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继中美贸易战、关税战、科技战、金融战外,美国正在进行对中国的热战准备。香港问题,我们已经知道香港的暴乱是境内外势力合谋的一场风暴和颜色革命,特别是由美国及臺湾当局组合策划,指挥参与为暴乱者提供资金支持,企图通过香港阻止中国发展、阻止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阻止大湾区建设,香港虽小却事关重大,牵一髮而动全身,虽然当前中央已经发出「止暴制乱、恢復秩序」的信号,但事情并没有平息,如果逼迫中国採取雷霆手段,那可能会对香港未来的治理方式产生重大影响。

Partilhar

上週四新华社发表了「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央视主播李梓萌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深圳这次的定位是先行示范区,那麽都会示范给谁看?对此,香港大公报发表社评,香港持续发生暴力示威之际,一河之隔的深圳却传来好消息,此情此景香港应该反思。
长期以来,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视窗,是沟通与连接世界的平臺,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支点,甚至在今年二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公佈时仍旧将香港视作区域龙头,给予了百般的政策倾斜与支持,但是,事实上,深圳去年的GDP就已经超越了香港,更重要的是深圳拥有香港所没有的高科技产业,雄厚的製造业、全面的服务业、发展后劲十足。
不过,再好的环境,再多的关顾,再大的支持也敌不过自我沉沦,李嘉诚那个广告含义上的解读从中央这个「意见」就能看出来,这标示着中央再不会为了眷顾香港而克制深圳的发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深圳被重新定位,这就是重起炉灶的战略定性。
在中华文明復兴,重回世界之巅的过程中,今天对深圳的重新定位就是要告诉美国人,在香港问题上中国不会投鼠忌器,因为香港作为为英美服务的金融中心对中国不重要,中国要的是为中华民族復兴服务的国际金融中心。结合今天对深圳的重新定位可以看到,中央政府是不会被反共反华的阶层把持香港耗费资源,包括外汇储备上,中国减少对香港金融服务的採购,扶持深圳代替。
以深圳取代香港,短期之内在香港的反华反共势力一定会气急败坏,并对深圳进行各式各样的冲击,所以在深圳集结大量武警并不是要去香港而是防止香港的暴徒冲击深圳。另外,之前中央宣佈的开放外资金融机构在内地投资开设公司的持股限制就是釜底抽薪减少香港的金融买办地位,这些外资公司在大陆可以独立开设公司,祇要按照中国规则来经营就可以,为何还要去香港绕一圈呢?当时还觉得这样是吸引外资进入中国充当人质并对冲特朗普的贸易战、金融战的压力,现在看来同时也是把香港变成了没那麽重要,对于外资金融机构来讲在香港和深圳之间选哪一个,我们也不用作太多的思考,如果香港的买办小资产阶级不是这麽歇斯底里的反共反华,中央可能还不会这麽快做出把深圳的战略地位提高的决定,这次香港的暴力动乱,中央提高了深圳的战略性定位又是一次华为式的逆袭。
*高级编辑

Partilhar

华盛顿近周来不断增加在香港问题上发声,目空一切及粗暴地干涉中国内政,众议长佩洛西狂妄地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和立法会接受极端反对派提出的条件。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还威胁说北京如果在香港平暴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美国的政客如此赤裸裸地对中国指手划脚,他们显然搞错了自己生活在什么时代,华盛顿有能力操弄香港的激进示威者、暴徒,煽动他们的情绪参与策动那里的「颜色革命」,但是华盛顿根本没能力影响北京围绕香港局势的态度,他们自己清楚,他们针对北京的叫嚣都是装腔作势,北京还没有做出立即采取断然行动在香港平息暴乱的决定,然而,北京手里显然有这个选项,中国内地武警部队在深圳集结向香港的暴乱分子发出了清晰的警告,如果香港通过自己的力量确实无法恢复法治、秩序、香港的骚乱变本加厉,那么,中央根据基本法直接采取措施就将不可避免,北京在考虑行动还是不行动时华盛顿和西方的态度肯定不在考虑的前几项中,香港的局势越严峻,美国和西方的态越会在北京考虑的单子上被往后挤,直到完全「随他们去」。

Partilhar

香港自6月12日开始的反修例游行之后发展起来的暴乱已经不断升级而且不断扩大,乱象越演越烈,由和平表达诉求变为暴力表示不满,由单纯的游行变成破坏公物,堵塞道路继而堵塞隧道,由阻截车辆变成阻截地铁,而游行变成示威进而攻击警察,攻击警署,向警察投掷汽油弹,甚至连纪律部队宿舍也遭包围破坏,使到香港成为一个乱港,黑衣口罩党已经令到香港有如白色恐怖城市,但是近两个月的折腾,亦令普罗大众开始感到厌烦,穿黑衣戴口罩参加集会游行的市民开始减少了,集会和平表达诉求之后,再包围攻击警署者多是那些极端激进之徒而已,由于攻击行动分散及众多,这亦令到香港执法人员疲于奔命,虽然香港行政长官这段时问两次见媒体表示若情况继续是将香港推上不归路,但是情况未见改善,关心香港的人都感到无奈。

Partilhar

自从中美第十一轮经贸谈判不欢而散之后已经过去二十多天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热点事件,美国采取了粗暴的施压方式,不仅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还运用国家机器对中国企业华为进行全方位的打压,企图运用施压的方式逼迫中国作出巨大让步,当然,美国运用这种施压方式是不可能让中国作出让步的,因为美国的决策层误判了中国的行为方式。
早在抗美援朝谈判时,毛泽东就曾经对代表团有过一些可让的或不能让的指导,看准时机上,美国蛮横无理时不能让步,虚张声势时不能让步,不起作用时不能让步。让步必须能扭转局势。现在正是美国蛮横无理之时、虚张声势之时,中国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决回击,不给美国留下丝毫念想空间,只有拿出诚意,纠正错误之后方能重回谈判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那一套对中国是毫无作用的,特朗普应该多看一些毛泽东的书,多思考一些中国于处事的原则才能读懂中国,才不会发生重大的误判,直到现在为止,中国依然在保持最大克制,但是这种克制是有时间限制的,人民日报多次发文警告美国不要一意孤行,更加严重的是在5月29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中非常罕见地使用了「勿谓言之不预」这句外交术语,外交从来没有小事,而中国对外使用「勿谓言之不预」这样的外交表述,新中国成立以来也只发生过寥寥几次而已,但就在这寥寥几次的事件当中,发生了重大的国家间的博奕场面,甚付诸战争,第一次这样的场面是发生在1950年的朝鲜战争当中,中国强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态度,毛泽东就警告美国不准越过北纬38度线,周恩来在严厉警告美国时就用过「勿谓言之不预」一词。包括美国总统及麦克亚瑟将军在内的美国决策层,认定中国不会出兵,结果发生了重大战略误判。第二这样的场面发生在1962年的中印战争,当年,当时面对印度当局侵入麦克马洪线的恶行,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社论,原话是:「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警告印度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印度当局不听劝告,发生重大战略误判,结果中印战争爆发。
大国发生战略误判有多严重,从上述两件历史事件可知端倪,现在人民日报再次对美国发出「勿谓言之不预」的警告,说明情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中国开始对美国进行明牌警告,希望美国不要再次做出重大的战略误判,导致不可预测的后果发生。现在也有很多主流媒体对这句话进行各种解读,路透社称这句话通常只被中国官方媒体用于就重大分歧向竞争对手发出警告时;彭博社表示,这是一个很少使用的意味深长的短语,意思是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