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赤热大地

尚未被开发为旅游胜地的岛屿上,有许多值得驻足观赏和体验的景点。

清晨六点,Laginha海滩上已经有人「游早水」。此时太阳还未升起,还没有散发出灼热的阳光,为何人们迫不及待地举行下水礼?这里不仅有潜水的乐趣,更有人们嬉戏的欢笑。在海湾的北端,人们日复一日地过着平淡生活,在圣文森特岛的各项活动中,可展现人们的活力,更不会忘记在工作开始之前沿着Marginal大道跑步或散步。太阳出来了,高挂在城市周围高耸的火山山头。随着阳光的出现,身体健壮的游泳运动员和头戴鲜花的女人会从水里出来-有些人会去到上午8点开门的银行,有些则去上午7点开始上课的公立学校。他们流着汗水,精神爽利地在晴朗的一天出发。从浮桥上观看到的这一场景让我们不禁想到这就是一天的开始......应该每日都如此。当太阳升起时,Laginha海滩显现出另一番面貌,海水展露出典型的加勒比海蓝。我们身处远离加勒比海的佛得角,但是白色的沙将海水映衬出了一种天堂般的蓝色,令人沉醉,这片白沙滩也是岛上是独一无二的风景。我们今天看到的Laginha沙滩是于2013年完成重新评定的成果。海滩上铺了细密的白色沙子,面积不小。这里并不是一个原始的海滩-位于港口、海水化淡厂和现代化的Marginal大道之间,但完美地满足了人们对休闲空间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坐在这片沙滩上就仿佛进入了许多著名葡语书籍所描绘的画面之中。 1983年由Orlanda Amarílis出版的故事书《鸟岛》(Ilhéu dos Pássaros)的名字就来自于这个海湾的一个小岛。 《拉金哈的海》(O Mar na Lajinha)(2004年)和《从Monte Cara的视觉看世界》(Do Monte Cara Vê-se o Mundo)(2014年)亦是与这里有关的作品,作者是Germano Almeida。 Germano Almeida如今是佛得角文化的耀眼明星,这位作家获得2018年人物奖项,得到国际正式认可,有关奖项是所有葡语国家文学奖项中最高荣誉的一个。而Germano Almeida的创作深深植根于这片土地,这位今年年满74岁的作家出生于博阿维斯塔岛,在里斯本学习法律,在安哥拉从军,曾做过佛得角共和国的律师、议员和总检察长,在普拉亚市生活,如今住在明德卢。 Germano Almeida的书中充满了对童年的回忆以及他当律师和检察官时遇到的故事。在2018年的Morabeza文学节(10月在明德罗市举行)上接受采访时,这位作家说:「我离开了博阿维斯塔,但博阿维斯塔从未离开过我,我也不想她离开。」他在采访中还提到了这个充斥着他童年记忆的岛屿,当时那里还没有电灯,所以夜晚都在街上度过。少年时期的Germano Almeida和朋友们经常听当时路过岛屿的说书人讲故事,以打发时间和描绘梦想。令人好奇的是,在采访中这位作家使用了数字类比来解释他成功的秘诀。 「当我们想与人交谈时,我们不会说20士姑度(前葡萄牙货币),我们会说5便士。」他如此回应如何构建一个个仿佛真实的故事和人物,即用人们日常简单的话语来叙述故事。 Germano Almeida把自己的作品与现实联系在一起,人物的塑造复制生活街头巷尾生活的普罗大众,故事发生的场景也真实存在。他是仿若自己童年时期故事讲述者们的转世,书籍中描绘的场景几乎都来自佛得角。

