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探寻小配件的摇篮

上世纪80年代,深圳还是一个遍布农田和农民的小村庄,而如今已摇身一变成为一座摩天大楼无处不在,公司和技术供应商汇集的大城市。

「几多钱?」我们指着一个装满苹果无线耳机的展示柜问道。 「你想要几个?」售货员用颤抖的英文回答。我们说:「一个。」这个回答让她哈哈大笑起来。在华强北这个被认为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小配件市场里,几乎没有买卖单个的零件,因为秘密在于批量销售到中国以外地区。
例如这些耳机,一个可靠的AirPod赝品价格约为25欧元,而正货价格为180欧元。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些市场对于来到深圳的人而言是必去之地。在华强北最大的商场之一-赛格数码广场,我们刚踏入商场就能清晰地感受到明显的噪音:不是人们交谈的声音,也不是小配件发出的声音,而是撕拉着用来密封准备寄给客户订单箱的胶纸的声音。在这个高九层的商场里,撕拉胶纸的噪音此起彼伏。虽然这里买卖的货物应有尽有,但每一间都有自己的特色:记忆卡、处理器、各种电线、耳机、USB、智能手机屏幕和种类繁多的手机壳。
但如果你的目的是寻找手机壳,那么天堂就在旁边的一座建筑里。这座建筑规模相对较小,「仅」有四层,但里面的商铺数量,可能比旁边的赛格数码广场更多,因为店面比较小。一条条小走廊将这个建筑变成了充满了移动电子设备的迷宫。这些商铺中许多应该只有一平方米的空间,当中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各色材料,让人甚至很难找到卖家,而且卖家往往是在做什么呢?是的,你猜对了-用胶纸密封包裹。在走廊上,最常见的场景却是另一个:几十人一手拿着黑色袋子,另一只手上是各种打印出来的订单。他们在那里接收人们在网上平台下的订单-很多人喜欢网购,因为价格非常实惠,甚至有时候低到不真实。
但在深圳这些大型商场的走廊里,还能看到许多机会主义者。譬如Ocean(他与外国人交谈时的英文名)-他是一名31岁的中国人,其公司TYR Logistics的目标产品是那些有可能进入西方国家市场上销售的产品。 「我可以帮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他在自我介绍后告诉我们:「我们公司主要是帮忙将设备从这里运送到其他国家。」我们确信,人们对这个业务的需求日益增加。他从来没见过「真正的」葡萄牙人,只在我们摊开欧洲地图之后,他才意识到我们来自哪里。 「Pú táo yá?」他回答道。是的,葡萄牙。在听到葡萄牙后,Ocean讲出了许多其他外国人在听到我们国家名的话:「朗拿度!我喜欢足球,他是最棒的。」这个中国人还当过两个月的记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摄影的喜爱,但深圳这个城市的现实情况让他走了另一条道路。他在TYR Logistics工作三年,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十分肯定地说,在华强北,印度人和俄罗斯人会花最多时间与卖家还价。如果大型购物中心内部的生活是疯狂的,那么华强北还有不那么显眼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面:这些建筑的侧面和背面。一辆辆散乱地停靠在路边的货车旁,来来往往的人不断地在搬运装箱,或者卸货。嗡嗡声如此之大,证明这个画面几乎不可能只出现在这几十米的街道上,站在华强北的大广场上,仿佛我们身处另一个世界,一个更现代、文明且充斥着街头小商铺的霓虹灯的世界。
此外,这里仿佛是世界上每平方米内,苹果、小米和华为的商铺为数最多的地区,事实上这些商铺甚至不是品牌的官方店。他们出售智能手机或修理损坏的设备,就像在咖啡馆内品尝果汁或蛋糕一样平常。这种与移动设备完美结合的原因很容易看出:离这里不远,就在半径70公里范围内,很多知名的智能手机就是在那里生产的。

深入生产线

华为总部距离市中心约一个小时车程,华为是深圳迈向全世界的大型企业之一。是的,在这里不只是出售和运送全世界所使用的硬件,这个城市也是创新的极点。事实上,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政府将深圳打造成一个对外国投资开放的经济特区,让原本大部分从事农业活动的近3万居民和大片的农田在40年内,历经迅速且彻底的改变-如今深圳是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一,到处都是摩天大楼,人口已超过2,000万。今天一些最有价值和最具创新性的科技公司就在深圳诞生。
大疆创新及其无人机设备,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制造商之一的比亚迪(如果你在深圳乘坐的士,就会发现比亚迪的身影)还有腾讯都是很好的例子。腾讯创造了微信-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在使用的通讯软件,不仅可以用来互相交流,还可以完成一些日常工作,例如付款、召的士、点餐或通过简单地摇动手机,来发现全世界范围内同样在摇手机的人。在西方,腾讯以其电子游戏而闻名,是例如Riot Games公司的《英雄联盟》或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等热门游戏的全部或部分所有者。事实证明,这是中国技术的影响力如何侵入欧美用户日常生活的最好例证之一,即使他们通常不会去考虑或注意到这一点。
但这种影响最有力的例子仍然是智能手机:在许多其他的国家完成设计,但生产肯定是在深圳。每条华为生产线(不允许我们拍照摄影)都长120米,只生产一种型号-我们看到的还「新鲜热辣」的手机是华为P20。在远处,在生产线的末端,每隔28.5秒就会出现一个新手机。平均每天生产2,400部新手机。现在几乎所有工作都由机器完成:若在2013年,每条生产线需要86人工作;现在每条生产线则只需要17个。还有其它任务,例如所有智能手机出厂时屏幕上覆盖的薄膜,这些都是手工完成的,但现在人类的主要工作是管理日益自动化的生产线。
令人好奇的是,虽然机器在这些任务中扮演着比人类更重要的角色,但当生产线「搞砸」时,还是由员工来收拾善后。他们拿起有缺陷的设备并走到检查站观察问题所在。尽管每条生产线的工人数量减少,但这家中国巨头企业确保员工已经被转移至工厂的其他生产线-目前有35条,甚至还会有培训计划,如果这些人想要获得管理方面的技能。这些拥有生产和管理知识的员工将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让深圳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的技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