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10月举行国会大选,现年56岁的热苏斯(Jorge Bom Jesus)刚于6月成为该国最大反对党领袖,便要准备与现任总理特罗瓦达(Patrice Trovoada) 一较高下。

热苏斯是圣普解放运动 - 社会民主党(MLSTP,简称「解运」)党员,他在该党沦为在野党之前,曾出任文化及教育部长。如今他力争为「解运」重夺 执政地位,并承诺当选后将改革旧政,包括检讨「准许外国人免签停留当地6个月」政策、启动「向全民普及高等教育」的远景、设立「文化国务秘书」新职位、加强与 葡萄牙及安哥拉的海防伙伴关系等。

过去2个月,圣多美官方宣布粉碎了2宗针对现任总理、总统等国家级领袖的袭击阴谋。热苏斯批评执政当局,至今未就「事态涉及3名西班牙籍雇佣兵」等疑团予以 回应。

《平台》:您曾在政府内阁身居要职,此刻您竞选的意义是什么?

热苏斯:首先,我参与了「解运」党主席选举,目标是尝试改革「解运」本身,然后一起在10月7日国会大选中把国家赢回来。我们要把圣多美拯救出来

《平台》
:从什么当中拯救出来?

热苏斯:从伦理、经济、财政危机中拯救出来。明天(8月30日)是我当选党主席2个月,而作为历史上保证了我国主权独立的政党,我党继续对国家负有 责任。最小目标固然是独立,但最大目标是保障圣多美人民享有尊严、得到尊重,今天的局面卻令我们对此缺乏信心。


《平台》 :过去2个月,圣多美官方宣布粉碎了2宗针对国家级领袖的袭击阴谋,据称事件还涉及3名西班牙籍雇佣兵。有关案件似乎暴露了贵国 在国家安全方面的问题,我们应对此如何评价?

热苏斯:我们继续要求政府给予解释。任何这种性质的行径自然均应予以谴责,但如今距离大选仅2个月,政府却仍未以尽可能最透明的方式,向反对派解释事态。 我们需要捍卫圣多美的信誉和形象,而这不是一句空话。我们正在推广旅游业,和平是我们的主打形象。圣多美宁静而好客,这里不曾流血。



《平台》 :这么说,第一宗袭击阴谋被指牵涉贵党成员(高登西奥科斯塔,国会议员兼「解运」党政治委员),您对此感到奇怪吗?

热苏斯:他遭到指控,而后被释放,现正接受监视居住,事态过程无法得到解释。这位党员告诉我们他与事件毫无关系,一切只是空穴来风。但这个问题毕竟涉及司法,我会留待 司法解答。我们希望的是这段意外时期尽快过去,并期盼国际社会能对我们另眼相看。


《平台》 :但对您而言,改善国内安全和管控边境重要吗?

热苏斯:对于现政府在没有明显理由下,把「准许外国人免签停留本国」的时间由15天延长至6个月,我们实在无法理解。我们当选的话,将会全面检讨相关政策。


《平台》 :中国是圣多美其中一个主要债权国,您将继续与中国及其它伙伴维持密切关系吗?

热苏斯:自然应当如此,无论是与中国、还是与其它葡语国家共同体伙伴,特别是葡萄牙和安哥拉。我们期望外部力量能补充我国的投资,我们需要尽可能有效地善用伙伴投放过来的资源 ,尤其是要改变国内收入分配。一小撮人仍想独占一切,大部份人民却继续沉沦于贫困之中。43年过去了,我们应为尚未能改变这个国家的悲惨局面感到羞耻。


《平台》 :您对圣多美的石油开采业抱有期望吗?

热苏斯:圣多美需要资源,我一直对此期望着。但我们已谈了石油18年,人民已对此变得半信半疑。


《平台》 :但圣多美现在已跟英国石油,美国科斯莫斯能源等公司签下合同......

热苏斯:数据确实显示我们正在接近成功,但我们要致力于其它同样具潜力的领域,例如农业、工农业、服务业等。我们需要发掘更多新科技层次上的潜力,以及产出可 再生能源,推动能源来源多样化,而不是只产出化石能源。


《平台》 :您仍对国内不识字率问题感到忧虑吗?

