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外

意大利哲学家乔治·阿甘本著作《例外状态》(State of exception)一书中,提及有关国家在紧急状态下行使权力上限的深刻反思,这会使一系列的东西变得混浊不清:公共和私人、国家和法律、战争与和平、法律与暴力,或这都是政治而不是法治。
2003年出版的这本书,是针对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所采取的行动以及布殊政府在「反恐战争」下所采取的措施,提出非常具批​​判性的分析。
阿甘本强调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概念,形成了法律和民主的灰色地带,或者例外状态下的逻辑如何规范,将法治(rule of law)转变为以法治国(rule by law)并任意合法化,并以安全为由压制权利以方便中央集权。
2003年开始,相关的逻辑已经扩展到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度,其中有些是越来越不自由。就专制的制度而言,在某些情况下,是在推动逐步进展的道路上开倒车。
这就是内地的情况,最近我们视察到,在社会和经济方面,出现「安全保障化」的情况,强调例外状态的逻辑。这情况不只是中国在1949年后,所掌权的政权强调,而出现在中国2000多年的法家思想(中国哲学学派)亦有同样的逻辑。
尽管澳门拥有自己的法律体系和独特的传统,但并不能免受阿甘本所提及的东西,或关闸以北吹来的风所影响。去年在立法会通过的法案,或会在不久的将来生效,这或会令有权的人士,抑压社会上可纠正或改善制度的声音,使泥土无法令花朵萌芽。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