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面臨嚴峻考驗六月十二號打響 - Plataforma Media

世界杯面臨嚴峻考驗六月十二號打響

在十月的總統選舉前夕,對於正處於增速放緩階段的巴西經濟,迪爾瑪�羅塞夫斷言世界杯足球賽會是它的跳板。工程完成得不理想、承諾未兌現,加上國際足聯的批評⋯⋯令這一夢想可能變為噩夢。然而,短期和中期內的效益也是可以預期的。總統並不妥協,她保證:“這將是世界杯中的世界杯”。

 

2010年世界杯足球賽,觀眾數目大約32億,大約佔世界人口的50%。2007年,國際足聯宣佈,這個受全世界高度注目的罕有盛事將在巴西舉辦──唯一擁有四連冠的國家。光是篩選舉辦的12個城市,來進行由32支隊伍參與的64場比賽,就用了兩年時間。世界杯在1950年之後重回巴西──今次是它第五次踏入南美,自1978年阿根廷舉辦後,世界杯就未再於南美洲舉辦過。首場比賽將於6月12日在聖保羅舉辦,決賽將在里約熱內盧有“聖殿”之稱的馬拉卡納足球場舉行。巴西當局預測,將會有300萬巴西人和60萬外國人長途跋涉前來巴西觀賞比賽。從競爭力的角度看,1930年以來,所有以東道主國家隊的身份舉起過獎杯的隊伍,包括:烏拉圭、意大利、德國、英格蘭、阿根廷、法國和西班牙,都將聚首巴西。

根據最新記錄,包括聯邦、州政府以及12個主辦城市的相關文件,巴西已花費140億美元──比2010年1月預計的多了25%。幾乎一半的投資(45%)都專門用於城市交通工程,完善港口和機場花了30%,體育場花了25%。

約一半的資金由巴西金融行業承擔:主要是國家開發銀行(BNDES)和聯邦儲蓄銀行,只有來自15%由私營部門。三個球場為私人建設項目:庫里提巴、阿雷格里港和聖保羅球場;五個球場通過公私合伙的方式修建:貝洛奧里藏特、福塔萊薩、納塔爾、累西腓和薩爾瓦多球場;其餘四個球場則被各州承包給建築公司:巴西利亞、庫亞巴、馬瑙斯和里約熱內盧球場。在過去十年中,巴西經濟大幅增長,估計有近4000萬人脫離貧困線進入到中產階層,但仍然面臨很多挑戰,其中一些特別巨大。工程延誤、安保不足和延誤成本⋯⋯在相關的批評中,世界杯已成眾矢之的。很多重要的項目,譬如與公共交通有關的,已被大幅削減甚至完全放棄。

 

國際足聯的壓力

國際足聯秘書長傑羅姆�瓦爾克,兩年前曾引發了一個外交事件,因為他建議巴西應該“挪挪自己的屁股”加快籌備世界杯。上個月,於巴西領導人和組委會成員會面後,瓦爾克亮出了紅牌警告:“我們遲了,我們與困難和風險作戰至最後一刻,因為我們(國際足聯)還沒有檢測設施,而且需要時間來進行檢測。工程正在混凝土還未乾的情況下進行。”

建設滯後最嚴重的是聖保羅的球場、庫里提巴的球場和庫亞巴的球場。面對即將舉行巴西對克羅地亞揭幕戰的這個月,12個球場中至少有兩個尚未完工,超出了最壞的預期。當局依然為多個工程爭分奪秒,包括機場、公共交通網絡、信息系統和球場入口建設。

國際足聯憶述,“從未有任何一個國家有這麼多時間──七年”來準備一屆世界杯。即使這樣,很多城市放棄了例如公交專用車道、新地鐵線和電車線的工程;承諾用於電信網絡的投資被大幅削減,但是已經安排應急方案,來減少比賽期間的擁擠和混亂。

四月初,甚至是“球王”比利都批評工程延誤和失誤會毀了這場盛會。迪爾瑪�羅塞夫以工程將如期完工為理由,就國家主要機場私有化辯解,這也就是為什麼巴西的分析家堅稱,在航空運輸上的缺陷最終可能影響十月的總統大選。試圖再次參與大選的羅塞夫保證,大賽將是史上最成功的的比賽:“將會是世界杯中的世界杯”。

Datafolha(《聖保羅頁報》旗下的調查研究機構)的一項研究顯示,一半的巴西人支持舉辦世界杯。可是,支持人數明顯持續減少:2008年11月有79%的民主支持世界杯舉辦;2013年6月,支持率下降到65%;如今下降到52%。巴西人以形形色色的新方法來表達不滿:“想想到世界杯時會是怎樣”,這充分反映了不少人擔心一切可能會變得更糟糕。

