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葡萄牙殿堂级歌手Sérgio Godinho,创作出色的歌词使歌曲绕梁三日:「过去是一个遥远的国家/距离是声音的影子/过去是他们说的真相。」
当套用于国家时,集体记忆的问题会成焦点及得出政治轮廓。
在天安门发生的悲剧距今30年。在内地,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当局的一个禁忌,而且是官方集体记忆的一个「黑洞」,在可见的将来没有显示出会平反的迹象。回顾那数星期,学生们在北京市中心的相片及诉求,他们不仅表达要求国家更透明和民主,也表达出爱国主义。在本周,我们回顾澳门人当年如何支持北京学生,约十万澳门人走上街头,创出本澳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与学生团结一起,社会各阶层参与,不同专业人士连成一线。
三十年来,香港仍然有大规模的悼念活动,在澳门亦有活动向受害者致敬,重新定义这班「反革命份子」。 1989年6月,这个重要月份的中国似乎是一个遥远的国家。出现很多变化,十年前开始经济和社会突飞猛进的发展,令人满意和自豪。
然而,官方集体记忆中的局部失忆,以及偏执地围绕着控制这类敏感问题的信息,将难以治愈这一伤口。迟早-或很长的一段时间-发现必须与过去的这个/遥远的国家接触。实际上人们仍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活下去,即使不再提起那件事。
2005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若过去没有被遗忘,可作为未来的指导。 「我们强调牢记历史并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只有不忘过去、记取教训,才能避免历史悲剧重演。」胡锦涛强调,只有记住过去,吸取过去的教训,才能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这并不容易,但这是必要的。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