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至宏:区块链有望三年改变澳门各行各业

Jerome Yen

澳门大学协同创新研究所代所长颜至宏教授在专访中称,区块链技术有望在未来两三年为澳门的金融、旅游和物流业带来可见的改变,个别赌场更已花了两年研究这项技术。他指澳门目前缺乏区块链专才,但未来三年的需求会是数以百计。

有意见认为澳门还要等很久才会应用到区块链技术,你同意吗?
完全错误。我完全不同意。澳门有很多可以应用区块链的场景,在建设智慧城市上,很多方面都能用到区块链。在澳门的几个方面,区块链可能在未来两三年的发展会加快,并不是ICO(首次代币发行),而是智慧城市、智慧银行、物流或旅游。

例如有什么应用场景?
比如银河[渡假城〕里面有赌场、商店和餐厅,那么它可以发行一种「银河币」,我不说是currencies(货币),而是tokens (代币)。 Currencies跟tokens还是不一样的。你一到银河就可以买这种消费代币,到哪里都有折扣,它可以记录你在哪里买了什么,你用的钱流到哪里,就是用区块链在背后做settlement,意思就是你到那里消费了多少。为什么区块链会对澳门有这么大的帮助呢?在商店里面,我们可以用代币当钱消费。区块链的另一个应用是,以欧洲的商品为例,将来出产一个Gucci或是一只手表时,可以在手表后面打上一个类似条码的东西,作为区块链的接触点。它在哪里生产,上一手拥有者是谁,由谁购买,这些发生过的事情,你都可以在上面一扫,资料就会全部出来,而且区块链技术就是没有办法窜改[资料〕。

但为什么要用区块链这种去中心化技术呢?
因为区块链用的完全是一个分散式的方法[记录和保存资料],除非你能在超过一半的纪录里去窜改,否则纪录是没有办法改的,你刚刚问到为什么去中心化,就是增加这个信任。 1973年出现的互联网让资讯得以传递,现在区块链就是让大家信任,只要区块链有纪录,我就知道这个纪录没有被修改过。

物流方面呢?例如有件东西运来澳门国际机场,之后可以怎样?
例如一件珠宝从意大利或法国运来,它出厂前可以在钻石上贴上一个很少很少、肉眼都看不见的条码连结着区块链。这个东西要改基本上是不可能,因为刻上去的技术是非常之难。如果你在运送时要调包的话,到了我那边我马上就能追踪到,从区块链上就可以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话,扫一扫是没有办法追到上面的。所以在物流方面,[区块链]可以防伪防骗。

但如果生产者没有应用区块链,就将货物运到澳门呢?
那就不行了[不可以由头追踪]。如果运到澳门才进入区块链,我们就从那时才开始追踪,把它blockchainised(区块链化),就是把它放上区块链。

在刚才的例子中,有什么人会在区块链上面?
有销售的,可能有鉴定师,还有消费者。消费者如果两三年后不喜欢这个钻石,想再卖回去,到时大家就可以在区块链看到这个钻石是否真的。

金融业又能怎样运用区块链?
如果银行卡用区块链来做的话,银行将来可以更容易核数。这个领域叫 Blockchain Auditing (区块链核数),即是将公司全部的财务报表放上区块链。比如说,付一笔款或收一笔款都全部把它区块链化,将来核数时每笔钱都会在区块链上面。在资金来往的业务上,银行或者金融机构很容易会应用到区块链。

所以将来核数师就不用找很多人取资料。
银行和金融机构最怕就是数据被窜改。这个[在区块链上的]数据无法被窜改,核数师只要追踪[交易]怎样发生就好了,不用担心里面的数据有否被人改过。另一样就是,区块链能在投资时使用。比如我们做一个基金,这个基金内有不同的资产,我们就可以用区块链来做。对于保险公司,大家最害怕的就是不知道经纪抽了多少佣金。用区块链的话,很多事情就可以很透明了,可以知道经纪拿了多少,是不是比他在合约里面的要拿得多。

对于金融业或会计业人士来说,他们的工作会受到影响或威胁吗?
一定会受影响,会有点[威胁]。对核数师来说,他们将来的工作会变得轻松一点,可能他们将来的工作会少了相当多。将来[应用]区块链的话,一定会有相当多的人受到影响,这方面包括会计师或是银行做资产管理的,很多人的相关工作都会受到区块链影响。

例如现在会计系的学生毕业时,可能要面对比起现在很不一样的工作,大学可以怎样做?
大学就是要培养这种[认识区块链的]人才,现在澳门几乎没有,所以我们[澳门大学协同创新研究所]三月开了一个区块链营,跟学生介绍区块链。我现在要跟几个同事一起去开这门课,因为这门课将来在澳门的需求非常大,而且需求量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内就会很大量地膨胀,所以我们保守估计,也许未来三年左右,澳门可能需要差不多500个到600个区块链专才。

如果金融系或会计系的学生都要认识区块链,他们的课程也要有所改变。
可能都要加一两门[关于区块链的课程]。如果你是学习计算机的话,我们将来可能会请他们再开一门区块链[课],我们也会开区块链的课给全校学生,不管你是金融的还是传播的。

但早前有意见认为,澳门有关区块链的讨论才是刚刚开始。
不,你不要小看政府里面的朋友,他们对这种东西还是有研究的,还是有人真的懂的,只是在早期阶段。比如说有些官员注意区块链已经大概两年了,他们只是没有动,但不等于他们没有了解。在澳门本土,有些朋友对区块链的东西还是很注意的,银行也有,旅馆、赌场也有。赌场里头其实已经有一些公司有团队研究了两年,看看将来那个tokens(筹码)要不要把它区块链化,它们现在是将很小的芯片放在里面。将来就是说能不能把那个区块链化,可以变成实体,也可以放在[电子]钱包上面。如果不想让人家知道我们今天在赌场下注多少,我们可以用手机把它[电子钱包]打开,想下注多少就用手机下注多少,在手机上面赢了输了多少都很清楚,这些纪录是完全可以防止人家窜改的。这个技术真的要应用的话,就要找一个比较小的场景,可以开两三张赌台做一个实验性的,两年内应该就可以实现,这就是没有实体代币的一个赌博,可以做到完全匿名化。

你觉得区块链在两三年内就会对金融、旅游和物流业造成改变,这种改变会是可见的吗?
是可见的。这种影响可能有两种,一种是从外地过来,比如说内地有很多区块链的公司,它过来这边,把自己的区块链延伸到这里来。另一方面,既然有外地的影响,澳门本身也会有一些需求。

这样的话,澳门就需要大量区块链人才。
对,数以百计的人才,现在没有,我们没有培养,所以我们澳门大学现在要开始注重这一点。 [澳门]以前没有,以前都是靠外面过来的。可能我们除了在澳门大学开课给自己的学生外,我们也要有对社会的一个普及的项目,比方说我们可以做几样,澳门大学可以多办一些论坛,甚至可以给学生写一种普及区块链的小册子,或者开办关于区块链的公开讲座或工作坊。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