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的外交政策,与他的前任大相径庭。偏离前总统卢拉和罗塞夫的「南南合作」方针,并与他的「北美朋友」特朗普的交往,变得更加不可预测。批评者正确地指出,有关战略不符合巴西作为金砖国家的利益,金砖国家分别是俄罗斯、印度、中国、巴西和南非,相反,有关战略削弱巴西在多边组织中的主动权。
这种矛盾,其中一个例子是对中国的态度。卢拉和罗塞夫多年来採取的策略是与中国的经济关係保持增长(使中国成为巴西的主要贸易伙伴),。博尔索纳罗在竞选活动中所喊的口号、及他领导的政府的外长所发表的讲话,表明对北京有敌意。但是,在今年,尤其是最近几个月,现实情况加上常理使情况有所改变。巴西副总统汉密尔顿·莫朗(Hamilton Mourão)五月访问北京时已定调,尖锐被磨平,为下周博尔索纳罗北京之行提供有利的环境。这次访问对双方都很重要。
巴西将重返相对更独立的外交政策路线,这是相对美国而言,博尔索纳罗将寻求中国的投资,弄清楚北京希望在这关係中得到甚麽,巴西政府的战略还有待了解。在贸易关係中寻求更平衡的模式,让巴西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创造机会,这是有道理的。但是,在这种关係中,环境和可持续性问题,加上蓝色经济、旅游业、尊重人民权利以及文化、语言和教育关係等的尊重,也必须成为重点,同时亦不应忘记城市和地区之间联繫的潜力,这就是澳门能发挥作用的地方。毫无疑问,澳门要想成为中国与葡语国家平台,就必须让巴西切实参与其中。在过去两年,某些措施已实行,但是实现这一点很重要。利用澳门作为软实力的平台,巴西将受益匪浅。巴西人本週参加世界旅游经济论坛就是一个例子。

Partilhar

其他新闻

教宗牧函「夫至大」百周年之迴响

早在2017年10月22日的时候,教宗方济各在逢星期日的三钟经祈祷(Angelus)中宣布了2019年10月为特殊传教月,从以往的传教主日,伸延至一个月之传教月。2019年3月应邀来澳主持圣若瑟大学和圣若瑟教区中学第六校校园祝圣礼仪的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斐洛尼枢机,在澳门的主教座堂进行弥撒讲道期间,鼓励教友肩负起传教士的角色:「传教士不一定要进入某些团体或机构,而是始于圣洗圣事,也就是耶稣基督亲自建立的圣事。」这句说话恰巧回应了教宗在今个月特别强调教会必须履行她的传教责任。
而负起这个责任的全体教友,与它的目标群众:全人类,都是不分性别、种族、肤色、社会地位、语言、文化或宗教背景,好让所有人都有机会认识耶稣基督。
但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中国和澳门又是如何去推动中西文化和宗教的交流呢?我们或许可以借助这次记念一百年前,即于1919年,教宗本笃十五世颁布《夫至大》宗座牧函内容中看出一些启示。
这篇《夫至大》宗座牧函虽说是教廷向普世教会而发出的,但所谈的问题有许多都是对照清末民初时期的中国教会情况而论述。整体上,牧函要点包括:教宗希望不同修会的传教士们能秉除私心、超越民族界线,共同促进教务发展;此外,教宗认为需要重点培养本地神职人员,使本地人最终可以成为领导众人的主教;另外,教宗认为传教士不应与帝国主义牵缠,要时刻以传扬福音为核心。教宗亦提及传教士的一些学识培养,例如认识当地文化,学习并掌握本地语言等等。以上这些要点,放诸于21世纪的今天,也是启迪澳门作为中西文化交流平台的核心元素。而天主教信仰,正正就是这核心之一。
俗称大三巴牌坊的天主之母堂前壁,正正体现了我们整个城市的核心,直到现在也坚持以一面天主教教义的镜子,历经几个世纪的风波,以中西文化交融的象徵映照着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广场前后有不同宗教信仰、国籍、目的的人们前来分享它的风采。我认为,天主之母堂前壁正是以一位文化交流大使的身份,不断回应它本身的传教使命,儘管它的圣堂和学院部分已不復存在。
天主教澳门教区为回应教宗方济各的呼吁,定于10月19日(星期六)下午8时,假天主之母堂前壁之耶稣会纪念广场(大三巴牌坊)举行传教节感恩弥撒。这是事隔15年后,教区再一次在这个伟大的「传教士」前举行宗教礼仪。也许,这是「夫至大」给澳门的迴响,也是教廷对中华大地送上的祈祷,和与之建立良好关係愿景的盼望。

Partilhar
共享平台

何嘉伦及何敬麟今星期谈及青年企业家在通往葡语系国家及区域融合中的作用,后者是我所属的葡萄牙最大的传媒集团-环球传媒集团投资者。「大湾区和葡语国家青年创业创新论坛」这名称足以说明一切,每人对有关概念都有独具慧眼的己见。
十年来,澳门的精英假装没有注意。但时间会证明一切,最近,有些人在幕后挥舞着排他的旗帜,对志同道合的人生气。未来是可看得见的,最有远见的人不会接触到其他人,他们分享经验、联繫和能力;解释并指出方向,这就是领导者的力量,他们之所以出色,是因为他们站得高、看得远。
现在话题又引起撕裂。对大湾区及祖国的融合有所恐惧。我与何敬麟分享的观点是,澳门在葡语系国家的实力,与在大湾区中是相称的。实际上,通往中国的大门已经非常接近。但照照镜子,澳门在大湾区的重要性,只会随着通往葡语系国家作用而增加。
十月令人想起秋天,但是我们仍处于新概念的春天,这将超越人们想像。《澳门平台》每天都在追求何嘉伦及何敬麟所谈的目标,本月17日澳门国际贸易投资展览会举行;世界经济与旅游论坛,再有葡韵嘉年华...或盛世集团的投资。
这些事情都在路上,我们公开支持。我们与各位分享,因为这是我们所相信的整体中的一部分。
*葡萄牙环球传媒集团及澳门平台社长

Partilhar

贺一诚开始揭开未来的神秘面纱,这星期,贺一诚在总理李克强手上接过任命为行政长官的国务院令,未来政府的班子成为焦点。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澳门与北京之间将是决定相关的官员名字,这是一场平衡游戏,轮廓非常不透明。各式各样像论文般的分析充斥着这个城市,假设和猜测最终结果,猜测着12月20日将由哪5位司长陪伴着贺一诚。十年前,相关的职位只作微小调整,因为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时任社文司司长崔世安辞去相关职务,成为行政长官,接替何厚铧。5年后,他再换替相关5名司长。
到2019年,面对内外严苛的环境,仅仅找到平衡权力的解决方案是不足够的。贺一诚在竞选活动中演绎了一种新风格,提出政治实质的创新和变化,且没有拒绝崔世安留下的政策,相关变化不大,但提出了期望。需要一个新方向的不仅仅是名字,而是回应害怕面对既得利益者的政策和执行能力。政府连最基本的政治协调都没有,这是不可理解的,目前的高官问责制是没有意义的。在这方面,贺一诚最近发出重要信息:司长的权力和责任,应该在他们上任前清楚列明。与此同时,在五位「司长」的基本特徵中,贺一诚强调诚信、能力,以及聆听市民及沟通。事实上,通过这种艺术,以真诚的方式,发出最多样化的声音,可以避免和纠正错误。所有的声音都必须到达天堂。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