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自由

西方密切注视香港,担心当局滥用权力;最严厉的批评甚至认同内地对香港作军事干预-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激进示威者闯入立法会的行为是滥用自由,破坏对反对引渡条例的合法抗议。星期一发生的事情,是在城市中打游击,所有的辩解都是不可接受的。野蛮的行为就是犯罪;必受当局打击并在司法审判中受到谴责。

一些人的破坏行为,骑劫了数十万人的勇气和公民意识,他们因信念而作出有秩序及和平的示威-这是香港令人钦佩的地方。政府当局的手法亦值得称赞,他们表现出冷静和深思熟虑。顺带一提,这种情况下警察失败了,或许是害怕被指责暴力镇压,而允许这种破坏行为。没有一个国家,有或多或少的民主国,允许滥用自由。若警察更加严厉-甚至是使用武力-以防止里斯本、伦敦或华盛顿出现这种破坏行为,肯定会得到政府和民众的支持。

必须控制这种激进主义的精神。有报导指出,年轻人以反引渡条例的名义自杀。在香港,没办法证明,他们简单地对中国发自内心的仇恨,高于生命本身的价值。这根本没任何意义。

提出高度自治-或争取民主-有新的责任:把抗争恢复到合理的水平,这应得到一般民众和国际社会的尊重和支持。在香港的紧张局势中,中国有责任和义务:必须回应诉求。但争取自治的斗争-民主或其他东西的同时-也有内部的斗争。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