波澜壮阔

这位作家不是佛得角文化的唯一国际人物,也不是唯一一位成为明星的明德罗居民。切萨里亚·埃沃拉的声音回响在城市的大小街道上-大多数针对游客群体的咖啡馆都在坚持播放她的歌曲「Sodade」,这位歌手在2011年去世,但她仍然是最璀璨的佛得角文化象征。
圣维森特机场里竖有这位歌手、高3米的金色雕像迎接游客。她的作品填满了人民宫的一个房间,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她专辑的光碟封面、音乐会和巡回演出的照片、礼服和烟斗以及其他个人物品。而切萨里亚·埃沃拉的故居则只有一个门牌证明歌手曾经的居住地,但邻居们仍然可以兴奋地讲述这位佛得角音乐的女主角。明德罗居民们喜欢谈论各种主题,在这里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闲聊--炎热的气候也不允许他们过于劳碌。这就是当我们进入艺术园(Quintal das Artes)时Polo Lima改变计划的原因。他带我们参观了正创作的壁画,展示了这块曾经是军营,但在2013年之前都处遗弃状态的地方。 Polo Lima说他是第一个占据这片空间的艺术家,而如今这片土地上已经有了一家公司,一所戏剧学校,多位塑料艺术家和音乐家。
Polo Lima不再继续展示,并带领我们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随着各色新酒店,餐厅和非洲设计的商店的出现,明德罗也迎来了改变的时刻,但是当地特色的小酒馆、理发师、鱼和水果摊贩以及满是草屋的Picapau,各人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门上的标志是1974年,当时曾在里斯本、伦敦、圣多美和安哥拉工作过的Lima先生(Polo Lima的父亲)开了这家餐馆。他在82岁高龄时仍然一手包揽这家餐厅的经营,无论是大堂还是厨房的工作,并说「这是明德罗的第一家餐厅。我还开着它是因为性价比高」。房子里的墙上写满了各种语言的留言,表达了对龙虾和Cachupa(佛得角「国菜」)的赞美。
我们沿着鱼市穿过了Picapau--位于艺术园的对面,鱼市的渔民们每天都会摆出大量肥美的金枪鱼和贝塔鱼等,买家们聚在一起热情地挑选着自己想要的货物。这里安装了一个去除鱼内脏的装置,人们经常聚在一起。在旁边不远处,我们看到了明德罗的贝伦塔,这是里斯本贝伦塔的复制品,曾经是重要的港口,现在是海洋博物馆的所在地。沿着Marginal大道(被人们称作海滩大道)再往下走,我们路过了莫尔纳之家(是里斯本莫尔纳之家的姐妹机构),其所有者是歌手蒂托·芭黎丝,偶尔会与其他本地音乐家和歌手一起出现在这里。街道旁边保留着一些非常美丽的殖民建筑,二楼设有朝海的大窗户和阳台,一楼则大量的商铺。
还有很多国有的保存完好的美丽建筑-譬如上文提到的人民宫,位于明德罗中央街道,是权力机关的所在地(事实上它建于二十世纪初,葡萄牙将殖民地的行政首都转移到这个城市);仍然担任市政厅的Paços do Concelho;现在仍完整地保留着曾经的海关业务痕迹的明德罗文化中心;将这块土地变成了群岛的文化中心的Liceu Velho;还有参议院Vera Cruz,一个典型的殖民建筑,现在是国家工艺设计中心。
当我们离开市中心时,曾经的繁荣和现在的发展都变得模糊,贫困变得更加明显。但即使在这些保存状态最差的街区,也能见到葡萄牙第二共和国时期流行建筑的影子,它们和街道一样,沉默的昭示着圣维森特的葡萄牙殖民历史-直到1975年才独立。然而,圣维森特的财富和发展最迅速的时期,不仅要归功于葡萄牙人,还得益于英国人。圣维森特是最后一个被发现的佛得角岛屿。缺乏淡水和没有降雨,使葡萄牙帝国对这里毫无兴趣。该岛在行政区划上属于Santo Antão,岛上有山羊和绵羊。 1793年在Porto Grande建立了一个殖民点,但除此之外就别无行动了。
无人料想到,1839年左右,英国国王会要求葡萄牙政府允许英国人在圣文森特停留。不久之后,这个想法就变成把圣文森特岛打造成英国海外省船只前往伦敦途中的燃料补给点。 Porto Grande(现在的明德卢)拥有理想的自然条件:水深、天然避风港和潮汐让大排水量的船只也可以停靠。尽管没有自然财富,但圣文森特开始为那些定居在那里的人提供饮用水,并为船只的锅炉提供木炭。 1875年,圣文森特岛建成了跨大西洋通信有线电视台,这为该岛带来更多、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口和更大的资金流。 1879年,明德罗市正式成立。

