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观点

易碎品

大写「FRAGILIDADE」(易碎)是因为这很重要。这个敌人无形、无色且难以察觉,直教人心生恐惧,是真实的只是我们看不见,这还把善良的撒马利亚人当作地球上最十恶不赦的罪人般杀死。隔离期间,阳光照射着我房子的牆壁,也在窗上映照着这世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如今空无一人的街道。不復见朝气的灵魂,城市的灵魂也随之而去。这不合理,因为这不符合城市的意义。城市是人们就各种原由互相认识和建立关係的地方。现在我们同在一片土地,惟各困家中,生活由新冠肺炎的出现开始就变得不一样了。一切都变得脆弱,生活规则由乘法变成生死攸关的命题。但由于人类天生「不完美」的优厚条件,赋予了我们具备重塑自我并就病毒创建解决方案的能力。人类从前看到小鸟,就发明了飞机;看到鱼,就发明了潜艇;去研究病毒或就会製成比原子弹更大的威胁工具。区别在于原子弹诞生的主因是核能。核能很好,但原子弹显然更惹人注目。
新冠肺炎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炸弹,将能充当武器和操控人的恐惧。我不想提供别的想法,也不想揭露什麽,因为总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想将今次病毒转变成攻击敌人的武器,务求保护自身专属军备和战争武器库。未来的格言该会是战争一触即发,人类灭绝可能是结局之一。病毒破坏不成诺亚方舟,也汙染不了海洋,但却可致四足动物大量死亡,令我们不禁联想到法国哲学家萨特的想法:谁会知道若地球无了人类可能会更好。

Partilhar

其他新闻

中国实行凯恩斯主义和马歇尔计划

古步毅

中国实行凯恩斯主义和马歇尔计划

联合国、东协、欧盟、非盟、美洲国家组织......面对严峻的疫情也要跪地投降,束手无策。北欧、美国、巴西等关键时刻更面临内忧外患,在地区势力与中央政府之间的拉扯厮杀。
经济下滑导致赤字不断增加,迫使政府发行货币减压,然而还未等到通货膨胀的来临,已经率先迎来经济萧条。凯恩斯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又再次崛起,也许为时已晚,已无法挽救新自由主义下的民主破裂和反全球化的趋势。
真的惊讶是,近年来西方多个国家推行民族保护主义和推崇马尔萨斯的自然选择论,主张「清理福利国家下的低端人口」,这有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发不可收拾。相比之下,中华地区,专制政权和强腕民主国家取代了传统福利国家的过往模式。与此同时,北京正宣扬多元文化主义,并承诺「无论各国对中国有何评论,喜不喜欢中国也好」,都愿意展示大爱向所有人提供援助,按他们的话语来说就是这样...
不要将这与赞扬独裁政权相溷淆,这两者并无直接关係。然而若真是,那民主国家就必须自救,牺牲血汗和眼泪。在与法西斯主义的斗争,捍卫自己的权利和自由。倘若他们不了解全人类共同的利益和人文主义全球化,那就会他们将失去未来,走向灭亡。
很难预测未来会有怎样的危难和机遇的出现,为他们带来或夺去他们的力量。的而且确,中国的资本共产主义有许多缺陷,充满各种不可预测。 北京的外交措施为马歇尔计划赋予了一种新的定义。我希望真的如此!因为世界的确有必要中国有危难中伸出援手。这种乐观天真有时是危险的。
记得二战后的世界,西方世界通过接受美国的经济援助,最终屈服于美国的资本主义的淫威下。民主,没错是有的, 但也不就最后还是要投靠单一的救世主。倘若北京在疫后无私大爱向各国提供西方世界通过接受美国的经济援助,那西方国家将要面临中国崭新的多元文化主义和软实力的冲击。民主国家最终还是要面对民粹的威胁和弊端。

Partilhar
This photo taken on February 9, 2020 shows a worker disinfecting machines before workers return to work

观点

违约与新冠肺炎

流行病新冠肺炎的全球爆发为企业和其他相关机构带来巨大的法律挑战。首要是一方面要确保採取必要和适当的措施防止病毒蔓延,并要面对措施所引发的社会反响,同时亦要遵循公共卫生方面的法律和政府批示,还务必要确保工人和其他僱员的权益得到适当维护。另一方面,这些企业也要确保自身的经济状况和声誉,在现时的有限条件下满足其各利益相关者,尤其是客户的利益。
基此,从中长期和更全面的角度来看,我们身处的是一个全球化的社会,新冠病毒的迅速传播引发了明显的级联效应,令很多企业无法按时履行其合同承诺。价值链中连续和后续违规所造成的损害已非常重大。企业和其他单位均试图强调不承担此类损失的责任,因为这些违约行为不是故意为之的过错,而是由于不可预见和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他们无法控制或避免。以此或更多其他理由以排除责任并非完全毋容置疑。相反,诉讼争议的空间是无止尽了。
首先,新冠病毒对各领域和行业的影响是不同的。其次,该病毒可能在某些国家传播得特别广泛,又或者即使在同一个国家,最受影响的可能是个别几个地区。第三,对「不可抗力」概念的保守或进步观点取决于不同司法管辖区,且当中彼此各异,这或多或少会削弱合同的概念,进而削弱法律确定性。法律确定性是投资者越来越重视的一个方面,因其本身便意味着国家和司法管辖区之间的较量。第四,合同各方通常以合同方式订明不可抗力的含义以及在所指情况出现后的处理。若长期未发生规定所指或类似的情况,则会视为合同各方在谈判过程中未有适当考量,并会质疑所确立协议的复盖程度,尤其是应视为合同风险监管工具-定义「不可抗力」的条款内容。第五,併购市场已变得十分普遍,尤其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现在当事各方都会在合同内加入重大不利变化条款(MAC),即当不利的物质环境很大程度或不均衡地影响作为业务对象的企业、其经营所在的行业、整个市场或简略而言企业业务的基本经济等式时,允许双方撤回或不进行交易的合同条款。重新谈判合同对各方来说必然是一个选择,但不难理解的是,那将可能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

Partilhar

观点

全球公共和集体利益

内地暴露出严格把控信息,缺乏透明度的制度,以及卫生和食品安全问题。这些均导致武汉和湖北省第一阶段疾病扩散失控的决定因素。但是,将这个问题视为「中国病毒」不仅是不公平、不正确的,且是错误的。过去两星期,新冠病毒进入欧洲和美国的强劲势头,是对发达国家卫生服务、应急响应能力和公共卫生危机管理的考验。
因此,我们面临着一场危机,必须(应当)对需要采取集体和协调行动的事情拉响警报。中国野生动物肉类贸易市场、欧洲危机应对机制的缺陷,或美国卫生服务不均衡实际上是全球性问题。除了应对这场危机的国家计划外,还迫切需要采取措施加强国际合作。必须推动召开世界紧急峰会,并确定响应时间,着眼于目前迫切需要推进科学进步的需求,并学习防治这一流行病的最佳做法。
与此同时,我们不能低估这场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如果2008年我们动用整个世界和所有资金来应对次贷危机-而不处理问题的根源新自由主义-如今G20大型经济体的货币和金融政策如何协调?多边主义身居何处?
卫生是一项全球公共和集体利益。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