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多次重申希望离开这个位置」

高天赐再次当选澳门公职人员协会理事会主席职位,他表示希望把这个职位交棒给年轻人,但没有合适人选。一直以来,作为澳门唯一的葡萄牙籍议员,高天赐谈到政府、立法会和私人问题。他向本报记者保证,自己是一个有原则且不追求利益的人。

-您以99.6%的票数再次高票当选,如何看待大家对您的支持?
高天赐:通过社交媒体,你可以接触很多人。我在微信中拥有9000个朋友,每个微信群组中有500人。我发布的每条消息,成千上万的人都会知道,他们密切关注着在澳门发生的事情。澳门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每天平均9至10小时,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更糟糕的是他们在工作中受到剥削。为公司工作20年后,无论有否原因,任何人都有机会被解雇,因雇主只需以金钱赔偿。我们曾经收到个案是有雇主会报复性地解雇员工。劳工局没有起到作用,部门腐败,不是我们可以信任部门,这亦不是独立部门,劳工局已被6间博企所影响,这些博企拥有数千名外劳,劳工局须按照法律批准外劳在澳门工作。所有这些现象都意味着政府部门无视雇员保障的法律,例如工会法。而政府把工会法的研究工作交给何厚铧的亲侄何敬麟,这确实很有趣。

-有些事情拖延多年,但从未成功实现,例如为公务员提供更多住房以及工会法。
高天赐: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这是可以理解的。何厚铧的任务主要集中在博彩业和土地上,澳门都是因为这行业而得以迅速发展起来。何厚铧已将所有工作精力都放在这些领域些,这并不容易。如果没有他,澳门的经济就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但另一方面,工人的权利却被忽视,总会有借口指,这是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策:优先发展经济,然后才是个人的权利。

-但崔世安是现在的行政长官。
高天赐:他能力不足,亦没有决策能力。

-您提出要增加政府决策透明度,但您领导协会约20年,这不矛盾吗?
高天赐:我想去钓鱼。我去过葡萄牙至少四次,我越来越喜欢葡萄牙。在空气质量方面,我每天都会收到有呼吸问题的小孩父母作出投诉。我们的房屋质量如何?更不用说价格了。现在他们把我们推到了大湾区,这很糟糕。我们多年来一直在谈口号。葡萄牙虽没有丰厚的公共财政,但生活质量高。因此我曾多次提到想要离开这个职位去做其他事情。

-没有其他人选吗?
高天赐:要具备以下特点的话,没有。首先是时间和家庭的关系,你必须牺牲自己的时间。在过去的十年,我没有在家吃过饭。我总是要出去,一个接一个地应酬。我需要去吗?当然要。支持我的选票不会从天而降。建立友谊关系十分必要,必须有互动,你必须参与到社区当中,因为这就是你得到信任的方式。中文媒体与葡文媒体不同。例如,澳门广播电视公司的中文台已经很多年没有邀请我参加任何节目。他们从不采访我,因为我说的话他们不爱听。我知道中联办叫他们不要采访我。而私人电视台,莲花卫视和澳亚卫视的人经常在采访时告诉我,老板并不在乎「他们」的意见,但他们尽力做到最好。这会迫使你做得更多,我曾试过把车泊在关闸附近,并在该区走到协会办事处,然后我再回到关闸跟人们聊天。

-有谁人可以接你班吗?
高天赐:我告诉你为什么没有人能接班。年轻人还没准备好,他们没有受过政治教育。没有本地的大学会教政治。而位于横琴的大学亦不再邀请我与学生交谈,当我自行前往澳门大学时,我一到达校方便知道我的位置。而我亦一直都在招聘助理,当我问他们一个简单的问题,谁是澳门特区政府的五位司长,大多数人不知道。如果你问立法会的作用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就用香港作比较,他们的立法会议员会出外参访外地。我们则自我封闭在澳门,因为赌场让澳门政府赚了很多钱,我们沉醉于赌场带来的收入。

-会给出一个离开协会的限期吗?
高天赐:就个人而言,有这个想法很久了。我的一生都是一位公众人物,我在公共领域奉献了30年,再加上做了16年议员,一直在为市民和争取公共利益。我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商业诉讼的专业仲裁员,这是我的专长,但我现在不能全身心投入于此。

-几年前,协会开始接受不是公务员的人成为会员,有人认为这改变了协会的本质。
高天赐:协会成员超过90%是公务员。理事会和会员大会的36名成员是公务员。我们已经改变了,因为我不希望人们批评这是一个特殊的协会,我们不接纳其他人而成为特权阶级。我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说法,所以我采取行动。我们没有去找他们,是他们来找我们。我们收到了大家的投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改变入会规则。

-您现在有多少成员在私人公司任职?
高天赐:几千人吧。协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规则,就是不能因国籍歧视任何人。只要他是澳门人,就能成为澳门公职人员协会的会员。

一协会共有多少成员?
高天赐:超过16,000人。例如许多葡萄牙护照持有者,这些人在澳门约有13万人,他们来这里寻求帮助,我虽向被我批评的人道歉,但我们的服务比葡萄牙领事馆好得多。

-您将第六次提出工会法法案,要求居民享有集体谈判权。您似乎在坚持一个似乎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高天赐:如果我们不去做,就没有人做。你告诉我有哪一位议员会去做?政府就更不会了。工会法的调查研究工作判给一间在澳门拥有多间公司的老板所领导的协会,这位老板甚至收购了葡萄牙的媒体公司。首先我承认,这会对政府和其他议员造成压力。你看看林玉凤,她就是墙头草,这完全符合她的个性。