热苏斯:。不识字率已大幅下降,但有回升的危机,需要彻底根除。教育层面上已有所进步,课程改革已进行了一段时间。现时初等教育入学率超过95%,中等教育入学率 超过80%,但我们仍需继续提升相关质量和条件。


《平台》 :如果您当选,您会增加对高等教育的投资吗?

热苏斯:政府须对高等教育加大投资。4年前我离开政府之际,有感于我们长期把学生送到国外深造,我建立了一所公立大学。我们每月须为每名 到葡萄牙的学生提供250欧元费用,却没有把投资放在本地。如今学生可在大学完成本科课程后,再到外面攻读硕士、博士课程。我理想中的世界是向全体圣多美人普及教育,把整个 国家变成一个自由开放的大型高等学府。

Partilhar

圣多美前总理加布里埃尔(Gabriel Costa),被指涉及最新一宗未遂袭击。

圣多美当局表示,当地在不足两个月内,发生第二宗针对国家最高机关的未遂「恐袭」,两案都被指有反对派政客涉案。最新一宗「恐袭」阴谋据报 于上周六被粉碎,前总理加布里埃尔任内的青年体育部部长莫特(Albertino Francisco Boa Morte)被列为嫌犯之一。

当地公营电视台则播放图片,显示当局于上周六晚捣破的涉案军工厂,以及5名嫌疑人(当中包括3名西班牙籍雇佣兵)藏有的武器。

葡萄牙国际关系与安全研究所研究员,研究非洲葡语国家事务的专家古斯塔沃(Gustavo Plácido dos Santos)受访时指出:"唯一能解释当前不稳政局的,就是即将于十月举行的国会 大选。」

圣多美线上媒体Téla Nón总编,葡广视(RTP)非洲台记者韦加(Abel Veiga)则称,莫特是其中一位长期居于海外的在野领袖:「莫特曾长期居于葡萄牙,目前 则与另一反对党进步人民党(Partido Popular do Progresso)有连系。」

长期以来,国外的圣多美公民被禁止享有国内选举投票权2016年,曾有一份法案提出容许身在海外的国民投票,但它今年已被由特罗瓦达掌控,占据国会多数议席 的执政党独立民主行动党(Partido Ação Democrática Independente)否决。

专家古斯塔沃认为:「独立民主行动党在国会55个议席中拥有33席,是国会的绝对多数,因而能直接支配政权资源如今在野的前部长莫特被控涉及政变,并被列 为嫌犯,他的发言空间将被大幅收窄。类似情况其实已于六月份发生,前农业部长兼最大反对党领袖高登西奥(Gaudêncio Costa),以及另一名军官,也已被当局列为 未遂恐袭案的嫌犯。」

对于3名西班牙籍嫌犯竟成功潜入圣多美境内,总编韦加直言:「两宗案件显示,圣多美正处于严重的脆弱和不安全感之中。我们的海上边境缺乏武装防卫能力, 这次能化险为夷,不过是有赖国际刑警组织及友邦的援助」。

Partilhar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政府表示,当局成功阻止了一场企图绑架该国总统与国会议长,乃至暗杀总理的「恐袭行动」。

内政部新闻稿称,2名本国公民,3名西班牙籍公民已被拘留,并于今天稍后面临刑事预审。

当局表示,3名西班牙人涉嫌受聘到当地犯案,他们藏有军用武器,砍刀,手榴弹,双眼望远镜,夜视镜及外国制服等。

新闻稿同时表明,面对当前严重形势,官方已即时启动国际互助机制,促请各友邦与国际刑警组织,及时支援圣多美总检察院,司警等公权力机关。

圣多美政府强调,全国局势完全在当局掌控之中,当地个人和集体的生命财产安全均受保障,公民自由通行全国各地的权利亦不受丝毫限制。

5名嫌犯昨天曾被押至法院长达5小时,期间却未接受任何审讯。一些刑事预审法官以没有相应权限为由,拒绝审理案件。

这已是圣多美不足两个月内,发生第二次企图颠覆宪政秩序的未遂袭击。

6月21日,圣多美当局拘捕前农业部长高登西奥科斯塔(Gaudêncio Costa)及另一名军官,他们同样被指控颠覆宪政秩序。然而刑事预审法官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对他们 处以预防性监禁,目前只限制他们搬离原来的居住地点。

Partilhar

Notícias (19)

  • <
  • 1/2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