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对中国持更谨慎的态度」

卡洛斯·加斯帕(Carlos Gaspar)

欧洲国家正在重新评估中国的战略和投资,对中国采取「更谨慎的立场」。葡萄牙国际关系研究所(IPRI)研究员、曾担任2位葡萄牙总统(苏亚雷斯及沈拜奥)顾问的卡洛斯·加斯帕(Carlos Gaspar)解释,哪些地方发生什么变化。

加斯帕这位分析师在接受《葡新社》采访时强调:「葡萄牙和欧洲合作伙伴对中国战略已作重新评估。」正值北京和里斯本外交关系恢复40年。加斯帕表示,欧盟已确定中国投资方面的「模式」,并「得到了当局的回应」。
加斯帕以德国为例。去年,德国阻止中国企业接管国家电网。他表示,德国的决定是为了表明「正对中国投资战略持谨慎态度」。
加斯帕强调:「还未看到根本性的变化,但这确实存在,且正在影响欧洲和中国之间的关系。」 「葡萄牙和(欧洲)合作伙伴必须确保一定数量的战略安全条件,包括技术领域的自主性,这将标志着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所区分。」他以5G的情况为例,欧盟正在评估可能会禁止移动网络使用华为设备的提议。尽管如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葡萄牙期间,电信公司Altice和华为在葡萄牙签署5G技术发展协议。
他补充,另一个迹像是「重新建立关系框架」,欧盟委员会已经决定,根据欧洲国家安全以及每个国家的情况,建立评估外部投资的机制。

在非洲的竞争
这位IPRI专家指出,葡萄牙「和其他国家一样,必须捍卫自己的利益」,「在非洲,中国是竞争对手」,葡萄牙必须寻求盟友。 「在非洲南部,葡萄牙与安哥拉、莫桑比克、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有特殊关系,而且在非洲南部有很大的社群。必须寻求盟友来维护立场,必须有一个现实的立场」。另一方面,他认为非洲国家「对其主权和独立有着非常敏锐的洞察力」。他表示,这两种价值观比金钱更重要。
加斯帕认为:「中国正在设计一种国际政治组织的替代模式,这是否定葡萄牙和欧洲盟友所倡导的自由秩序。」 他认为这种变化导致新视角的出现。
虽然最初人们致力于确保这一亚洲巨人成为国际政坛负责任的伙伴,但现在的目标是确保中国遵守并服从国际规则,特别是在贸易和经济方面。
2013年习近平上台时,中国开始采取新的战略。加斯帕说:「这是公认的大国战略,只有美国能与之抗衡。」中国精英阶层非常「有信心」,相信政治、经济和军事手段可以影响权力,以及国际经济和社会模式。

香港和澳门:两者区别
加斯帕曾出任葡萄牙前总统亚雷斯的外交顾问,其后亦担任在澳门过渡时期出任总统的沉拜奥外交顾问,他回忆起葡萄牙在谈判澳门主权移交给中国时,希望有「澳门和香港地区之间的差别」。国籍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在条约签署前夕才得到解决。
加斯帕是1987年签署关于澳门问题的《中葡联合声明》代表团成员,他回顾中方的困难,其外交官缺乏经验,「在等级问题上非常严格」 。
他强调:「在香港和澳门之间引入区分因素很困难。」
在接受《葡新社》采访时,加斯帕强调,葡萄牙代表团希望达成一份「包含中英联合声明所有内容」以两个附加问题的协议:确保澳门华人获得葡萄牙国籍,并确定与香港不同的主权移交日期。
1987年4月13日签署的协议(《中葡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规定,澳门是由葡萄牙治理的中国领土,葡萄牙于1999年12月20日将澳门主权移交给中国。
加斯帕回忆说,葡萄牙和中国都「期待事情顺利进行」。葡萄牙当时形势很艰难,由施华高(Cavaco Silva)和马里奥·苏亚雷斯(Mário Soares)领导的少数派政府刚刚结束第一个任期的头一年。
「重要的是,从政治角度而言,谈判进展顺利,并被认为是成功的(但我们不认为),向中方表明了我们的努力,这可能是最糟糕的谈判立场。」
加斯帕强调,中国人感到更大的压力。共产党总书记希望能够宣布「香港和澳门将在本世纪末前回到祖国怀抱」。
这种紧迫性「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葡萄牙能够确保葡萄牙国籍和其他问题,如自由、权利和保障、政治、制度以及宗教和崇拜自由。
他强调说:「从那时起,中国意识到不仅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协议是不平等的,而且在其他重要问题上也不平等,只有这样才能艰难地签署联合声明的条款。」

一切皆因1999
香港回归的日期是由19世纪末确定殖民地的新界租约到期决定的,这是中英决定的日期。而葡方对中方表示,所有的日子都很好,除了葡萄牙与中国并无关系上的进展。
加斯帕表示,这对葡萄牙来说是「一项艰难的协议,因为放弃了葡萄牙的领土」,并试图在中英联合声明的背景下,以最正确的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中英联合声明确定了香港回归中国的条件。
加斯帕说:「从英国和中国关于香港达成协议的那一刻起,葡萄牙外交部门就清楚地表明,澳门将紧随。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澳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融合是中国统一政策的目标,自中国建国成立以来一直是多次重申的目标,而承诺解决问题是两国在1979年2月重建外交关系的「必要条件」。
这一立场与澳门、葡萄牙和中国有关,但也对香港有影响。 「在外交领域为中国统一历程开启大门,也是1978年12月邓小平宣布的实现现代化的基本目标之一。」加斯帕解释。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