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西方密切注视香港,担心当局滥用权力;最严厉的批评甚至认同内地对香港作军事干预-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激进示威者闯入立法会的行为是滥用自由,破坏对反对引渡条例的合法抗议。星期一发生的事情,是在城市中打游击,所有的辩解都是不可接受的。野蛮的行为就是犯罪;必受当局打击并在司法审判中受到谴责。

Partilhar

其他新闻

流氓国家这是美国总统发明的词彙,2002年1月29日,时任美国总统的乔治布殊在国情谘文中点名称别人为流泯国家,此后十多年,美国一边时不时耍耍流氓一边称别个国家为流氓国家,然而,自从特朗普政府执政后就再也没听说过美国再说别人为流氓国家,因为他自己已经彻底流氓了,在过去两年多时间裡,特朗普政府到处耍流氓手段,干出来的事连美国国内都看不过去,反对声浪一遍又一遍,但特朗普一意孤行,到最近,美国又对中国耍了两件流氓手段,第一是美国非法扣押华为两台电信设备,如此明抢是准备偷取华为的技术吗?华为为此再次起诉美国政府,原因是华为将伺服器和交换机送到美国加州实验室测试以证明美国的指控是错误的,结果美国没有测试出任何所谓的安全问题,却非法将这两台属于华为的电信设备没收了,华为把设备给美国测试是为了证明美国政府一系列指控是错误的,现在美国不但不给任何说法还直接把属于他们公司的财产据为己有。
美国没有5G技术,美国的通信技术不及华为,这难道是美国想偷取华为的技术吗?是的,这比像中国以市场强迫美国企业转让技术好得多了,但作为一个国家,世界第一强国,如此强抢他国公司财物难道不觉羞耻?由此可以看出美国的流氓行为已径显得无极限了,正是在这背景下华为决定起诉美国政府,美国不是所谓法治国家吗?那就用美国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如果他们的司法不支持那就说明了美国的所谓法治衹是说说而已,美国一切神话也就破灭了。华为一定会申诉到底,用美国的逻辑把美国的流氓行为梳理一遍,看看这个国家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状况。
第二是美国商务部将5家中方实体列入管制清单,6月21日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关切为由,将中科曙光和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等5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清单,禁止它们从美国供应商採购零部件,相关决定6月24日生效,这是继将华为公司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对中国企业又一起单边制裁行动,此次被列入清单的中国企业主要业务与开发超级计算机有关,令人看到了特朗普6月18日主动打电话到北京,刚过3天就又宣佈制裁中国5家高科技企业,由此也再次表明特朗普政府是缺乏诚意的,特朗普的所谓谈判,实际上还是想通过极限施压来达到其目的,这也正是为甚麽在特朗普打电话到北京后中国官方媒体依然口诛笔伐的原因所在,直接说白了就是美国缺乏诚意,中国祇能奉陪到底而没有选择,这也是为甚么说与美国的谈判是谈不好的,因为美国耍流氓手段。

Partilhar

香港失去了中间立场-说的是有关自治及进步的政治谈判能力。北京对于统一台湾的梦想,以至到为澳门有更好的方案,在国际舞台上颜面尽失。西方放弃为民主斗争的勇气,但改作应对政权所挑起的矛盾及僵持不下的局面。
引渡条件本身并不是问题。例如,在澳门,可以防止嫌疑人跨界,在没有备案或保护的情况下,逍遥法外。真正的问题是信任-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缺乏信任。中国法院有一种可怕的习惯,所有被国家控告的人都会被判有罪,当中的过程亦不透明。例如香港铜锣湾书店的绑架事件,令香港人不信任,另一方面,权利不是由自治权赋予的。这是一种日益艰难的关系中出现的障碍,可能会对每个人都造成严重影响。
在他们口中所发表最天真的演讲中,中国指责美国煽动示威活动。但是,在一大班市民上街表达诉求的现实,谁会在意背后是谁。北京自我为中心的激进派,仍然打算降低香港经济的水平,他们忘记通往西方的桥梁不仅仅是用美元来衡量。另一方面,香港确实通过谈判回归祖国,但若在身份认同方面与中国没有连系,一切也变得没有意义,财富也就没有意义。
澳门不是活在反中国的闹剧中。好吧,这是没有原因或历史背景可以造成的,区域一体化是一个机会。但是,放眼看看澳门的自豪感、公民意识、文化需求和身份认同,这都是很好的情况。中间路线是双向的:如果香港缺乏民族意识,澳门缺少其他的一切。
*葡萄牙环球传媒集团及澳门平台社长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