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棋不定加上缺乏动力 葡语系运动会被延误

2014年1月在印度果阿举行的葡语运动会

自 2014年印度果阿举办第三届葡语系运动会后,葡语系运动会便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莫桑比克马普托作为下一届运动会的主办方,因缺乏资金而被外界认定是迟迟未能举办运动会的原因,虽然主办方确保会继续举办,但以何种方式举办,天晓得。

5年前的2014年1月19日,是印度果阿举办第三届葡语系运动会的日子,运动会原本应在2013年举办,但当时因工程延误便顺延至2014年举行,而下一届运动会应在2017年,由莫桑比克的马普托举办,但至今仍没有举行。葡萄牙奥委会 (COP)解释道:「这是因为莫桑比克政府给组委会的财政支持不足。」
《澳门平台》曾试图联系莫桑比克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CONM),但却无法透过有关组织官方网页上所载明的电话号码联系到组委会。

安哥拉奥委会执行委员会 (COA)马里奥•罗莎•德•阿尔梅达(Mário Rosa de Almeida)表示,在2018年之前,澳门为葡语系奥林匹克委员会总会主席。 「出人意料的是,澳门放弃了轮值主席一职,是因某种原因改变了策略,决定放弃葡语系奥林匹克委员会总会的主席一职。」
葡萄牙奥委会透过电子邮件回覆,安哥拉利用澳门退出轮值主席一职的机会,在2018年安哥拉被选举为葡语系奥委会主席,同时指出葡萄牙仍负责作为协会监事会。

至于莫桑比克,阿尔梅达重申,莫桑比克马普托将成为下一届葡语系运动会的主办方。他表示:「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何时举办」。目前,葡语系奥林匹克委员会总会将于3月7日至10日期间在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举行会议,从短期和中期的角度规划未来运动会。 「这或会伴随影响主办方的风险,但我认为没有人想这样。」
外界及社会则有一个共识:「这场高水平的运动会应该继续办下去。」葡萄牙奥委会亦支持有关立场,葡奥会明确表示不会停办葡语系运动会,并补充,为了能继续举办运动会,我们需要「加强葡语系国家和葡语社群的合作。我们必须纠正过去的错误,但与此同时,共同的语言和传统并没有得到适当的保护」。
安哥拉奥委会官方发言人阿尔梅认为:「我们需要挽救葡语系运动会。」只有「举办运动会的模式有所改变」,才能「挽救葡语系运动会」,因为运动会的规模「对一些国家来说太过沉重」。他认为:「为什么不合办葡语系运动会和葡语系国家共同体运动会?举办一场独特而隆重的运动会?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
这位安哥拉官员指责说:「某些运动的二三线运动员认为为这场运动不会带来声望。」他指出,巴西和葡萄牙的顶级运动员,例如尼尔森•埃武拉(Nélson Évora,葡萄牙三级跳远奥运冠军)、奈德•戈梅斯(Naide Gomes,葡萄牙跳远选手)或弗朗西斯•奥比库鲁(Francis Obikwelu,葡萄牙短跑选手)都未曾参加过葡语系运动会。在印度果阿举办的第三届运动会上,巴西只有7名运动员参加武术比赛。阿尔梅认为:「这对主办方来说太尴尬了」

澳门的角色

关键是要掌握第四届葡语系运动会具体举办日期。 《澳门平台》访问了1996年至2008年间,曾担任澳门特区政府体育发展局局长(即体育局前身)萧威利 (Manuel Silvério),他也曾在2008年前,担任澳门奥委会领导层。他强调:「葡语系运动会对澳门来说很重要,我认为对于整个葡语系国家来说都很重要,澳门曾于2006年举办首届葡语系运动会。」
萧威利认为,葡语系运动会仍然是「可以促进体育发展的有趣项目」,尤其是在葡语系国家。他表示:「我们必须保留这种精神,坦白说,我认为运动会会延续下去。」

然而,在解释葡语系运动会为何停滞不前时,萧威利认为,葡语系奥林匹克委员会需要建立一个监督委员会来监督运动会所有的准备工作,否则运动会很有可能被「放弃」。他认为,最重要是由于葡语系奥林匹克委员会缺乏领导力和活力,有时甚至缺乏政治意愿。另外,亦缺乏督促运动会进展的监督力量。
他提及:「我认为,前几届奥运会应该在澳门举行,然后再到其他国家或地区举行。这将是很好的妥协,亦是稳定运动会的一种方式。」

葡语系运动会的话题从没停止被议论。萧威利回忆起在2002/2003年第一届葡语系运动会举办时,当时运动会以非正式的形式开始,很快地,巴西便表露了一些作为参与方的阻力。他回忆:「我认为是历史原因。也许巴西从来没有成功地处理过与葡语系国家之间的问题,因为巴西曾经殖民地。我也不知道,这只是我的理解。澳门几年前已回归祖国,我们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得很好,证明我们有能力处理一切事物,所以才决定由我们来组织第一届葡语系运动会。」
按照萧威利的说法,澳门近年来的工作「问心无愧」。他亦同意,必须改变运动会的竞赛模式,尤其是在知名度方面。 「我们需要强大的赞助商,良好的媒体宣传和官方电视直播。若能满足以上几点,我认为运动会将以另一种面貌呈现,资金亦不再是问题。」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