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希望—在關鍵的十字路口 - Plataforma Media

和平的希望—在關鍵的十字路口

2014年的總統選舉,加上採掘業政策的制定,意味著莫桑比克正要準備迎接決定性的下半年,正值此時,國內達成了一項和平協議。和平的希望伴著下半年的到來,莫桑比克—雖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卻別具潛力,擁有數不盡的財富。夾在當前的貧困和預見的財富,這個矛盾的描述似乎成了對這個國家常見的描述,充分解釋了過去兩年席捲全國的政治和軍事鬥爭。

經過冗長得幾近令人困擾的協商之後,馬普托政府與主要的反對黨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運動再次達成了共識;正值總統選舉以及進行採礦業稅收立法相關重要討論的關鍵時刻,雙方均選擇了停火。
今年10月,莫桑比克將會選出新總統,當中最被看好的菲利佩.紐西,為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的總統候選人,而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在1975年獨立之後一直掌握政府大權。之前在所有民主選舉節節敗陣的全國抵抗運動領導人—阿豐索.德拉卡馬以及年輕的領導人—戴維.西曼戈,將會是紐西的主要競爭對手。雖為小黨,莫民主運動黨卻控制了主要的城市:貝拉、楠普拉和克利馬內。

執政風格的轉變
由於憲法的限制,現任國家元首阿曼多•格布扎不能競選連任第三屆總統。格布扎曾經參與過武裝鬥爭並且還是顯赫的企業家,而年輕的紐西成長於獨立後時期並在國外接受培訓,他一旦上台,將很可能轉變執政風格。
儘管有些分析家,比如:英國的約瑟夫.漢隆和莫桑比卡洛斯•卡斯特•布蘭科認為,紐西代表延續的解決方案;然而,他的當選將可能標誌著近十年來格布扎商業化、專制作風的結束。莫桑比克資深記者馬塞洛.莫斯對此表示理解,他認為紐西的崛起符合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內的重組,從前的領導人若阿金•希薩諾和阿爾貝托.希潘德將重新擁有影響力。當莫桑比克正準備提高在煤炭和天然氣開採行業的全國持股量,黨內重組在這個關鍵時刻,顯得格外重要。

煤炭工業
這兩個行業被認為對國家的未來有戰略性的重要意義。長久以來,除了全國抵抗運動的攻擊所造成的破壞,落後的基礎設施亦限制了莫桑比克煤炭的出口潛力。如果基建得到完善,莫桑比克的煤炭將可以運至印度洋的港口。太特省擁有多個國際煤礦,據統計煤炭儲量達200億噸之多,將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因此,預計莫桑比克可以在中期發展內超越南非,成為非洲中最大的的煤炭能源生產國。

天然氣工業
據統計,莫桑比克天然氣的儲量為180萬億立方英尺,今年年底有望作出一些有關液化石油氣供應單位的規模、所有權以及位置的重要決定。採礦業的跨國公司,如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美國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與意大利埃尼集團,一直享有稅務優惠。在此前題下,政治討論的一大焦點就是通過一籃子的立法扭轉這種局面,其中包括《石油法》的修訂。儘管如此,這個新的解決方案仍然引發了很多批評。例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雷登,就國家同時作為企業家及監管者角色的做法,提出了質詢,雷登認為:“這令國家的商業利益,與監管或保衛國家利益的職能相互抵觸。”
其他來自民間的評論,認為這個方案不是全民討論的結果。事實上這個討論在國會進行,由執政黨以及反對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和莫桑比克民主運動黨參與。

日益加重的債務
國會也一直對莫桑比克政府的債務爭論不休,國家債務總額達67.5億美元,為國民生產總值的 29.6%,而且債務的增加出於一些具爭議性的投資,例如:在法國購買用於建金槍魚船隊的漁船(11億) ,以及為了建設國會大廈向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5.5億。這些數值接近19世紀80年代末的債務總額。陪伴了多位總統、歷任近幾屆的財政部長曼努埃爾•鄭,卻認為政府是可以承受的。儘管尚不明晰,莫桑比克現有的經濟活力並未能為潛在投資者舒解束縛,尤其是普遍腐敗的氛圍以及嚴重的官僚主義作風,仍然抑制著國內的貿易環境。
在莫桑比克沈睡的首都馬普托,到處都是起重機,港口的貨船也大排長龍,道路、學校和醫療中心甚至在莫桑比克的最偏遠的地方一一投入運作,展示了國家的發展與一個有潛力的未來;但這種局面也不能使我們忽略這國家以“年輕人口”和“農村人口”為主的現實。這種現象很多時候被描述為一個“成功的國家”的矛盾:經濟增長率在7%以上,人口卻大部分處於失業狀態,並且受傳染病和營養不良的影響,死亡率偏高,甚至國民每天只有1美元生活費。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