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式伤口

epa07687511 A protester speaks on a loudspeaker after breaking in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building during the annual 01 July pro-democracy march in Hong Kong, China, 01 July 2019. Protesters are demanding the resignation of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and the full withdrawal of a suspended extradition bill. On 01 July, Hong Kong marks the 1997 transfer of sovereignty of Hong Kong from Britain to China. EPA/RITCHIE B. TONGO

针对香港立法会的破坏行为被受广泛谴责,时事评论员梁健邦表示,我们不应忘记问题的根源。社会运动和政府正处于十字路口,政治改革或可指明方向。

现在是香港的关键时刻。 7月1日星期一,亦就是香港回归22周年纪念日,立法会遭示威者闯入,进一步加深这几个星期以来,由于修订逃犯引渡条例而所造成的社会创伤。社会普遍都对有关行为予以谴责,香港政治分析员梁健邦强调,人们不能忘记背后的问题:「一国两制原则的实施方式,以及面对社会不对称而感到绝望的年轻人。」

梁健邦表示,毫无疑问,破坏和涂黑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的行为「受到社会各界谴责,包括许多示威者」。对强行进入立法会大楼的示威者,有关的谴责和批评不仅来自中央和地方政府,亦有商会、律师团体或大学等各组织和社团。

民主派议员张超雄曾试图阻止年轻人闯入议会却未能成功,他在《南华早报》的访问中提到,越来越多年轻人认为在香港的这种情况下,使用暴力是有道理。其他反对派议员,例如民主党议员林卓廷和邝俊宇,在立法会大楼入口处的呼吁也被忽视。

眼看2047

梁健邦强调,在谴责破坏公物的同时,我们不应忘记当天参加和平示威的几十万人(据游行发起组织称有55万人)。他认为,有必要搞清楚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会表达出沮丧甚至是愤怒的情绪。答案是:2047年,亦是《中英联合声明》中规定的香港拥有特殊地位到期的那一年。他表示:「人们担心2047年后,会发生什么事,这一年对年轻人来说并不遥远。」他又认为:「不确定性及不满一国两制的实施有关。」他暗指近年中央政府干预力度加大,自治程度下降。除了不确定性和恐惧,还有「对社会不公极度不满」。年轻人指责地方政府「听北京的话,比听市民的话多」。

重提政改?

将来会有林郑月娥的位置吗?一直以来,人们强烈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主动下台的呼声相当高,但梁健邦指出,林郑月娥的辞职「不是她自己的决定,而是北京方面的决定,目前还没有人能取代她」。稳定是中央政府的口号,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但梁健邦指出一条他认为有意义的方向。恢复政改路线图,以普选方式选出行政长官。 「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本周,亲北京阵营资深人士、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亦主张类似的做法。他在接受Now电视台访问时表示,香港目前面临危机的主要原因是人们对香港没有实行普选的时间表越来越不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提议重新启动政改进程,但不包括2014年8月31日的提议,有关提议最终以失败告终,引发街头抗议,最终导致占中运动。根据中央政府的这份提案,行政长官选举会由1,200人组成选举委员会,提名产生最多3名行政长官候选人,选举委员会主要由亲北京阵营组成。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