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和愿景

历史大师霍布斯邦是二十世纪最出色的历史学家之一。在《极端时代》(The Age of Extremes)一书中,他研究军国主义、社会主义和野蛮资本主义经历所造成的灾难。 《简短的二十世纪》(The Short Twentieth Century)一书中,讲的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苏联的崩溃,接着是「漫长的19世纪」。霍布斯邦还写道,政客和知识分子预言浅薄失败,所有的「水晶球」都过于模糊,未能看到未来。书中预告世界在第三个千年将继续出现暴力政治变革,并警告说,人类的前途只有一个结果,如果不对过去和现在的做法有所检讨。
踏入2019年,仍有种不安的感觉,各方势力将会出现新的平衡。为实现相关目的,加大安保措施反而可能导致陷入困境-相互偏执的冲突,不可避免地成为悲剧的历史。在蜕变成新当选的政治领导人和社交网络盛行的好战语言所出现的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公共空间等混成了一杯剧烈的鸡尾酒。因为这样,我们像在一场大风暴中:气候变化、独裁主义、保护主义和「贸易战」、新技术的冷战、社会不公、二十世纪所出现的种种问题。过去四分之一世纪是否是两个极端时代之间的插曲?历史是周期性的吗?或者正如心理学家史迪芬·平克在最近的新书《启蒙时刻》(Enlightenment Now)中所说的,我们是否容易将整个事情视为理所当然?在这资讯爆炸的社会,我们现在住的星球,武装冲突频率相对减少,但感受得到吗?科技进步真的使人类寿命延长?这就像「半杯水」中的,乐观或悲观视乎你的看法。 2019年,有是悲观主义的理由,亦有是乐观主义的愿景。
祝福2019年!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