-另一方面,您一直支持议员苏嘉豪。
高天赐:他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议员。

-有人认为你「抽苏嘉豪水」。
高天赐:这太愚蠢,这样说的人根本不懂政治。

-是因为他的性格吗?
高天赐:不是欣赏,是尊重。我不喜欢看到一个团体去出言攻击一个人。我不能说,在议会内有一群人在同一个微信群组中,或在一起吃午餐时集体攻击他。当在全体会议决定中止苏嘉豪的议员职务时,我花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反对这一决定。他们从未问过他任何问题,中止议员职务是一种惩罚。立法会主席竟然曾说出,「苏嘉豪在停职期间是仍有收取议员津贴」这说话。这件事更能证明他不懂公共行政。因为这种做法会惹到很多麻烦,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您觉得苏嘉豪被孤立了吗?
高天赐:在第三常设委员会中,我是最年长的议员,理应坐在主席旁边,但我选择坐在离主席最远的地方坐在他旁边。因为我知道当大门关上之时,野兽就会自由。我们亦可以互相说话。会议很棒:我们讨论、大笑,大家都非常忙碌,而会议令我们创造了一种充满活力的友谊。他亦可以与林玉凤做朋友,但事实上林玉凤是无法同时取悦两派人。当你从事政治时,你必须保持透明。

-您怎么看待立法会在保护市民利益方面的变化?
高天赐:制度正在被破坏。在33名议员中,只有14名通过直接选举产生,这就是被破坏的地方。在选举中,与街总一样,他们可以通过请大家吃晚餐来赢得选票。然后还有另一种方式来强迫人们投票,就是在每年节日送他们食品礼包和水果篮。商人便成功当选-我说的就是麦瑞权和陈明金的两位助手,他们有很庞大的资金来源,有能力买票。这对他们来说是一项投资,可以在博彩业获得红利,设置更多的贵宾室和赌台。若有人研究利益冲突、官商勾结,澳门将是一个很有趣的研究地方。

-您也被指控动员澳门公职人员协会成员为您投票。
高天赐:我不想继续担任职务,但必须有人来带领大家。在民主中就是如此,谁拥有最多的选票就当选。若我在这里,我就必须为人民服务。澳门很少有人会有时间和乐趣去投身于这个事业。

-也有人说您有可能会跟政府和立法会产生利益冲突,您是一个不追求利益的人吗?
高天赐:终审法院的网页上有我的利益声明,这都是公开的。只要是从政的人,都必须如此。

-您是现在唯一一位说葡语的立法会议员。
高天赐:这情况已经持续16年了。议程前发言是政治性的,我用葡文说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
高天赐:因为我是葡国人,我是澳门唯一一位的葡借议员,这是一个莫大的荣幸。我希望拥有中国国籍,但我只能二选其一。

-如果您不做议员,葡语会否在立法会消失?
高天赐:我多次希望引起政府重视。现在仍然可以使用两种语言在立法会进行交流,但这很困难。一个是因为大会主席这样做,另一原因是议员和官员都是华人,不重视翻译。唯一一个不会失败的是谭俊荣司长,他会带来所有文件,并努力用葡文沟通。而罗立文司长则不再那样做了。他的部门简直是患了癌症。看看北安码头,为什么工程被判给了那一间公司?因为这家公司与行政长官的亲戚有关系,运输工务司的范畴是一个耻辱。

-2月,有报导指您与捍卫外劳权益的协会面。 《今日澳门》报导指你拒绝支持,报导有会议的影片和相片,你为什么拒绝?
高天赐:我不会区分大家的身份,我一直都不希望以国籍来划分人们。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永远都站在工人的一边,我们的行为证明了这一点。

-就像您担心澳门居民和非本地居民的情况吗?
高天赐:没错,我们一直都向非本地居民雇员提供帮助,我们有一位工作超过25年的菲律宾借女士一直在处理这些事情。

-您作为主要批评政府的声音,有遭受过报复吗?
高天赐:在工作上是有的。当我被姗桃丝邀请担任协会的副主席时,那时候仍是澳葡政府管治。有一点并不为人所知,我曾受到一些压力,例如不会被晋升至经济局局长,我们的好朋友陈丽敏已经成为司长。

-自担任议员起开始吗?
高天赐:现在不是了。当时我成为议员时,立即要求退休。我记得当时有人告诉我我可以继续担任公职,但我不想。因为一只脚在公职,另一只脚在议会,会受到政府左右。若我回到公职,会遭受到报复。所以我决定与政府的关系一刀两断,成为一个自由人。

-很快就迎来特首选举日,您认为谁会当选?
高天赐:谁当选也一样,什么都不会改变。澳门的制度是依赖赌场。只要赌场继续有巨额收入,一切都会照旧。谁将成为行政长官并不重要,但我很好奇谁将成为新司长。

-您觉得会是谁?
高天赐:所以,现任特首办主任柯岚将何去何从?现在廉政公署出报告批评现任行政法务司司长,这并非偶然。现在是时候协助未来特首摆布他的棋子了,他想要的棋局,他是不想行政法务司司长再担任这个职位,因为她是没有用的,没有受过培训,亦不适合出任特区第二把交椅的位置,廉政公署的报告对她来说是负面的,这可令未来特首更换保安司担任她的位置。保安司或可得到推荐,他有丰功伟业,每天打开报纸都有他的新闻:天眼、打击高利贷...现在问题是柯岚将到何处。我想我知道她将到哪里,我希望这不会出现,我可以肯定,若我想的事情发生,我会非常失望。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