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不了的尾巴

藏不了的尾巴

华盛顿近周来不断增加在香港问题上发声,目空一切及粗暴地干涉中国内政,众议长佩洛西狂妄地要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和立法会接受极端反对派提出的条件。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还威胁说北京如果在香港平暴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美国的政客如此赤裸裸地对中国指手划脚,他们显然搞错了自己生活在什么时代,华盛顿有能力操弄香港的激进示威者、暴徒,煽动他们的情绪参与策动那里的「颜色革命」,但是华盛顿根本没能力影响北京围绕香港局势的态度,他们自己清楚,他们针对北京的叫嚣都是装腔作势,北京还没有做出立即采取断然行动在香港平息暴乱的决定,然而,北京手里显然有这个选项,中国内地武警部队在深圳集结向香港的暴乱分子发出了清晰的警告,如果香港通过自己的力量确实无法恢复法治、秩序、香港的骚乱变本加厉,那么,中央根据基本法直接采取措施就将不可避免,北京在考虑行动还是不行动时华盛顿和西方的态度肯定不在考虑的前几项中,香港的局势越严峻,美国和西方的态越会在北京考虑的单子上被往后挤,直到完全「随他们去」。

香港的问题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不容外部势力干涉,除了这是主权,还因为祗有中国对香港的未来真正负责,美国和西方赞美香港激进示威者,给他侧戴高帽,因为香港无了也不伤着美国和西方什么,他们巴不得把香港搞乱,把香港当成与中国战略博奕的新筹码,他们现在只会在香港问题上出坏招,阴招,做坏事,这已经是中国社会对美国态度的整体判断,在香港问题上对中国充满恶意,他能给香港局势捣乱,却又奈何北京不得,美国在这种情况下既取信不了中国,又吓不了中国,他对香港事务的频繁表态就形成政治上的泡沫,华盛顿除了能继续搞破坏,蛊惑香港激进示威者,他做不到自己在香港问题上的角色扩展,连特朗普先前说香港问题是中国的事不用美国提建议,但近日却连翻表态,要中国以人道和平处理香港问题,并且更露岀尾巴,要将港问题与中美贸易协强挂钩,不过,一句话:他影响不了北京,香港的事情成为不了1989年北京天安门事件的翻版,因为时代不同了,中国比当年更强大,更成熟了。香港是个很小的社会,极端反对派在美国和西方支持下已经把自己的动员能力用到了极限,他们的行动是没有承受决定性打击的后劲,他们在最高峰时也没能做到将整个香港社会裹挟到对抗行动中去,他们根本对抗不了国家意志,如果面对国家的断然行动,他们将只是一群会作鸟兽四散的胆小鬼而已。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