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文基:「当局尊重学校的教育理念,正因如此我们才接受」

澳门土生教育协会主席飞文基回应有关协会管理的鲁弥士主教幼稚园所出现的问题,他指出,因性侵案件所受到的影响,大部份已经恢复。飞文基向记者解释案件发生后的改变、未来计划所作出的改变以及现在学校作为免费教育一部分的改变。

-从新学年开始,鲁弥士主教幼稚园将加入免费教育系统,会有何改变?
飞文基:这涉及财政,学校一直都依赖资金资助,也就是公共资金,一直都是。直到现在也是一直依靠澳门基金会和教育发展基金等资助。

-为什么现在才决定要教育暨青年局的资助?
飞文基:澳门基金会开始减少财政资助。我们之所以会寻求资助是因为学校计划扩展,这会导致支出日益增长。尽管支出并没有大幅度上升,每年的维修费用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如果我们得不到足够资助,那么学校运营就会出现困难,至少在中期来说是会这样。
-除了资助外,鲁弥士主教幼稚园在公共学校网中有什么重要性?
飞文基:澳门教育系统没有把鲁弥士主教幼稚园当作外国学校,这十分重要。这是一间很有特色的澳门学校,这间学校的语言环境是卖点。这也是为什么家长让孩子选择就读这间学校的原因,尤其是那些葡萄牙人以外的家长。我们的特点很鲜明,但又是教育系统的一部分。
-教青局在之前就想把幼稚园列入公立学校系统中,为什么当时没有接受?
飞文基:我们要衡量,当时觉得没有必要。现在资助已经达到一定程度,已保证我们可稳定地发展。
-是金额的大小的原因吗?
飞文基:资助金额并不吸引。这间幼稚园很具特点,我们有11个班级、11名教师、11名助教,协助教师的人数至少是这个数字。我们还没有工人之前,这种规模是不存在的。免费教育系统有针对学校对于人力资源分配的建议,但我们并不是像他们这样做的。在他们看来,我们是一个巨型机器。两三年前,我们认为不值得为了资助而进入系统。现在我们了解到资助情况比较复杂,学校的收支稳定还是比较重要。如果澳门基金会要求我们做什么,我们不会有任何抱怨,反而是感谢。

-得到教青局的资助后,是否就不可以申请澳门基金会的资助?
飞文基:我们现在还没有跟基金会说有关情况。我们希望也相信澳门基金会可继续支持我们学校。因为我们的费用光靠教青局的资助是不够的。
-资助金额有多少?
飞文基:教青局是每年给每个班90多万的资助。澳门基金会是大概150万澳门币的资助。这看起来很多钱,但实际经分配后就不是这样了。

-教青局有提出什么条件吗?像教学大纲这样?
飞文基:没有,教青局尊重每间学校的教育理念,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接受。只是我们每个班级人数按照资助条件有严格的要求。必须是25个。他们有资助分配的公式,因此才会对人数有要求。

-说到教学大纲,新的「国旗、国歌法」出台,幼稚园会如何应对这一情况?
飞文基:这对幼稚园来说并不是强制执行的。但不管怎么样,这虽然是一间与葡萄牙有联系的学校,但也同时是澳门的一间学校。因此会受澳门法律的保护和影响。国旗问题是不可回避的,国歌也是一样。无论非中国籍学生有再多的尊重,我们怎样要求他们把中国国歌唱到像自己国歌一样?

-作为一间与中国的学校截然不同的幼稚园,是否应该对国旗、国歌法给予尊重?是否合理?
飞文基:以中国的角度来说,这很合理。但以别的角度来看,也并不是太合理。我个人对此并没有情感寄托,所以不能任意评价。要知道国旗和国歌并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东西,这也不是立法者想看到的情况。这是一个敏感的东西,因为澳门本身就是一个敏感的地区。因此法律的实施要求很多的智慧和灵活性。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要执行这个法律要符合澳门的特点。因此我们要尊重立法者的意愿以及大众的感受。

