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 :「现时国际社会对北京的顺从更加明显」

人权观察 :「现时国际社会对北京的顺从更加明显」

在中国的人权观察负责人Sophie Richardson表示,香港的危机清楚表明,北京的压迫已不再仅限该国。她接受本报访问,表示自己从没想过会讨论中国、香港及在NBA、南方公园(South Park)和苹果公司的审查制度。她表示,香港的混乱表明每个人都可能受到北京的影响。

─在最新报告中,人权观察指责中央政府迫害和拘留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激进分子。您是否知道有多少人被捕或受到威胁?
Sophie Richardson:如果我们知道就好了。但是,不仅许多激进分子对自己的遭遇保持沉默,而且政府亦未明确指出是谁迫害和拘留他们,以及为什么这样做。可以接受的假设是,我们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但知道有多少人吗?报告中提到有4名。
Sophie Richardson:我必须指出,这是其中一个我们最常面临的问题。在一个政府反对独立的公民社会,做独立报告并不容易。

─在报告中,北京警告内地学生不要参加香港的示威活动。您知道世界其他地区也正在发生这种情况吗?
Sophie Richardson:我们在内地或香港以外地区发现的问题是,在澳洲、新西兰和美国,中国留学生在大学校园袭击其他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学生。很难说在这些学生当中有多少人是听从命令,或只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对的。我们主要关心的是,学校是否正在尽一切努力,确保在校园能和平地发表可以接受的言论,但不会伤害他人。

─最近国际特赦组织提到示威者受到政府接近酷刑的虐待。您知道这些事情吗?
Sophie Richardson:我们非常关注当局的滥权行为。当然,示威者是会做出不可接受的暴力行为。我不了解这份来自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因此我不想发表评论。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收集到任何信息来证明有实施酷刑的情况。有些情况令我们担忧,有人称有示威者被拘留在不易接近的地方,而且受到虐待。长期以来,警察在历史上一直很好地管理大规模示威活动。但现时已经到了人们对警察失去信心的地步。

─我们看到情况日益恶化。您最担心的是什么?
Sophie Richardson:自1997年以来,许多观察者警告─北京是否尊重其关于香港人将继续享有其保障权利的承诺。 《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和《国际法》确保了香港人的权利和自由,北京似乎决心要夺走他们的权利。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经向北京求助。你会担心吗?
Sophie Richardson:肯定会担心。自回归以来,香港政府的自治已逐渐减少。如果行政长官真的站出来,作出回应,捍卫人民的诉求和权利,香港的处境将截然不同。相反,她选择去做北京要求她做的事,或者她认为北京希望她做的事。

─什么事情意味着北京介入?
Sophie Richardson:很难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会意味着示威运动的结束,还是情况会进一步恶化。如果这是第一位表现出这种脆弱的行政长官,情况将有所不同。实际上,历任的行政长官一直表现出脆弱性,因为他们基本上是由北京选出。他们在代表香港人的方面越来越弱,越来越不那么勤奋。我们所看到的是,香港人坚持要求得到他们所应许的权利,如果香港政府不能作出保证,他们将向北京明确表示,这是他们应得的权利。

─人权观察在同一份报告中表示,如果内地也有支持香港的人,那就意味着民主是香港和内地的共同意愿。您是否相信民主在香港和内地确实存在可能性?
Sophie Richardson:这并不是我所相信的,但两边的人民都绝对拥有政治参与的权利。其实每个人都有这项权利,只是香港和中央政府何时会接受这一现实罢了。

─我还是坚持要讨论中国及中央政府。
Sophie Richardson:毫无疑问,中央政府和共产党完全反对政治参与和民主的思想。但事实是,中国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人继续呼吁民主化。很难看得出广泛程度,因为党甚至不允许出现这种讨论,政府限制人们想说的话和不想人民做的事。 

─如何解读国际社会的态度?
Sophie Richardson:只要中国有人为民主而战,我们也将继续为之奋斗,这就是人权。我们对于中国人奋斗的决心,决不亚于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民。国际社会对香港局势的反应非常有趣。看一下苹果公司或NBA的立场,发生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由于中央政府施压更加明显。我从没想过我会讨论香港、北京、NBA、南方公园和苹果公司的审查制度问题。我们不再只是在谈论香港人,或为那些在内地为民主斗争的弱势群体。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政府的行为,这个政府现在带来的后果远远超出其国界,而且实际上可以在费城和华盛顿施加审查制度。人们现在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北京是如何确实地影响着每一个人。

─刚刚谈到了双方的暴力行为。人们普遍谴责警察的暴力行为,但面对示威者的一些暴力行为,这种情况却没有再发生。这是为什么?
Sophie Richardson:我们一直强调:人民有权和平地发表意见。他们无权如此暴力地做出这样的行为。我们既反对示威者的暴力,又反对警察的暴力。但对于那些特别是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关注香港的人来说,我认为看到这么多文章关注示威者的暴力似乎是没有根据的。这些故事忽视了一个的事实,即22年来香港人一直在和平合法地要求尊重其权利。但这并不能为任何暴力辩解。我们要明确一点─就是因为香港政府几十年来一直无视公众讨论诸如普选等议题的可能性之后,人们开始使用更多暴力手段。

─对于持续了4个月的香港的危机,有什么解决方案?
Sophie Richardson:林郑月娥在对话中的努力不仅微不足道,而且过时。面对大众时十分抑制亦不真诚。

─您的报告中没有提到澳门─这里没有侵犯人权的问题吗?
Sophie Richardson:事实上,由于资源原因,我们对澳门的情况一直不太了解。我们在中国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由两名调查员完成的,其中包括新疆和香港局势的调查,例如其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不幸的是,澳门的问题确实不太清楚。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