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选举

百万选举

周日,几内亚比绍约76.1万选民将从21个政党中选出议会新代表。国民对选举的预期是结束困扰几内亚比绍三年多的政治危机,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明显的影响。

几内亚比绍政治危机始于2015年,也就是总理多米尼克·西蒙·佩雷拉(Domingos Simões Pereira)辞职后,他是「非洲几内亚比绍及佛得角独立党」(Partido Africano para a Independência da Guiné e Cabo Verde,PAIGC)的领袖,该党是几内亚比绍最大政党,亦是2014年议会选举的大赢家。
从那时开始,在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CEDEAO)的调解下,又先后任命了六位总理,最近任命的是阿里斯蒂德·高美士(Aristides Gomes),主要目标是举行立法选举,选举本该在2018年进行。
政治分析家Rui Jorge Semedo表示:「2014年议会选举失败后,国际社会,尤其是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一直设法帮助几内亚比绍走出政变后的困局,但没有明显效果。这次选举将决定几内亚比绍的稳定,有助于恢复国际社会的信任。」
选举最初定于2018年11月18日,但因财政及技术困难,以及有争议的选民登记,选举被迫推迟至今年3月10日。由于选民登记,几内亚比绍的政治紧张局势加剧,因此,西非共同体同意对任何妨碍举办选举的人实施制裁,并对这一进程进行监督。监督完成后,选民登记被提交给政党并最终被接受。

紧张与不信任

两周的竞选活动中没有任何意外事件记录。但国家选举委员会的决定再次引发争议,该委员会决定为那些登记选举的选民提供一份额外的投票名单,但他们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已录入电脑的选举名册上。
该国第二大政治力量「社会复兴党」(PRS)以及由一群与PAIGC持不同政见者建立的「民主交替运动党」(Madem-G15)认为,这是一项非法的决定。
国家选举委员会回应表示,这并不是在增加名字,而是「允许」那些没有出现在选举名册上的人使用登记表格投票,这一决定获得选举过程控制委员会28名成员中的21人的赞同。
几内亚比绍的主要民间社会组织也反对国家选举委员会的决定,但也批评主要政党在竞选宣传期间铺张浪费,因为几内亚比绍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百万竞选
汽车、电单车、巨大的屏幕、立体音响、舞台、T恤、帽子,这一切都给几内亚比绍选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生活在没有电、基本卫生设施、教育和健康得不到保障的地方。
当地居民路易斯·卡洛斯·达席尔瓦(Luís Carlos da Silva)感叹:「对我来说这是不对的。我们没有道路、没有健康、没有教育。一个这么贫穷的国家却组织这么奢侈的宣传活动。」几内亚比绍主要政党使用的竞选宣传手段,也受到了影响较小的政治派别领导人批评。
部长理事会主席、变革联盟领导人Agnelo Regalara提醒:「在这样一个人们生活于困难的贫穷国家,却举办为期21天耗费百万的政治宣传活动,这很令人担心,因为最终是由几内亚比绍人民为此买单。」
这笔在几内亚比绍流通的钱,一方面使非正式经济受益,每个人都在利用选举来获得一些东西;另一方面,引发几内亚比绍国家财务信息处理小组的担忧,他们想获悉这笔钱的来源而且已请求调查。
但这不仅仅是一场竞选活动。几内亚比绍约有170万居民,其立法选举组织已从国际社会获得了900多万美元。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最近在一份关于几内亚比绍的报告中提到:「针对选举项目的捐赠基金拟筹集77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该基金已经筹集990万美元,已经收到790万美元,也签署了另外200万美元的协议。」
这笔钱甚至被用于购买400套选民生物识别记录设备,这些设备从未被使用过,因为设备到的时间较晚,最终使用了尼日利亚捐赠的设备。
几内亚比绍「生存或沉没」
几内亚比绍政治分析家Rui Landim认为,这个国家在堕落,而且几内亚比绍自1998年至1999年的政治和军事冲突以来,一直处于「严重倒退」。
他强调:「几内亚比绍面临着一种必须作出明确选择的境况,作为一个国家要么生存,要么消失。本次选举对国家的未来至关重要。」
分析家Rui Jorge Semedo认为,政治阶层需要承担责任,并意识到本次选举对国家意味着什么,强调需要改变心态,建立旨在追求共同幸福的价值观。
Rui Semedo表示,问题是了解本次选举是否会令这个国家稳定,或者是否会进入另一轮不稳定的浪潮,他强调这一切都取决于获胜的政党是否在议会中拥有绝对多数席位。
自1991年几内亚比绍引入多党制以来-1994年举行第一次议会选举-该国先后任命22位总理,其中7位是在2014年开始的最后一届议会任期内被任命的。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