最国际化

明德罗居民们热爱向人们讲述他们城市的早期历史,仿佛这样就可以证明明德罗是佛得角最国际化的城市,那里的人们都比较善良,富有创意和艺术细胞。除了这个神话外,明德罗居民都是艺术家的认识让人们更加重视这一文化脉络,文森特人认为这种文化的血脉在岛上所有居民的血管中跳动。尽管如此,这片土地仍然拒绝承认自己在度假和旅行方面的天赋。常常会听到明德罗人说游客的飞机在São Pedro降落,很快就会去Santo Antão。 「顶多在这里过一晚,然后就坐船赶到圣安东尼。」我们在珍妮酒店(Residencial Jenny)获知,酒店一晚的费用最高为5900士姑度(约53欧元)。内里设施可能不是最顶级的,但早餐的露台有着观赏明德罗市的极佳视野,Porto Grande(很快就会发展成邮轮码头)就在面前,还有巨大的火山口,虽然火山大部分淹没在海中。珍妮酒店(Residencial Jenny)是为那些想要赶早班船并次日抵达Santo Antão的人提供过夜住宿的众多旅店之一。目前,明德罗市最繁忙的旅游交通线是:前往绿岛的游客,乘渡轮仅需五十分钟,并提供环火山和绿色山谷的步道。但圣维森特岛的面貌正在发生变化,新酒店的出现显示现在的发展方针是让游客停留更长的时间,以及推广岛屿及其自然美景。 Casa Branca Eco Chic Hotel酒店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主打高品质酒店;翻新后的Hotel Oásis Atlântico酒店是另一个取得良好成绩的例子。
在欣赏美景时,可以清晰地看见岛屿的火山起源。围绕着明德罗市的Porto Grande是一个非常清晰的马蹄形火山口,其北部边缘的裂口已有数百年。在Calhau地区,仍然没有一点绿植覆盖的两大片凝固熔岩是两个火山口的杰作,整片景色让人觉得仿佛火山昨天才刚刚睡着一样。整片土地都是黑色的,炭黑色且干燥。唯一的例外是Ribeira de Calhau,这是一个海拔在海平面以下的地区,种植着一些供应圣维森特的蔬菜,但缺水意味着不可能生产出足够供应所有人口的食物-每天都会从SantoAntão运来香蕉、木瓜、红萝卜、草药和辣椒。
去佛得角却不去海滩,比去罗马却不看教皇还要糟糕的事。这简直是​​罪恶,是对佛得角宜人的空气和海洋的极大浪费。圣维森特的平均气温为24度,平均水温为22度。海滩是细腻​​的白沙滩,这个令游客们印象深刻的景观的形成得益于强风将沙子从非洲萨拉带到岛上。东风越猛烈的地方,海岸积累的白沙就越多。因此从Gatas湾(最大型的音乐节举办地)到Grande do Calhau沙滩的玄武岩地面上覆盖着金色的沙丘。对比鲜明。但最美丽的海滩是混合的,由沙子和灰色形成的独特组合。
萨拉曼萨(Salamansa)位于一个拥有大约一千居民的小渔村,是最荒凉的海滩。在入口处有一所帆板运动学校和一个薄饼店-「在这里可以吃到比巴黎更好的薄饼」,我们听到当地人不停地叫卖到,仿佛想要抹黑这个称号。海浪拍击的声音,划破宁静,而一座死火山的斜坡迫使空气中的碘浓度攀升,带上典型的海洋味道。
距离明德罗5公里的小村庄萨拉曼萨尚待开发。淡水是通过预约定时出售给居民的,基本卫生设施还没有建成,但这并不能阻挡这里的发展。这些房子大部分都保存完好,涂上了鲜艳的色彩,街道上的人们都十分友好且充满了好奇。萨拉曼萨也是英雄之地。佛得角是海龟在大西洋的产卵点;每年7月至11月间,圣维森特的多处海滩都有可能发现受当局和当地非政府组织保护的海龟蛋。被Monte Cara山阴影覆盖的Lazaretto海滩位于明德罗对面,是雌海龟常选择的产卵地点之一,当地居民已习惯于保护这些婴幼儿诞生直到它们回到大海。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早已不再食用海龟肉,海龟现在受到尊重和保护。常常能听到渔民讲述他们从海底的渔网中拯救受困海龟,将他们带到岸上并打电话给当地政府的故事。萨拉曼萨的渔民是救援人员中的佼佼者。
来圣维森特的人不是为了寻找极度舒适和度假胜地-这不是旅游业。这是佛得角形成城市时间最短的岛屿。让我们希望这是蜂拥而至的游客们最后一个触及的遗珠,让这里永远保持这种方式,缓慢而热情。慢慢有助于冥想(用米兰昆德拉的话来说),冥想带来创作、文学、音乐、艺术-圣文森特一直在做的事情,仿佛这个群岛中没有人类来过一样。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