人被真正的重視和認可。畢竟,在主權移交15年之後,該地區似乎與前殖民國家達成了和解。一名中國記者對他說,甚至有人會懷念從前,但總統自己卻不這樣認為:想起來的時候會“快樂”,但“不會戀棧。”但他也是來學習的。一位來自澳門的中國企業家對他說:“葡萄牙的空氣很乾淨”,卡瓦科席爾瓦很雀躍。這位自稱從不犯錯的男人,最終在澳門的簡單對話中,認識到了葡萄牙具有更多的好處,而這是他從未想過的。·

卡瓦科席爾瓦本應早點意識到關於這時代的一切:世界的金融危機、中國的發展、澳門的象徵意義,中國葡語國家項目的機會⋯⋯而這個資本也是出自中國,因為在沒有麵包也沒有衝突的情況下簽署了聯合聲明──這是明智之舉。可是隨後葡萄牙卻沒有完成剩下的部分,白白浪費了積累的這些資本;也許現在他們已經醒覺。遲到總比不到好。

也許這不會是另一次泛泛之談,出於國家的迫切需要,該國確實必須認真對待這一點:也許在葡萄牙的也在聽,那裡經常有幾十個訓練有素的人在詮繹卡瓦科席爾瓦的話;也許有一天,有人能在里斯本聽到中國講及澳門的訊息;也許有一天,更多人真正意識到,澳門可以更好地在前引導。

20140610-o8f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