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开始 难过登天

热带气旋「伊代」吹袭莫桑比克、马拉维和津巴布韦两个月后,仍有数千人的生活受严重影响。官方确认在风灾中共600人死亡,数千人无家可归。

28岁的Paulina Jacinau丧偶,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现在又另外收留了三个孩子,他们在「伊代」吹袭后因房屋倒塌成为孤儿,地点是莫桑比克索法拉的Nhamatanda郊区。
这位三个孩子的母亲是风灾中受害者亲属之一,「伊代」在3月14日吹袭莫桑比克,洪水卷走了数千家庭,他们的未来只剩下阴影。
Paulina Jacinau向葡新社表示:「风灾过后,我回到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颓桓败瓦。」她认为生活变得更难,没房子、没资源、家庭成员又增加。
灾难发生后最初几天,她住在Nhamatanda镇的一个避难中心。风灾发生以来,她一直负责她的母亲照顾工作,母亲在她们曾居住的房屋倒塌时受伤。
Paulina Jacinau 说:「不知道如何修复房子。」在失去家居用品、衣服和卖蔬菜的微薄收入后,她甚至不知从哪开始「展开新生活」。
大卫·路易斯还记得当他试着救12位家人(包括五个月大的儿子和他怀孕的妻子)时,饲养的羊、鸡和一些猪被水冲走的画面。他感叹:「我回到家后,情况非常糟糕,我不知道从哪里从头开始,什么都没有。」
暴风雨当天,大卫·路易斯被水冲开700米,他其后到一个高地,在那里停留两天,并协助一些亲戚。
从一片被摧毁、仅存的几棵树也被水卷走的树林里,大卫·路易斯捡了一些树枝和树干燃烧,面对「重启生活」的困难,他很绝望:「我只能寄望于政府或其他团体的支持,才能拥有一栋房子,给我的家人一个家。」他沮丧地叹气。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不想回到Lamego的家,因为这位于一个容易发生洪水的平原。目前,他与剩下的12个家人和另外7个来自另一个家庭的人共用一座帐篷。
Belita António住在Nhamatanda的避难中心,负责照顾三个侄子。他说:「由于三个孩子没有继续学业的学习材料,他们被迫共用同一个笔记本。」每个孩子都把笔记本带到课堂上,回来时,将材料传递给另一个。这一幕每天都在Nhamatanda最大避难中心的三班轮换制学校上演。

抗霍乱是优先事项

数字并不精准,但一切都表明霍乱已经造成数十人死亡和数百人患病。霍乱来了就很难走。
粪池和蓄水池被破坏造成莫桑比克中部索法拉Nhamatanda镇爆发疫情。莫桑比克政府和国际红十字会发起联合运动,尽可能减少患病人数。
多个疫苗接种队驻扎在Nhamatanda郊区,包括邻近的Nharichonga和Chiluvo村,以防止霍乱蔓延。
42岁的Fernando Chinda,第一次口服霍乱疫苗,但他不知道他的九个孩子和妻子是否会享受到这次疫苗带来的好处,他们生活在被疫情覆盖的范围内。
Fernando Chinda表示:「我当时在农场,我回来时,他们告诉我,市场附近在接种霍乱疫苗,我就来了。」他还提醒,这种疾病会在阴雨天传播得较快。
Nhamatanda抗击霍乱运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打击虚假信息传播,因为人们认为这种疫苗会导致腹泻和过敏,造成身体虚弱。
尽管有谣言,Maria Chimica还是为七个孩子接种了疫苗。她认为:「有人回家后说,服用疫苗会伤喉咙并导致喉咙痒,但当我服用时,我没有任何感觉。」她呼吁人们别相信疫苗是有害的谣言。
除了Nhamatanda之外,该运动还覆盖贝拉市以及Dondo和Búzi地区,这些地区受到「伊代」袭击,造成数千人无法获得饮用水并破坏基础卫生设施。
与此同时,在莫桑比克中部的 Inchope区,展开了一项确保所有离开贝拉市的人无感染的检查,以防止疫情蔓延到其他省份。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