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可能抑制中国的发展」

中国在国际经济领域中崛起,使中国成为西方主要经济体的竞争对手,像美国与欧盟和北京产生摩擦的原因(欧盟的摩擦程度较小)。澳门欧洲研究学会中国投资专家张海晏认为,华盛顿可能会设置障碍,但从长远来看,将无法阻止中国。至于中美谈判,可能会达成一项也让欧洲受益的协议。中国的经济体系将逐渐发展。张海晏亦是法国诺欧商学院教授,​​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将不会按照华盛顿或布鲁塞尔所要求的速度发展。

-中国对欧洲直接投资的接受程度如何?
张海晏:如果我们留意最新数据,2016年是最高点,但自那以后,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开始下降。原因有两个,人们必须看到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限制海外投资的新政策,特别是在非战略部门;还有另一个原因:欧洲国家已开始对中国投资进行审查。特别是美的收购德国库卡案,这对欧洲人来说是一个警钟。中国正在成为他们的竞争对手。在这一点上,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向欧盟委员会提议启动一项新的投资验证制度,起因来自中国,但却不利于中国。我们已经看到大型投资项目被封锁。在过去三年中,中国近三分之一的欧洲投资流入减少了。
-欧盟有关中国的新战略采用不同的对华态度,现在公开认为中国是一个战略竞争对手。布鲁塞尔是否与华盛顿走得更近?
张海晏:我会说在字面上他们没有这么说。但是,如果我们看一下欧盟委员会的新行动计划,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该文件与以前的文件不同之处。几周前发布的这一行动计划涉及实际处理方法,重点像是投资筛选系统、技术转让或如何为中国的商品和服务采购开放市场。但是与美国相比,欧盟委员会的做法仍然存在很大差异。美国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美国非常关注双边谈判的逻辑,而欧洲则优先考虑多边动态。
-如果我们看看中国和欧盟之间为达成新协议而进行的大规模谈判,那表面的原因是什么?
张海晏:我想说欧洲方面的主要问题是开放中国市场,为欧洲公司购买商品和服务。而且在服务业的开放程度上也是如此,目前正在与美国进行这一级别的谈判。我认为最困难的部分将在中国与欧盟谈判之前在华盛顿北京之间解决。也就是说,随着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中国已经开始准备以某种方式开拓市场,这应该会扩展到欧洲上。
-你认为中美协议可能很快就会达成吗?
张海晏:这不是通过协议就能解决的谈判。随着时间的推移,谈判可能会持续多年。这不只是贸易问题,还与中国经济的几个关键方面有关。中国可能向美国公司提供市场准入资格,但最复杂的部分涉及中国的经济体系。尤其是在中国企业改革方面。但这需要时间去改变,因为中国希望采取渐进的方式进行。中国可以等待,但美国没有耐心,因为总统的任期就是那么短。
-那么,我们是否面临着一种结构性而非结合性的东西,它标志着技术争议中出现了明显的竞争?
张海晏:这是个经典问题。我们要记得,美国在关键领域的外国投资是在20世纪80年代与日本投资者一起做到的,现在轮到中国了。事实上,美国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失去领先地位,但这有点不可避免。中国将继续在价值链中崛起。
-人们经常说美国抑制中国,真的吗?
张海晏:你可以设置一些障碍,但阻碍​​不了中国。如果我们看看「一带一路」倡议、人民币国际化、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中国正在寻求在世界上建立新的经济秩序。
-说到围绕着华为的争议,有什么利害关系?
张海晏:这对美国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十年来,这家公司一直在寻求在美国进行收购。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华为一直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当然还有透明度问题,因为华为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华为CEO的过去也不清楚。有很多关于华为的忧虑,但最终都没有证据显示。另一方面,华为在欧洲取得非常成功。如今,欧洲已经占据了华为全球营业额的近一半。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