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而治之

epaselect epa07686567 A protester breaks a window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n Hong Kong, China, 01 July 2019. Protesters are demanding the resignation of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and the full withdrawal of a suspended extradition bill. On 01 July, Hong Kong marks the 1997 transfer of sovereignty of Hong Kong from Britain to China. EPA/RITCHIE B. TONGO

澳门社运人士郑明轩认为,年轻人闯入香港立法会是一种绝望的行为。他认为,政府的不作为是为了不承担责任,他担心这场运动会导致暴力升级,造成流血牺牲。他呼吁:「这是我们必须避免的。」

7月1日,香港有示威者闯入香港立法会,这出现了一个问题:这场反对林郑月娥领导的政府社会运动,是输了?还是赢了?郑明轩不认为这是示威者的失败,但他认为,当权者和抗议人士之间的冲突,可能会给反对派一方带来不愉快的结果,谁会抵抗还有待观察。政府的策略是否让示威者疲惫不堪,或者是否有部分人已经厌倦了发声,屈服于更暴力的手段。 「我没有看到人们在放弃支持这场运动,我看到他们开始担心。我看到越来越多人感到沮丧。」郑明轩是社运人士,也曾是反对澳门政府的主要人物。

他强调:「更多人准备好采取激进的态度,这是我们必须避免的。任何感到沮丧的人都会继续寻找表达这种沮丧的方法。我担心会有更多牺牲者。」

7月1日正值香港回归纪念日,与往常一样,在这天,香港市民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游行结束后,一群主要是年轻人的示威者,打破香港立法会的玻璃闯入。他们涂黑挂在立法会的香港区徽,升起了殖民时期的港英旗,并在墙上写了标语。郑明轩认为:这只是巨大挫折的迹象。 「有没有人觉得,他们没有想到会成为引发争议的对象?他们完全清楚这一点,但他们厌倦了和平示威和被迫回家。」他解释:「我理解暴力升级,他们已经试了好几次的和平表达,却没有被听进耳。但他们将不得不承担后果,因为我认为香港现阶段无法接受这种激进主义。」

冒险的决策

郑明轩认为,例如联系新澳门学社的情况,政府正在实现其目标:让示威者失去耐性。他表示:「这里的政治策略是允许暴力升级,这样就能分裂并阻碍凝聚力量。」郑明轩认为,当局对示威者的行动不作为是有其战略性。 「确实有让他们进来的意图。这并不是说警察打开门邀请他们进来,而是在他们快破门而入的时候,防暴警察撤退」他强调:「策略是让对方采取会引发社会谴责的态度。」

对于郑明轩来说,政府正在转移视线。 「立法会的冲突亦起作用。」他强调。焦点已经改变:以前的焦点是反对引渡条例的反应,但现在是警察和示威者之间的冲突。无线电视新闻和其他媒体只谈论示威者破门而入的行为。郑明轩称:「人们必须意识到,他们正在发起一场不平衡的斗争。」

他回忆,在星期一那场有50多万人参与的示威活动中,只有一部分人屈服于暴力。他还指出,这是香港历史上规模较大的一次示威,就是7月1日这场示威。但遗憾的是,这一切都被立法会所掩盖。

他补充,这场运动的凝聚力也从未被提及。 「我对他们的反应能力感到惊讶。不能说这是一场无法控制的运动,他们很清楚想要什么。其中有四五个人决定留在立法会,牺牲自己,他们说愿意承担坐监的后果。去到午夜,有人回来接他们,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次集体行动:他们共同进退。」

现在,通过政府的态度和媒体的报导,郑明轩预测,要保持团结将更加困难:「目标是让中产阶级停止支持他们,然后政府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郑明轩指出,在这类运动中,主张使用较和平及较暴力手段的人之间总是存在分歧:「我相信,如果这场运动继续下去,将会有越来越多分歧。政府将寻求利用这些分歧。」

近几周,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抗议。第一次是6月9日,组织游行的民阵称,大约有100万名示威者抗议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条例》法案,有关法案将允许引渡犯罪嫌疑人至内地。 6月16日,更大的一场抗议聚集近200万人。而香港人口有700万人。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