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近几个月以来,在特朗普的一再推动下,对全球安全以及大国军控起重大作用的中导条约已处于彻底破裂的边缘,特朗普在这方面表现出来执拗的一面不仅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也引起了美国国内巨大的担忧,近日美国政坛一位知名政客便据此指责了特朗普称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一事相当于是给普京送礼,2月7日美国国会山报报导称希拉莉近日抨击了特朗普要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6日晚上希拉莉在一场活动中公开表示,她认为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是送给普京的礼物,她解释称,这极有可能导致美俄间的核军备竞赛而这是现在世界上最不需要的,希拉莉对此作出具体分析称如此鲁莽的退出与俄罗斯签署的协议将导致地区形势的不可预测性增加并促使俄罗斯进一步发展军备。
希拉莉跟特朗普是一对政治上的老冤家,不仅各自属于不同政党,而且双方还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结下解不开的怨愤,就算特朗普执政的这两年时间以来,希拉莉也时不时对其执政颇有微辞,比如在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以及近来宣布从叙利亚、阿富汗撤军等事务上希拉莉都持不同政见,此次她又在退出中导条约这一问题上指责特朗普,这当然也可以算是美国政坛内耗的表现形式之一,然而更多的是,从当前的美俄对峙以及全球形势来分析,希拉莉的这一批评还真是有一定道理。
自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已将俄罗斯列为了自己的长期战略对手,美俄大国关系也已恶化到了近乎冷战时期的地步,比如美俄两国已在中东、东欧等地都形成了一定的对峙状态,从这方面来看,其实美俄两国对军控条约的限制有了或多或少矽逆反心理,对于废除中导条约,一贯就就心直口快的特朗普当然表现得更是急不可耐,早在10月中旬宣布决定退岀条约时,特朗普就称要着手研制受条约限制的导弹,如今特朗普毁约并不是认为美国的导弹实力跟俄罗斯相比有所不如,而是希望能让美国在研制导弹方面松绑,以便形成对俄罗斯更大的压制性优势,比如说美国若在欧洲部署中短程导弹,俄罗斯则不能传出与之对称的举动,虽然俄罗斯不能对美国作出完全对等的回应,但如果美国真的因毁约而加紧研制导弹,那乎俄罗斯也急需提升自己的导弹实力,且俄罗斯总统普京近期也表明了这一点,如2月2日美国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之后普京当即就表示俄方作为回应也会暂停履约,并表示由于美国正在进行导弹研发和试验设计工作,俄罗斯也将采取相应行动。
由此看来,在美国增加导弹威胁的同时,俄罗斯也是需要补充自己的导弹库的,因此,如同希拉莉所说,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确能促使俄罗斯进一步发展军备。

Partilhar

其他新闻

葡语新闻界悼念本周去世的巴西记者和专栏作家里卡多·博恰特,66岁的博恰特在巴西乘搭直升机出意外,不幸身亡。
博恰特所属的巴西GrupoBandeirantes de Comunicação(BAND)传媒集团、及巴西《这是》杂志(IstoÉ)专栏作家,这两家媒体都是《澳门平台》的合作伙伴,受感动的,不只是巴西传媒界,或葡语传媒,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亦表达衷心敬意,在国际电台日,向博恰特致敬。他是一名记者,他将广播作为终身职业,且是「专关注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专业人士。
他不仅是制作出可靠及有质量新闻的佼佼者,他在巴西涉猎多间传媒,包括各大报纸,例如巴西《环球新闻报》、《巴西日报》、《圣保罗州报》。
博恰特亦参与早前葡萄牙环球传媒集团企下《平台》新闻网的发布会,他提到作为教师的父亲,向他讲述葡萄牙语的重要性,一个受启发的金句:「语言是一个人的铿锵灵魂。」
使用语言的人,拥抱并爱上。语言在历史中的变化,演变和投射,令到可跨越边界、跨越海洋。葡萄牙作家Vergílio Ferreira用一种非常快乐的方式写道:「语言可让我们认识世界,亦划出了思想和感官的限制。」他亦表示:「我的舌头是大海的出发点。」正是这种铿锵有力的灵魂集体包装、拥抱和肯定我们。一种与世界对话的语言,引起越来越多的发现或重视,令人着迷。
其他人也有相同感受,巴西作曲家卡耶塔诺·费洛索( Caetano Veloso)也卷起舌头,唱着:「我喜欢把我的舌头,叠在贾梅士的舌头上,舔着舔着,感受当下和未来。」

Partilhar

中美贸易战暂停90天已经过了三分二,在此期间双方均就经济贸易问题不断地进行了沟通及磋商,而且都认为进展良好,达到可以进行更高级别磋商的最后阶段,其实中美双方都希望有关协议能够尽快达成以免夜长梦多。中方早己放出消息说副总理将会在一月底前往美国,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亦就会达成协议多次表达了意愿,双方团队就不断工作,以结束这次中美贸易战。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