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焦点

要闻择选

新型冠状病毒

更多报道

邝华欢监制的《时先生与他的情人》剧照,在欧洲巡演时遭取消

艺团

疫情影响剧场生计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多个地区、多个行业皆受影响,澳门的剧场工作者也不例外。除本地演出与活动因艺文场馆关闭而要取消,就连在外地的演出也一样受影响。早前于欧洲巡演的《时先生与他的情人》也是其中之一。

Partilhar

观点

易碎品

大写「FRAGILIDADE」(易碎)是因为这很重要。这个敌人无形、无色且难以察觉,直教人心生恐惧,是真实的只是我们看不见,这还把善良的撒马利亚人当作地球上最十恶不赦的罪人般杀死。隔离期间,阳光照射着我房子的牆壁,也在窗上映照着这世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如今空无一人的街道。不復见朝气的灵魂,城市的灵魂也随之而去。这不合理,因为这不符合城市的意义。城市是人们就各种原由互相认识和建立关係的地方。现在我们同在一片土地,惟各困家中,生活由新冠肺炎的出现开始就变得不一样了。一切都变得脆弱,生活规则由乘法变成生死攸关的命题。但由于人类天生「不完美」的优厚条件,赋予了我们具备重塑自我并就病毒创建解决方案的能力。人类从前看到小鸟,就发明了飞机;看到鱼,就发明了潜艇;去研究病毒或就会製成比原子弹更大的威胁工具。区别在于原子弹诞生的主因是核能。核能很好,但原子弹显然更惹人注目。
新冠肺炎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炸弹,将能充当武器和操控人的恐惧。我不想提供别的想法,也不想揭露什麽,因为总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想将今次病毒转变成攻击敌人的武器,务求保护自身专属军备和战争武器库。未来的格言该会是战争一触即发,人类灭绝可能是结局之一。病毒破坏不成诺亚方舟,也汙染不了海洋,但却可致四足动物大量死亡,令我们不禁联想到法国哲学家萨特的想法:谁会知道若地球无了人类可能会更好。

Partilhar

缴费

葡共体缺经费

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成员共拖欠380万欧元(约3,400万澳门元)会费,其中巴西拖欠金额最多,圣多美及普林西比拖欠次数最多。据葡新社获得的官方资料显示,巴西拖欠2019年和2020年两年会费,每年76.8453万欧元,共计153.6907万欧元。

Partilhar

观点

乱世下的人民与政府

已经没有人握手了,更少人亲吻和拥抱 -即便在亲子之间,也越来越疏远。大人和小孩用碰足的方式相互问候,或用其他更有创意的方式取代传统方式打招呼,或者单纯四目交投,毫不遮掩没有自信的表现。在夫妻之间,新冠病毒成为了更有力的藉口,让彼此分隔距离获得久违的私人空间。因疫情而生的恐惧,比过去十年社交网络更快地拉远人与人之间的身体接触。
最大的困惑大概是,当国家政府在对疫情宣布或试图宣布控制措施时,未能为大部分民众带来任何肯定的信心。在西方民主社会,政府特别难做,因为控制行为自由-不应与公民自由相溷淆-似乎是控制疫情最难的部分-这是个进退两难的局面。自身高风险行为,在今天被认为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在有些时刻,真想暂时停止一下民主...
今天没有人能确切地告诉我们-科学家和卫生技术人员没有透露,更不应由政府来说-这场疫情将会继续扩大到至甚麽样的程度。然而,对于各国领导人来说,在乱世下,只能期望在疫情爆发后的一天,便能雨过天晴-倘若还有明天到临的话。
经济上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或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翻天复地的转变,新冠肺炎疫情步步进逼,令各国卫生服务机构无暇关注其他的疾病以及社会问题,包括抑鬱症及家暴。人口增长是社会繁荣安逸的表达,但不是这种确诊病例的人口增长。
我想说的是,人民如何在这场乱世预警下生活以及政府如何治理。依我看来,只有人民的恐慌,以及各国领袖的不作为。

Partilhar

观点

粤港澳大湾区

澳门回归廿年

体育

文化

每日追踪

深入报道