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谓言之不预

自从中美第十一轮经贸谈判不欢而散之后已经过去二十多天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热点事件,美国采取了粗暴的施压方式,不仅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还运用国家机器对中国企业华为进行全方位的打压,企图运用施压的方式逼迫中国作出巨大让步,当然,美国运用这种施压方式是不可能让中国作出让步的,因为美国的决策层误判了中国的行为方式。
早在抗美援朝谈判时,毛泽东就曾经对代表团有过一些可让的或不能让的指导,看准时机上,美国蛮横无理时不能让步,虚张声势时不能让步,不起作用时不能让步。让步必须能扭转局势。现在正是美国蛮横无理之时、虚张声势之时,中国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决回击,不给美国留下丝毫念想空间,只有拿出诚意,纠正错误之后方能重回谈判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那一套对中国是毫无作用的,特朗普应该多看一些毛泽东的书,多思考一些中国于处事的原则才能读懂中国,才不会发生重大的误判,直到现在为止,中国依然在保持最大克制,但是这种克制是有时间限制的,人民日报多次发文警告美国不要一意孤行,更加严重的是在5月29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中非常罕见地使用了「勿谓言之不预」这句外交术语,外交从来没有小事,而中国对外使用「勿谓言之不预」这样的外交表述,新中国成立以来也只发生过寥寥几次而已,但就在这寥寥几次的事件当中,发生了重大的国家间的博奕场面,甚付诸战争,第一次这样的场面是发生在1950年的朝鲜战争当中,中国强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态度,毛泽东就警告美国不准越过北纬38度线,周恩来在严厉警告美国时就用过「勿谓言之不预」一词。包括美国总统及麦克亚瑟将军在内的美国决策层,认定中国不会出兵,结果发生了重大战略误判。第二这样的场面发生在1962年的中印战争,当年,当时面对印度当局侵入麦克马洪线的恶行,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社论,原话是:「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警告印度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印度当局不听劝告,发生重大战略误判,结果中印战争爆发。
大国发生战略误判有多严重,从上述两件历史事件可知端倪,现在人民日报再次对美国发出「勿谓言之不预」的警告,说明情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中国开始对美国进行明牌警告,希望美国不要再次做出重大的战略误判,导致不可预测的后果发生。现在也有很多主流媒体对这句话进行各种解读,路透社称这句话通常只被中国官方媒体用于就重大分歧向竞争对手发出警告时;彭博社表示,这是一个很少使用的意味深长的短语,意思是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