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会如何以法治之

法治社会如何以法治之

港澳关係紧密,香港岀现暴乱,澳门也难避其波及,新西兰发岀旅游警示的时候也将澳门连在一起,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指责中国利用发展中国家在贸易中佔尽便宜的时候也将香港和澳门拉在一起,事实上,港澳两地就如兄弟一般,虽然两兄弟的性格不尽相同(澳门人平实,香港人进取)。但当看到香港近两个月的乱象不断升级,由游行集会至暴力冲击立法会、警察总部、中联办、沙田新城市广场、挑衅元朗十八乡乡民等,暴力亦一路路升级,如亚洲週刊所说出现「暴力螺旋」,澳门人仍然是十分不安,并且不时关注着香港的状况。
虽然关注点各有不同,但一般认为由于对最初的反对修改逃犯条例至今已经变了原意,另一方面亦由集会游行的和平表达诉求变成暴力的街头示威行为,甚至用致命武器攻击警察、违法集结等等。不过,暴力示威者也知道他们的行为是违法、是违背香港是法治社会这个香港核心价值的,所以又荒谬地提出要特区政府不检控违法的暴力示威者,相信香港特区政府不会在这个问题上作出让步的,人们都知道,这些暴徒在迄今发生的暴力示威中超越了法律禁止的严重罪行,受到拘押并等候发落是法治最基本的题中之义,该如何处置他们衹能由法庭决定。
香港作为将崇尚法治作为核心价值的社会,尤其要坚持拘捕和后续处置都严格依法进行,不能向任何压力屈从,反对派要求无条件放人,大赦那些暴徒其真正目的是要用街头政治所产生的力量压倒法律的权威,宣告街头政治中的暴力活动拥有司法豁免性质,施暴者不会被追究作为「先例」确立下来,那样的话他们今后搞街头政治时无论做甚么都可以是安全的,排除被追究的后顾之忧,因为宣扬「民主」法律就要对他们的暴行网开一面,那还叫法治社会?反对派打出那样的要求,一些西方势力却也大力支持,这是真正在挖香港法治的牆脚,甚至不惜要推倒香港法治的大厦。
要求释放示威中的暴徒就是公然要为暴力护航,他们俨然要将这种反法治护暴力的策略包装成一种「道义」。他们在达到抵制反修例的目标后,迟迟不肯收手,就是想打赢将产生更长远影响的延伸的一仗,从此可以无法无天,通过街头为政治舞臺,让自己成为香港重大事项的决定者,如果他们的目的得逞,就意味着香港政治真正变得高于法律,由价值断判而不是法庭裁决来确定甚么是犯罪甚么不犯罪,香港一旦出现严重争议,不同派别就去街头显示力量,谁能显示的阵仗更大且更敢于使用暴力谁就是香港的主宰者,这祗是反对派和崇尚暴力者的一厢情愿而已。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