-您是在暗示幼稚园的情况吗?
飞文基:我们一直都是以文化多样性为先,这就包括了许多国旗。文化多样性就是通过这些实现的。澳门就是一个拥有多样文化的地区,我们并没有揶揄或暗示什么,我们这样做完全是考虑到文化多样性。

-在实现现代化上,你们对教育上有什么转变?
飞文基:我们一直都在努力。老师们也在这方面作培训。我们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教师为此需要加倍努力。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老师不会说中文,但我们有说中文的学生。尽管如此,家长们也喜欢这里,我说的是大多数华人父母。华人父母都是学校的主要推动者。我们的教学风格更放松,更符合情境的行为,根据每天的情况进行调整,具有创造性。孩子们和父母也认为这是很好的教学方式。当然,幼稚园也有校规,但孩子们并不觉得严苛。

-您怎么看待学生、人数以及身份有所改变?
飞文基:当我在2016年担任澳门土生教育协会主席时就说到这个问题。幼稚园一直在成长,名声也变得越来越响。对于教育方面,我们学校的面积很大。尽管不算是天堂,但长期来说一切都是积极的。
-人数方面呢?
飞文基:我们现阶段有200多名学生。这个数字还在上升。教青局想要我们招更多的学生,我十分理解。然而却面临教育空间不足的巨大挑战。我们也有自己的看法,不能因为招生而导致教育素质下降。我们会以现代化为前提进行发展。
-有更多的中国学生吗?
飞文基:50%是中国人,其余的来自各个国家,但大多数都是葡萄牙。

-有预期更多人愿意进入公立学校吗?
飞文基:肯定有,我们应该再开设多一个班。如果我们再发展下去,未来我也不知道。
-大湾区规划肯定会为教育界带来影响,您认为这进程如何影响鲁弥士主教幼稚园?
飞文基:我们对大湾区有一定的认知,但没有实际概念。我们知道会有很多人过来,人员流动性会更大。但没有人告诉我们会给学校带来什么影响。也许是珠海和香港的家长都想叫孩子在我们学校读书吧。这是否会给鲁弥士主教幼稚园带来影响?会的。但是以何种方式?不知道。但是我们幼稚园很具特色,现在葡语的影响力很大。如果大家要学葡语就必须透过我们。至于影响,我们静观其变吧。
-去年,学校发生性侵事件。这是否影响收生情况?
飞文基:我们有4到6名学生停学,其中2名转到别的学校。其余的会回来上学。我们对事件的恢复充满信心,没我们预期的艰难。
-当时学校有疏忽吗?
飞文基:我不能接受学校的疏忽行为。是否有过失?当然是有的。但不可以一竹篙打沉整个学校。我不能接受的是,考虑到在学校工作的专业人员素质品质已经是有所证明的。事件是有可能发生的,我以最大程度关心此问题,因为父母的感受十分重要。但事实是,这种情况也可能在其他的学校发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学校,有可能性侵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人们生活在一个相互信任的环境中。这是一个没有人能怀疑的情况。
-鲁弥士主教幼稚园园长Marisa Peixoto被指责纪律上的疏忽。您完全相信她吗?
飞文基:当然会,这不代表我们要对她失去信心,不然她就不会担任这一职位了。
-教青局要求「幼稚园必须尽快完善学校组织架构,尤其确保校园危机小组的运作」。你们对此做了什么改变?
飞文基:家长们其中一个担忧就是闭路电视,这是我们首要的工作,这样我们对人员出入就可控制。除此之外,对厕所使用也设立新规定。当时工人可以帮助教,像摆放床垫之类的。但现在不可以了,但是现阶段对涉事学生还没接触。是否有进步空间,当然有,但这需要资金。因此我们需要一步步来完善。
-还打算新增什么其他的措施?
飞文基:现在,我们对出入人员加强保安工作,这是十分重要的一环。有家长一大早就把孩子放在这里,紧接着就上班。但这会产生问题,学校不能为此提早开门,因为这会影响整体管理。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这都是要考虑的内容。因此现在我们不具备在开门之前接收小朋友的能力。现阶段有11个班,情况比较复杂。但应该对此进行投入。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