聯邦政府更擔心,在於一年半前蔓延至全國的暴動之後會出現民眾抗議。在比賽場將有17萬安保人員,共花費達798,000,000美元──主要駐於國際足聯和比賽選拔培訓中心的周圍,配備制止任何抗議活動的設施。武裝部隊自2008年起佔領了國家最危險的貧民區,這一行動關係著世界杯的成功。由國務秘書處設定的計劃,致力於奪回被毒販和有組

織的民兵佔領了幾十年的領土。安撫警察單位 (UPPs)親近

民眾,支持之

前被忽視的社區的社會計劃。

 

直接和間接利益

世界杯令巴西成為關注焦點。不久之後,2016年夏天舉行的奧運會,將為促進經濟增長帶來雙重動力。與國際足聯簽訂的合同,保障涉及商業權利和形象的收入:貿易限制、圖像與聲音的捕捉和傳遞、知識產權的傳播領域等等。除了預期來自於贊助商的回報外,這種商業模式的運作亦提高了國際足聯、主辦國和電視台的收入。不過,對於類似規模的盛事,很多國家的討論集中在三個重要的領域:基礎設施、公共政策和貿易機會。像這樣的一個大型活動,在短期、中期和長期的效益,還有為未來留下的遺產,會隨著每個國家的發展狀況而不同。譬如,對巴西來說,是一個強大的發展動力:一方面,提高了國家積極發展的潛力;另一方面,承擔了風險和機會成本。

官方數據估計,到2019年,世界杯將增加9000萬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從2010到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預計增長4%。僅僅是建築業和服務業,就將創造332,000的就業崗位。巴西小微企業扶持服務中心(SEBRAE)表示,在短短的一年多內,巴西世界杯就為巴西新成立的企業和小企業帶來了5000萬美元的銷售額。就業能力和職業技能是顯然易見的利益,特別是增加了很多部門實習生的職位,如旅遊代理、酒店業、餐飲業和貿易行業等。然而,為提高世界杯的效應,小額信貸正節節上升。

所有的球場都具多用途的功能,足以舉行多種多樣的體育和文化活動。政府已投入32,557,000美元用於機場擴建,到2014年,旅客數目會從每年142,000,000增加到261,000,000。儘管部分項目延期完成或被終止,依然很多其他的項目正在進行中:例如在公共交通領域、建設了單軌和輕軌系統,還有高速公交系統,取代了之前的公交車道,提高了公共道路的運載能力。

儘管如此,較諸於為服務和貿易帶來的效益,為企業品牌形象帶來的推廣效益更為顯著。前往觀看比賽的球迷將超過360萬人,拉動餐飲、酒店、租車等行業的消費。然而,對於大多數巴西公司而言,對改善年度收入計劃,32天的時間還是很短暫的。作為一個全球性的活動,世界杯為媒體曝光提供了機會,尤其是通過電視轉播。這也解釋了如可口可樂(Coca-Cola)、愛迪達(Adidas)、百威英博(Budweiser) 和Oi S.A(巴西主要電信公司之一)等企業為甚麼要進行大筆廣告投資。

除了線路改善和多元化之外,航空業的旅客運力增加了15%至20%。目標航空公司(Gol Linhas Areas)是拉美最大的廉價航空,也是定位於貿易窗口的公司。

Localiza國際汽車租賃公司在汽車租賃市場佔有主導地位,服務幾乎遍佈全國所有的機場。即使收費提高,酒店入住率將有所上升。根據安永會計師事務所的顧問表示,已經在12個舉辦城市投資約14億美元,以增加了15%的床位,即19,493個新房間。建築公司將成為世界杯主要受益者,2014年平均營業利潤預計增長7%,包括巴西這一行業所有的商業王國:諾貝爾托�奧德佈雷赫特建築公司(Norberto Odebrecht)、安德拉德�古鐵雷斯(Andrade Gutierrez SA)公司、OAS公司和曼德斯公司(Mendes Junior Engenharia SA)。巴西美洲飲料公司(Ambev)是最大的跨國啤酒生產公司,預計今年銷量增長2%。

世界盃熱潮更席捲廣告市場,來自麥格納國際的數據顯示,2014年的增長預計達12.7%,而去年僅增長僅為6.1%。領導市場的巴西環球電視台轉播64場世界杯比賽,就已經向八大品牌賣出廣告時間,包括巴西美洲飲料公司(Ambev)、強生、可口可樂、伊塔烏聯合銀行、Oi公司、現代汽車、雀巢和路易斯雜誌。國際足聯在2012年就獲得了轉播權,但是這一大宗買賣的具體數目,包括在世界範圍內開放的頻道和電纜傳輸的渠道,要等到今年上半年末才有消息。

 

馬可杜阿爾特�里佐利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