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香港危机背后仍然扑朔迷离。无论如何,林郑月娥与商界人士的私人会谈录音,本週被公开。这并不惊讶,这说明行政长官发现自己的能力有限。鑑于香港危机已经被定为「国家安全」问题,「高度自治」已经降格。会谈录音被公开,与本週林郑月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的决定,不无关係。撤回法案这一步,是6月9日过百万人上街后应该作出的必要步骤。林郑月娥面临的是,两害取其轻,持有「达摩克利斯之剑」。星期三所做的决定,是必要但仍然不足以解决香港深陷危机。然而,这是一个姿态,亦要採取其他方法,解开这个「戈耳狄俄斯之结」的死结。必须结束暴力和虐待的恶性循环,各方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和平、常知和文明必须迅速回到香港的街道和地铁站。
林郑月娥宣布的其他措施,是积极的,但重要的是满足另一个诉求,这广泛地受公众支持:成立独立委员会,以调查涉及警方及示威者的暴力事件。
但是,这都是短期内可行的措施,重要的是要创造条件,在中期内,设普选制度(异于2014年被拒绝的制度)和强而有力政策,重点是房屋政策。
请谨记,我们所经历的危机,不仅与经济问题(社会不平等)、管治失效。这与地缘政治(中美竞争)有关,外部势力的一部分。
近年来,实施「一国两制」,出现侵蚀「高度自治」的核心问题。过去六年来,中央政府对港政策,体现出管治出了问题,有必要改变。

Partilhar

其他新闻

上週四新华社发表了「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央视主播李梓萌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深圳这次的定位是先行示范区,那麽都会示范给谁看?对此,香港大公报发表社评,香港持续发生暴力示威之际,一河之隔的深圳却传来好消息,此情此景香港应该反思。
长期以来,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视窗,是沟通与连接世界的平臺,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支点,甚至在今年二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公佈时仍旧将香港视作区域龙头,给予了百般的政策倾斜与支持,但是,事实上,深圳去年的GDP就已经超越了香港,更重要的是深圳拥有香港所没有的高科技产业,雄厚的製造业、全面的服务业、发展后劲十足。
不过,再好的环境,再多的关顾,再大的支持也敌不过自我沉沦,李嘉诚那个广告含义上的解读从中央这个「意见」就能看出来,这标示着中央再不会为了眷顾香港而克制深圳的发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深圳被重新定位,这就是重起炉灶的战略定性。
在中华文明復兴,重回世界之巅的过程中,今天对深圳的重新定位就是要告诉美国人,在香港问题上中国不会投鼠忌器,因为香港作为为英美服务的金融中心对中国不重要,中国要的是为中华民族復兴服务的国际金融中心。结合今天对深圳的重新定位可以看到,中央政府是不会被反共反华的阶层把持香港耗费资源,包括外汇储备上,中国减少对香港金融服务的採购,扶持深圳代替。
以深圳取代香港,短期之内在香港的反华反共势力一定会气急败坏,并对深圳进行各式各样的冲击,所以在深圳集结大量武警并不是要去香港而是防止香港的暴徒冲击深圳。另外,之前中央宣佈的开放外资金融机构在内地投资开设公司的持股限制就是釜底抽薪减少香港的金融买办地位,这些外资公司在大陆可以独立开设公司,祇要按照中国规则来经营就可以,为何还要去香港绕一圈呢?当时还觉得这样是吸引外资进入中国充当人质并对冲特朗普的贸易战、金融战的压力,现在看来同时也是把香港变成了没那麽重要,对于外资金融机构来讲在香港和深圳之间选哪一个,我们也不用作太多的思考,如果香港的买办小资产阶级不是这麽歇斯底里的反共反华,中央可能还不会这麽快做出把深圳的战略地位提高的决定,这次香港的暴力动乱,中央提高了深圳的战略性定位又是一次华为式的逆袭。
*高级编辑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