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内亚比绍毒品缉获量增加导致政治紧张局势加剧

几内亚比绍毒品缉获量增加导致政治紧张局势加剧

几内亚比绍司法警察局的「Navarra」行动缉获1947公斤可卡因,数量是历史之最。距离总统大选还有几週,各方政治加量互相指责对方是贩运毒品回国的幕后黑手。

到目前为止,已有10人被捕,缴获的材料和设备包括豪华房车、快艇、房屋和卫星电话。
几内亚司法警察局局长菲洛梅娜·门德斯表示,这次被破获的毒品网络非常危险,并且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几内亚发展。几内亚比绍司法警察局亦在3月立法选举前夕,破获贩毒工场,缉获近800公斤可卡因。
犯罪组织团伙可以轻易利用漏洞从事非法经营。菲洛梅娜·门德斯毫不怀疑这两宗大型毒品案联繫紧密,这均属于同一网络,根据线报,这个网络可能与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有联繫。
然而准备充足但资源较少的警察部门,开始了一项针对有组织犯罪的「庇护所」的清扫行动。
几内亚比绍司法部新部长鲁特·蒙泰罗表示:「这意味着司法警察做得很好。事实是,我们现在拥有一支积极且行动力强的警察部队,儘管他们的工作十分艰难,但他们正在取得理想的结果。」
最近两宗大型毒品缴获案在鲁特·蒙泰罗看来是对「贩运者的警告」,他承诺:「我们绝不会对贩毒行为妥协。这意味着几内亚比绍,几内亚比绍政府更加警惕、更加积极地应对此行为,而成果就在眼前。」
但在司法部长眼中,现在的问题是加强司法警察的能力,并确保检察机关和法院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到位。他强调:「预算向他们提供的资源对于他们正在进行的工作而言是不够的。我们都知道这一点,我们已经工作了两个月,而实际上在这两个月裡,我们无法向司法警察局提供他们执行工作所必须的一切事物。」
鲁特·蒙泰罗指出的另一个问题是「抓住贩运者并缴获毒品是不够的」,必须在司法层面给与阻吓。他指出:「我们的系统存在许多薄弱点,我们有多次的逮捕行动,但随后採取的强制措施不适合此种情况,因此出现了脱罪的现象。我们面临的情况非常不利,司法警察局的努力已经完全被削弱了。」

面临威胁

在一年前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对几内亚比绍的毒品贩运和有组织犯罪表示关切,并呼吁国际社会提供更多支持,但几内亚比绍国内长期政治不稳定的局势使合作伙伴望而却步。
此外,几内亚比绍近期缉获了近两吨可卡因,加剧了政治紧张局势,在11月24日总统选举的竞选宣传期间,主要政党相互指责。
主要反对党指责,3月立法选举中获胜的总理和几佛非洲独立党政府对该国的贩毒和有组织犯罪负有责任,而执政党、历史党派声称他们是唯一应对这个问题的党派。
社会復兴党是几内亚比绍第三大民选力量,其甚至要求对总理提出刑事指控,因为他为毒贩提供便利。
阿里斯蒂德 ·戈麦斯称他和他的政府并没有「对恐吓企图无动于衷」,也不会在打击贩毒的斗争中退缩。几内亚比绍政界人士的分歧也加剧了民间关于几位知名人士涉嫌参与的传言。
在咖啡馆和社交网络中流传的版本是,查获的可卡因价值超过3000万欧元(约合2. 67亿澳门元),人们想知道毒品是谁的,数小时内人们对这一问题进行激烈辩论。例如,这笔钱将用来资助总统竞选活动,还有人相信该国不止这些毒品,还有人说被焚毁的毒品是麵粉。
讨论话题还包括通过社会媒体传播的「假新闻」,在这个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政治利益与国家利益相互重叠。
几内亚比绍被腐败掌控,包括约80个岛屿 (比热戈斯群岛)的海域没有设备和人力资源,几年来,几内亚比绍一直是有组织犯罪的天堂。但是这一警告于上週发出。几内亚比绍可能会因涉嫌洗钱而失去与国际金融机构合作的机会,并丧失其支持。
据几内亚比绍国家金融情报处理机构主席Justino Sá称,几内亚比绍已经被列入西非反洗钱政府间行动小组的「黑名单」。
Justino Sá说, Giaba对几内亚比绍境内对待洗钱嫌疑人的方式「感到厌倦」,在那裡并没有人受到审判或定罪。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