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的代价

独立公投20年后,东帝汶几乎已完成划分陆地和海洋主权的分界线。与澳大利亚的谈判以永久海上边界线结束,目前仍正推进与印度尼西亚有关陆地和海洋分界线的谈判。然而,这一个国家正变得越来越孤立,因为它过度依赖电信和航空等领域的垄断。

相较邻国,东帝汶仍选择更昂贵的解决方案。这一国家依赖于不受控的垄断,而且仍然受到外部制约,包括来自其他地区的国有企业的制约。
历届东帝汶政府都接受他国提出的较低质量和更昂贵的价格,在国际通讯方面没有国家自主性,没有光纤电缆,也没有航空公司。
政府的立场令这个国家为互联网支付了天文数字的价格。运营商开价 1Mb/S为 200美元,而邻国则只须付3至8美元。而航空公司开出的价格更高于东帝汶邻国的10倍,尽管东帝汶多年来不断地磋商和计划开展自家的电信网络等项目,但情况一直在恶化。
例如,在电信领域,运营商每年花费1200万美元购买卫星互联网 -价格非常高 -因为东帝汶政府仍未就是否连接国际光纤作出决定。
最近一项研究关于东帝汶电信行业的「速度问题」报告,指出连接国际光纤网络每年的收益可能超过 4500万美元。
国际电信联盟(ITU)估计,东帝汶的互联网平均速度是其他亚洲和太平洋国家的二十五分之一。
这项研究同时显示,在东帝汶只有 12%的手机可以使用3G- 尽管营运商提供的网络已覆盖了 97%的人口,足以证明移动互联网有日益增长的潜在「高需求」。
只有25%的东帝汶人经常使用互联网,远远低于世界平均使用率,世界平均使用率超过 46%,亚洲和太平洋平均使用率则为41.5%。
有关行业的研究亦证明,短短几个月内,这一问题可以通过多种电缆连接选择中的一种来解决,还可以降低成本。

孤立的航空业

在航空的问题上也有变得更差的趋势。
周一起,这个国家将会更加孤立,因为东帝汶首都帝力往来新加坡的航线将被取消,这是东帝汶仅有的三条国际航线之一。另外两条,分别是东帝汶飞往印尼巴厘岛和澳洲达尔文,按照每公里的价格来计算,这两条航线是世界上最昂贵的航线。
东帝汶帝力飞往新加坡的航线停航是因为有关东帝汶在航空许可权上的争议和优柔寡断的态度。这些问题源于商业核查服务(SERVE),根据服务要求,东帝汶航空公司的包机企业新加坡胜安航空(SilkAir)须在帝力注册。
航线停运不仅影响客运,同时影响货运,包括药品、汽车、航空零部件和通常从新加坡运往东帝汶帝力的货物。
包括喜力啤酒(Heineken,东帝汶唯一的国际企业)在内的几家公司已经写信给政府,要求政府进行干预,以防止航线停运,至少直到目前不会发生。
这种情况令很多国民更坚持在东帝汶打造一个具标榜性的航空企业。
航空专家佩德罗•米格尔•卡拉斯卡龙(Pedro Miguel Carrascalão)是最早向政府提交成立新航空企业的负责人之一,有关项目的目的是建立一间东帝汶标杆企业,他认为,一间百分百由东帝汶公共持有的企业对这个国家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他认为:「我们可以通过降低印尼和澳洲的交通成本以解决价格问题,而且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航空自主权。」在提到成本时,他认为印尼和澳洲航空公司的成本「特别高」 。
一间百分百由国家全资的公司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将比一间私企更有实力,在印尼更具竞争力,这里东帝汶是主要市场,企业搭乘印尼嘉鲁达航空飞往帝力。
有关项目并将提供与目前航线不同的时间表、与地区中心的通航、旅行,甚至是与其他公司共享代码的航班等路线选择。
在提交给政府的提案中,这一个项目可能会令国家付出高达4500万美元的成本。他强调,所得的收益可能会「达到8000万美元」,并对东帝汶经济产生广泛影响。佩德罗•米格尔•卡拉斯卡龙补充说,这一解决方案可能是对抗澳洲和印尼垄断航空企业滥定价格的直接解决途径。
自1999年以来,澳洲航空公司的Air North 航空在往来东帝汶帝力和澳洲达尔文的航线上,一直维持着特别高的价格。
今年4月,往返帝力至达尔文(单程722公里)的价格逾 600美元。同时,往来达尔文和新加坡的航班(单程3350公里)只需近一半价格。帝力至达尔文的机票价格(722公里)是澳门飞往曼谷的 3倍-但距离是澳门和曼谷之间距离的两倍多。
帝力飞往印尼的航线也依赖于嘉鲁达集团连城航空(Citilink)和三佛齐航空(Sriwijaya)公司的垄断。过去半年内,航空公司的机票价格上涨了两倍多,迫使很多东帝汶人在飞往国外时寻找其他廉航。
印尼巴厘岛省会登巴萨至帝力的往返机票价格(单程1140公里)超过590美元,而西帝汶首府库邦至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的机票只需150美元。即帝力至巴厘岛每公里价格是26美分,比库邦至泗水的6美分高出20美分。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